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7:2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小木匠
  4. 6.小木匠(下)

6.小木匠(下)

更新于:2018-03-15 08:40:23 字数:2898

字体: 字号:
  其实在第一层鲁班锁还没打开之时,石磊的祖先就说明这本鲁班书与众不同之处,因为这部鲁班书不但是祖师爷手写的全本,而且就算祖师爷在愤怒之时,下了那么一个传世诅咒,学习这本书的代价也是极小。

  就像石磊的爷爷,他当初选择了残!

  如果使用鲁班书的内容,老爷子就要掉一地的头发!所以老爷子常年跟鬼剃头一样,平时顶着一个光溜溜的大脑壳,叼着大烟袋四处晃悠。安安稳稳的活了一辈子。也没见身上少点别的零件。

  到了石磊的父亲时,传承却断代了!

  因为在那样一个红色年代里,必须打倒一切牛鬼蛇神,任何封建迷信都是要不得的!所以石磊的爷爷怕麻烦,当时根本没教他。

  而且石磊的爷爷觉的自家儿子是个缺心眼的孩子!当初知道鲁班宝箱的存在后,石磊的老爹居然鼓动他把鲁班宝箱上缴国家!硬说是这是一份属于全民族的共同遗产!

  石磊的爷爷觉的......这样缺心眼的孩子还是放弃吧!

  所以到了石磊这一代,才开始重新的传承,

  而当初石磊想和爷爷一样选择“残”!却没有得偿所愿。因为输入他的生辰八字时,木箱上面那个神奇的罗盘产生了异变。那个罗盘替他选择了“寡”!

  而这个“寡”字,注定了一个悲剧!

  因为这个诅咒对应的是石磊命盘里的金钱运!所以注定他口袋里不能揣多少钱,也就是说,他要吊丝一生!

  而且按照祖先留下的说法,石磊口袋里如果有太多钱,他周围的人隔三差五就要死一个!

  这也是石磊老娘心惊肉跳的原因。

  因为自家倒霉孩子克人,是随机的,也就是说,石磊口袋里的钱只要到达一定限额,在他周围死的人指不定就是谁!

  除非他身边的人都死绝了!

  又或者,他能把神奇的鲁班锁一个个全部解开,继承那位木匠祖师爷的全部衣钵,才能破除这种诅咒!

  所以小的时侯,石磊的老娘从来不让他口袋里有钱,有钱,必须花掉!

  从小时侯的一百块,到长大后的一千块,在石磊爷爷的指导下,石磊的老娘壮着胆子试出额度后,就再不敢往上加了。

  因为她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的!

  而且石磊这倒霉孩子可能先天缺陷所致,从小就对金钱有一种莫名的狂热,他明明只解开一层鲁班锁,却在悄悄积攒小金库!

  就在石磊偷偷突破到一千块钱的上限时,这个诅咒悄悄灵验一次!

  住在他们家隔壁的一个老邻居,第一天得病,第二天入院。第三天.....就翘辫子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整个死亡过程莫名其妙!老邻居去世时的模样也是安详无比,却刚好是三天的诅咒期!

  石磊的爷爷知道后,从老家赶过来看了一眼尸体,就抓着倒霉孩子一顿爆打!

  因为他也怕死呀!

  拿着手里的支票,曹丽敏清楚这笔钱绝不能留,而且按照石磊爷爷的说法,这个小子用鲁班术赚来的钱,就是个祸害!越快花掉越好!

  看着二十万的数额,石磊的老娘尽管心疼,但她也习惯了,毕竟自家倒霉孩子对金钱那种狂热爱好,以前就偷偷干过这种事。所以她这个当妈的也积攒了一些败家的经验!

  “薛局长,萌萌妈,萌萌,老刘,我们家倒霉孩子赚了点钱,过会我们一块花了吧!”

  “那个,磊磊妈,我和萌萌他爸还有点事,你不用这么客气!”

  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一头雾水的王丽绢和薛成林,通过暗暗的眼神交流已然达成共识,绝对要拒绝腐败,因为相亲时请吃请喝他们见过,但邀请一块花钱的...他们还是头一次经历。

  而且听曹丽敏的意思,她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这花掉二十万!两口子觉的还是算了吧。毕竟石磊的妈妈邀请他们一块花钱,图的不就是他们的宝贝女儿吗!

  “老妈,老爸,我们一起去吧,我挺长时间没见到石磊了!”

  薛萌萌笑眯眯的大眼睛就像两道弯月一样,这也让薛成林和王丽娟两口子无语,自家闺女难道不知道相亲时,接受对方的礼物和邀请就是交往的开始吗!

  “萌萌,你们队里不是要训练吗,不能耽误工作呀”王丽娟提醒女儿的语言很隐蔽,虽然她不清楚内情,但一个年轻人能凭借一个三尺高的木雕轻轻松松的赚三十六万,确实不多见,这也让她不再坚持反对了。

  而薛萌萌的态度很坚决,因为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背黑锅的“男盆友”,干嘛要放弃呀!

  “妈,我好不容易碰到老同学。就想和石磊与曹阿姨她们一块逛街,咱们一块去吧!”

  “萌萌,这样吧,我和你妈还有事要办,你别给曹阿姨添太多麻烦,下午你早点回队里,别耽误工作”

  起身之时,薛成林没有太多顾忌。毕竟按着他和女儿当初约定的,最终判决权还在他们夫妻手里,而且就算自家女儿收了石磊家的礼物,她想要反悔的时侯,从家里拿出个十万二十万的现金。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薛成林的同意,也让薛萌萌笑眯眯的站在石磊老娘的面前,一脸乖巧的欢送自家爹娘!毕竟她终于不用再去相亲了!

  看着这样令人费解的一幕,王丽梅欲言又止。但她抿了抿薄薄的嘴唇,却并不打算跟堂姐,姐夫一块回去。

  因为她不相信那个穿着普通的家庭妇女会挥金似土!而且她总觉的事情有些奇怪,因为一个敢花掉二十万的女人怎么可能连台车都没有呢,而且她怎么就拎着一个破塑胶兜子跟儿子一块相亲!

  这样有情况下,如果说她们家是个有钱人?谁信呀!毕竟要饭花子还有吃饺子的时侯,

  刘玉衡这位刘老板拖欠别人的工程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谁知道她们家那个穷小子是不是从刘玉衡手里包了什么工程活。然后这些穷鬼干了多长时间,才集体攒下这笔血汗钱!

  王丽梅觉的这种事情还是要眼见为实的好,最好是让她抓到证据,然后狠狠戳破这对母子的谎言!

  暗暗打定注意之时,王丽梅不由的看了看刘玉衡,希望从他的眼神中找出一丝破绽!

  但刘玉衡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也让王丽梅感觉很失望。而且看刚才的情况,刘玉衡现在知道石磊相亲成功了,根本就不可能告诉她实情!

  毕竟区长大人的未来女婿和不沾边的小姨子之间,谁都清楚其中的远近!

  而且刘玉衡这位长袖善舞的商人,看到一脸沮丧的石大师和薛局长的千金一起目送薛局长两口子出门时,也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石大师原来并不是来给薛局长制作风水物品的,而是来和薛局长家的这位千金相亲的呀!

  摸了摸下巴,刘玉衡觉的,他要不要再跟石大师再订两只木雕!毕竟石大师以后的身份不一样了,如果为了自家老丈人的名声着想,他说不定会退出江湖。

  如果真到那个时侯,真就是一木难求了!毕竟石大师那只木雕豺狼,真的很霸道,他在打麻将的时侯,只在牌桌上把木雕对准谁,谁就是稳输不赢!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让他凑出三只豺狼来!....那他不就成了赌神吗!心热之时,刘玉衡悄悄的给石大师递了个眼神,就想私下里聊聊。毕竟石大师上一次貌似干私活,才收了他三十六万。现在被他老娘知道了...如果按着她这种花钱的气魄,一只木雕豺狼还不得收他个百八十万的呀!

  但垂头丧气的石磊根本没有发现刘老板的眼神,毕竟煮熟的鸭子都飞了,他哪有心情去理一个猪队友!

  而且钱一旦到了自家老娘手里,就算他想买一些珍贵的木料也没有机会了。因为自家老娘虽然不喜欢冒着生命冒险让他赚钱,却喜欢拿着他偷偷赚来的钱败家!

  看着自家老娘拉着薛萌萌拽着刘阿姨,那种兴冲冲的架势时,似乎有一种到商场血拼到底的气魄!石磊觉的搞木匠的真是伤不起啊,

  尼妹的呀!人生寂寞如雪,这吊丝的命运何时才能破解!暗自感叹之时,石磊觉的好伤杯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