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0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古旅谜宗
  4. 第五章 会面

第五章 会面

更新于:2018-03-14 19:53:55 字数:5012

字体: 字号:
  有些不对劲。张专回过神来,看着客厅——走错门了?但那80%都磨起了球的旧布沙发和踩着破报纸以保持平衡的茶几清楚无误地标明这里就是张专租了半年多的住处。看着上面空无一物的沙发和玻璃终于能透出明来的茶几,张专疑惑原来那些不分彼此携手占据沙发和茶几的卷了角的报纸、杂志、塑料袋之类的杂物及垃圾都到哪里去了?还没到周末张专集中处理垃圾的时候哇。虽然昨天张专喝了不少酒,但他可没有酒后打扫卫生的嗜好。难道昨天晚上被程随忽悠了?不可能,程随忽悠自己交全两个人的房租更现实,这家伙的想法从来和打扫卫生沾不上边儿。而且不仅是沙发和茶几,整个客厅的地面也变整洁了,难怪张专感到刚才从门口走到自己房间的速度快了许多。

  也许是张专刚才在一直动脑子的缘故,现在的思路忽然变得十分敏捷。今天这里一定来过客人了,而且是十分重要的客人,重要到使程随这种懒家伙都不惜亲自动手维护门面,来的是谁呢?八成是……张专的脸上露出了八卦的笑容,正为自己的快速判断而得意时,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程随走了进来。张专看见他,脸上的笑容立刻变成了惊讶!程随看见张专站在那里,也像是吃了一惊,说道:“瞧你笑得这副穷酸样,刚去就发钱了?”

  “你……你怎么穿上西服了?”张专瞪着他身上那套整齐的西装,惊讶地问道。

  “你不也穿着。”

  “你可从来没穿过。”

  “那是照顾你的面子,怎么样,我一穿西服,立马就把你比下去了!”程随边说边将西装上衣脱下来扔在沙发上,然后坐了下来,把脚放在茶几上晃动着,张专看着从他的鞋底上纷纷扬扬被晃下来的尘土,问:“上哪儿踏青去了?”

  “嗯?”

  张专揶揄地笑着说:“你小子总算是交上女朋友了,得空儿介绍介绍啊!”

  “谁有女朋友?现在哪有那个闲工夫!”

  “那你这又打扫卫生又穿西装的干什么?”

  程随一伸手:“不提我还忘了,一百块。”

  “什么?”

  “你请的钟点工啊!昨天晚上你不是豪言壮志地说现在要发了,以后打扫卫生不用自己动手了吗?”

  “我请了钟点工?”

  “废话,我能打扫吗?”

  张专一头雾水,看来昨天晚上他真是喝的有点多了,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不过隐约能记得自己昨天晚上的确吹了不少,没办法,他只好拿出一百元大钞,不放心地问程随:“一百元整?”

  程随不屑地说:“就这么点钱我还能坑你?”

  张专依依不舍地看着程随把钱装进口袋,问:“哪家家务公司来的?”

  “没来得及问,他来的时候我刚要出门。”

  “你没在家看着?”

  “没必要,我的屋都锁住了。”

  张专无语,立刻向自己的房间冲去,仔细检查一番,还好,什么都没少。他长出一口气,对程随的这种自私自利的做法很是反感。他走到客厅刚要质问程随,只听程随问道:“公司情况怎么样?”

  张专愣了一下,然后长叹一口气,说道:“别提了,亏了我心理素质超强,不然非折腾疯了。”张专坐下来向程随将今天的经历大体说了一遍,程随听得很认真,张专说完以后,向程随征求看法,问道:“你说这事儿是不是有点儿不对劲?我怎么觉得跟儿戏似的。”

  程随笑了笑,说:“这种事儿算什么,比这更稀奇的事情有的是,不过是不是骗子还得你自己判断!”

  张专心想,这家伙到了现在还以为我不够格被这种大公司录用?便道:“这倒不至于,我考察过了,那个冯经理的确是xx公司的。”

  “怎么考察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张专故作高深道。他看着程随,还是觉得他穿西装别扭,问道:“到底啥事儿让你穿上西装了?”

  “想穿就穿,我的衣服我做主。”程随不耐烦地站起来,“我最烦个大老爷们儿弄八卦。”说着去开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然后张专听到他上锁的声音,一听这声音,张专就知道近期内又别想见到他了。

  根据张专摸索出的规律,程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房间里闭关修炼一次,期间犹如武林高手般没声没响儿的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张专看着整洁的客厅,如果不是他猜测的原因,真想不出来会是什么原因促使程随穿西装,太正式了,估计程随去吃国宴也就这个规格了,当然整天和自己一样吃泡面的程随是不会有这种可能性的。那他为什么突然别别扭扭地穿起西装来了?自己穿西装是为了应聘,难道程随也去应聘?想到这里,张专恍然大悟,肯定是这家伙见自己找到了好工作,沉不住气,也出去找工作,所以才有必要穿得如此正式。

  原来如此。张专有些幸灾乐祸,程随这家伙也有今天!不过像自己这么好的运气可不是谁都能有。话说回来,张专今天的经历还真是特别,算是开了一次眼界,这世上还真是什么事和人都可能碰到啊!张专的心情忽然轻松不起来了,他想起了在船上那个从箱子里掉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贵重东东,让那个郑船长非要冯经理聘请自己作为赔偿的渠道?搞不好自己还没拿到一个月的薪水就已经背上了一屁股债。这次到底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难道……张专看了一眼空空的垃圾桶,随即摇摇头,不可能。还是等明天到公司问问再说吧!这一天下来,他觉得又饿又累,对泡面实在是没了胃口,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能请他出去撮一顿然后蒸个桑拿放松一下就好了,他叹了口气,正在犹豫是先泡面还是先睡一觉时,手机响了。

  “谁啊?”

  “我。”

  张专一个激灵,这声音……怎么这么像那个郑船长?

  “你是谁?”

  “我姓郑,今天下午见过。”

  “郑船长,你好!”张专立刻紧张起来。

  “现在你出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张专看了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问道:“什么事?”.

  “出来你就知道了,放心吧,没事。”

  张专愣了一下,心想:“放心?为啥特意安慰我说要放心?难道我有什么应该担心的么?”郑船长这么说,倒叫人有些不放心起来。

  “明天谈行吗?”张专试着商量道。

  “不行。你难道不想早点知道自己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张专听着对方严肃的口气,心顿时凉了半截。

  “冯经理也去吗?”

  “我和他打过招呼了。八点整,兹宣酒店,边吃饭边谈。”

  不可否认,郑船长的后半句话起了拍板的决定性作用,张专很快到达了兹宣酒店,一路上在担心之余,并没有忘记回忆杂志上曾介绍过的此家着名高档酒店的特色美食是什么来着?

  郑船长已经换上了普通的衣服,坐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仍然像是坐在船长室里一般气派十足。只是在柔和的灯光下,他显得不那么威严可畏,坚毅的神情中反倒似乎带着几分慈祥。看见张专紧张的样子,他笑了笑,说道:“不用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张专明知故问。

  “你是怎么来的?”

  “打的。”

  “和冯经理联系了吗?”

  “没有。”

  郑船长看着他,似乎在判断他是不是说谎,然后站起来说道:“很好,跟我来吧。”

  吃饭的房间在酒店的十三层,一张大圆桌周围,坐着五个陌生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神情看着走进来的张专。张专愣住了,问郑船长:“这些人是谁?”

  “坐下再说。”郑船长指着下首空着的一张椅子说道。

  张专坐下来,忐忑不安地看着这些仍在注视他的人,心里不由后悔,不应该为了一顿饭就这么轻率地答应和郑船长见面,这种长年在海上漂泊的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而且另外的这五个人,年龄都在五十岁左右,和他们的面容比起来,郑船长可真算是面善的人了。

  “这就是张专。”郑船长介绍道。

  五个人一起点点头,都没有说话。

  “张专。”郑船长叫道。

  “是!”张专一紧张,不自觉地就蹦出这么个字来,没办法,他现在感到自己就像是古代一个在众多主人面前的仆人一样。

  郑船长笑了笑,说道:“别紧张,他们都是船的股东,以后你就在我的船上工作了,所以先熟悉一下。”

  还没等张专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只听一个人开口问道:“小伙子,你会不会游泳?”

  “会一点……蛙泳。”

  “潜水呢?”

  “不会。”

  这个人点了点头。然后另一个人问道:“你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爸和我妈。”

  这个人也点了点头。然后又一个人问道:“你以前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

  张专不明白他的意思。郑船长看了那人一眼,说道:“他两年前刚从大学毕业,然后在这里找了份工作,前段时间失业了,然后就进了公司,没有什么特别的。”

  张专心里一惊,怎么他了解得这么清楚?

  郑船长看出了他的疑问,说道:“这些都是冯经理根据你的简历告诉我们的,到我们船上工作的人,我们当然要先了解清楚,保证人品没有问题才可以。”

  张专心想,这应该是在夸我。

  这时第四个人说道:“别问这么多了,你们看他这个样子,不过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罢了。”

  张专心想这话说的对,所以我是不配和你们这些老前辈在一起相提并论的,所以赶紧让我回去吧。

  郑船长说道:“具体的情况就是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样,现在你们也见到他本人了,我想张专应该适合我们船上的工作。”

  其他五个人相互看看,又都点点头,“不错,我们只是想再确认一下,既然你说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相信你。”

  张专听着他们说的不清不楚的话,举得有点儿云里雾里,一开始动脑子,肚子就开始咕噜。好在这个时侯,郑船长说可以上菜了,几名服务员立刻开始忙碌着送菜。

  “郑船长,这次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吃顿饭?”张专试探地问道。

  “嗯,这是我们每个新船员上船时的传统。”

  “可是我是和XX公司签的合同,并不是什么船员啊!”张专忍不住道。

  “这其中的关系你不用了解,听我的安排没错。”郑船长道。

  “那薪水从哪边发?”张专将最重要的问题提了出来,毕竟他可是冲着XX公司的薪水去的。

  其他五个人中有人笑了起来,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现实,最关心的就是薪水。”

  张专看了他一眼,心想,饱汉不知饿汉饥。

  “按照合同,你当然是在冯经理那边领薪水,不过,我们也会根据你的工作情况给你额外的报酬。”

  张专一听不禁有些激动,问道:“都是多少?”

  郑船长看着他,神情又恢复了严肃,说道:“不少,但是你能拿多少,还要看那件东西的估价。”

  张专顿时清醒过来。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要赔?”

  “当然,虽然是冯经理把你们带过去的,但是主要责任人是你,不是吗?”

  “是…….”张专刚刚被双份儿报酬激起的热情瞬间被迎头凉水浇灭了。

  “其他的问题等等再谈,我们先吃饭。”郑船长拍了拍张专的肩膀,说道。

  这时所有的菜都端了上来。张专呆呆地看着满桌的盘子,虽然没有海参鲍鱼鱼翅之类那些贪污浪费的主要目标,却一样让张专看得直流口水。他咽了口唾沫,心里一横,算了,该来的躲不了,先吃个饱饭,壮壮胆子再说。难得品尝到的饭菜美味可口,张专在五个人的目光专注下勇敢地吃喝着,尽量不去注意他们看自己时的奇怪神色和窃窃私语。郑船长没有吃东西,只是不紧不慢地喝着满满一高脚杯的白酒,不知在思考什么,表情严肃。等张专终于吃饱了,那五个人便同时站起来,走到另一个房间,郑船长也起身跟了过去,张专看不到他们的位置,只听见他们小声说着什么,紧张和忐忑卷土重来。张专现在才发现自己以前见的世面太少了,经历过的事情和见过的人都平常无奇,而现在经历的事情、见到的这些人像是来自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让人心里没底,并且渐渐认识到自身的渺小无力。

  回想起来,这次的找工作仿佛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寻常的,也许,真的有什么关系。他的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莫名的恐惧。厚厚的窗帘挡住了玻璃窗外的景色,他走过去掀开一角,看着外面城市的灯火阑珊,深深地吸了口气。忽然,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猛然出现在窗户上,闪着冷冷的光芒盯着他,张专惊叫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才看清原来是只猫,不知怎么跑到了外面的窗台上,张专心想,这可是十三楼啊,这只猫还真是不知好歹,刚要打开窗户想让它进来,只听郑船长从那边道:“张专,你过来。”

  张专打开窗户,看了那只猫一眼,向另一间房间走去。出乎意料,那五个股东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奇怪,张专没有听到他们开门离开的声音,像是做贼一样,不声不响就走了。郑船长坐在那里,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带着小锁的青铜盒子,张专一见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竟然真是古董?郑船长示意张专打开,张专坚决地摇摇头,他还没那么蠢,没弄清楚之前,绝不乱碰。郑船长见张专有顾虑,便伸手打开青铜盒子的盖子,说道:“看看吧。”张专小心地走过去,往盒子里看了一眼,立刻呆住了,一股寒意从心里涌出,他抬起头,疑惑而恐惧地看着郑船长,似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次会面。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