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3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离恨天之劫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0 11:08:24 字数:3636

字体: 字号:
  公元1938年,朱元璋逝世,而登上皇位的并不是朱元璋的七个儿子,而是先去的太子朱标之子,朱允炆。然而朱元璋在位期间为了稳固大明王朝给自己的几个儿子都封了王。朱允炆称帝以后,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采取大幅度削藩。这时候他的几个皇叔自然岌岌可危,不用多久,朱允炆施展宏图大志,几个藩王纷纷被削。然而燕王朱棣本就是个雄才伟略将才,自然不会甘愿得到如此下场。见到几位藩王先后被削,明白如此下去必无法逃过此劫,遂一边争取时间一边做战争准备。为了争取时间,建文元年,朱棣先装病,使惠帝放三子回北平;之后由于属下被朝廷处死,遂装疯。但由于王府长史葛诚叛变,密奏朝廷“燕王装病”。朱棣装疯被发觉。而心中早已对父皇册立自己的侄子为太孙而继位有所不满,便立即诱杀了前来执行监视逮捕任务的将臣,于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起兵反抗明朝中央政府。燕王遣使入京师金陵奏事,使者被齐泰等审讯,被迫供出燕王的异状,于是朝廷下密旨,令张昺、谢贵逮捕燕王府的官属,张信逮捕燕王本人。但张信与其母亲讨论之后,将此事告知朱棣。于是朱棣和姚广孝等进行举兵的谋划,令张玉、朱能将八百勇士带入府中潜伏,以待变故。张昺、谢贵得到朱允炆密诏后,七月初四带兵包围了燕王府。朱棣假意将官属全部捆缚,请二人进府查验。二人进府后,朱棣派出府内死士将其擒获,并连同府内叛变的葛诚、卢振一同处决。当日夜里,朱棣攻下北平九门,遂控制北平城。燕军控制北平后,七月初六,通州主动归附;七月初八,攻破蓟州,遵化、密云归附;七月十一,攻破居庸关;七月十六,攻破怀来,擒杀宋忠等;七月十八,永平府(今河北卢龙县,属秦皇岛市)归附。七月二十七,为防止大宁军队从松亭关偷袭北平,用反间计使松亭关内讧,守将卜万下狱。至此,北平周围全部扫清。朱棣初起兵时,燕军只据北平一隅之地,势小力弱,朝廷则在各方面都占压倒性优势。所以战争初期,朝廷拟以优势兵力,分进合击,将燕军围歼于北平。朱棣采取内线作战,迅速即攻取了北平以北的居庸关、怀来、密云和以东的蓟州、遵化、永平(今河北卢龙)等州县,扫平了北平的外围,排除了后顾之忧,便于从容对付朝廷的问罪之师。经过朱元璋大肆杀戮功臣宿将之后,朝廷也无将可用,朱允炆只好起用年近古稀的幸存老将长兴侯耿炳文为大将军,率军十三万伐燕。建文元年八月(真定之战),师至河北滹沱河地区。燕王在中秋夜乘南军不备,突破雄县,尽克南军的先头部队。继而又于滹沱河北岸大败南军的主力部队。建文帝听到耿炳文军败,根据黄子澄的推荐,任曹国公李文忠之子李景隆为大将军,代替耿炳文对燕军作战[6]。李景隆本是纨绔子弟,素不知兵,“寡谋而骄,色厉而馁”。九月,李景隆至德州,收集耿炳文的溃散兵将,并调各路军马,共计五十万,进抵河涧驻扎。朱棣经过一步步的战略部署,成功攻至北平郊外,进逼李景隆军营。燕军内外夹攻,南军不敌,李景隆乘夜率先逃跑,退至德州。次日,士兵听说主帅已逃,“乃弃兵粮,晨夜南奔”。建文帝为大臣所蒙蔽,反而奖励打了败仗的李景隆。建文二年(1400年)四月,李景隆会同郭英、吴杰等集合兵将六十万众,号称百万,进抵白沟河。朱棣命令张玉、朱能、陈亨、丘福等率军十余万迎战于白沟河。战斗打得十分激烈,燕军一度受挫。但南军政令不一,不能乘机扩大战果。燕军利用有利时机,力挫南军主将,南军兵败如山倒。李景隆再次退走德州。燕军跟踪追至德州。五月,李景隆又从德州逃到济南。朱棣率燕军尾追不舍,于济南打败李景隆率领的立足未稳的十余万众。济南在都督盛庸和山东布政使铁铉的死守下得以保住。朱棣围攻济南三月未下,恐粮道被断,遂回撤北平,盛庸收复德州。李景隆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一败再败,建文帝撤免了他的大将军职务,建文帝采黄子澄之谋,遣使议和以求缓攻,又任命盛庸为平燕将军,代李景隆统兵代之以盛庸。盛庸屯兵德州,以遏燕军南下。建文二年九月,盛庸率兵北伐,十月,至沧州,为燕军所败。十二月,燕军进至山东临清、馆陶、大名、汶上、济宁一带。盛庸率南军于东昌(今山东聊城),严阵以待。燕军屡胜轻敌,被南军大败,朱棣亲信将领张玉和江羽死于战阵,朱棣自己也被包围,借朱能援军的接应才得以突围。东昌战役是双方交战以来,南军取得的第一次大胜利。兵败后,朱棣总结说:东昌之役,接战即退,前功尽弃,今后不能轻敌,不能退却,要奋不顾身,不惧生死,打败敌手。建文三年(1401年)二月,朱棣率再次军出击,先后于滹沱河、夹河、真定等地打败南军。接着,又攻下了顺德、广平、大名等地。战争已经进行了两年的时间,南北交战主要在河北、山东。燕军虽屡战屡胜,但南军兵多势盛,攻不胜攻,燕军所克城邑旋得旋失,不能巩固。能始终据守者,不过北平、保定、永平三府而已[6]。直取应天、朱棣即位建文四年(1402年)正月,燕军进入山东,绕过守卫严密的济南,破东阿、汶上、邹县,直至沛县、徐州,向南直进。而燕军已过徐州,山东之军才南下追截。四月,燕军进抵宿州,与跟踪袭击的南军大战于齐眉山(今安徽灵璧县境),燕军大败。双方相持于淝河。在这次决战的关键时刻,建文帝受一些臣僚建议的影响,把徐辉祖所率领的军队调回南京,削弱了前线的军事力量,南军粮运又为燕军所阻截,燕军抓住时机,大败南军于灵璧,仅俘获南军将领几百人。自此,燕军士气大振,南军益弱。朱棣率军突破淮河防线,渡过淮水,攻下扬州、高邮、通州(今江苏南通)、泰州等要地,准备强渡长江。这时,朱棣之子朱高煦引番骑赶到,燕军军势大振。历时四年的“靖难之役”以燕王朱棣的胜利而告终。只是朱允炆至此不知去向,这成了朱棣一生中的心病,以至于派遣郑和下西洋就是为了寻找朱允炆的下落,几年过去朱允炆毫无踪迹可循,他或许也开始相信,那一场大火中的尸体,并不是马皇后,而是朱允炆。当上皇帝的朱棣,大肆杀戮曾为建文帝出谋划策及不肯迎附的文臣武将。齐泰、黄子澄、景清等被整族整族地杀掉:“命赤其族,籍其乡,转相扳染,谓之瓜蔓抄,村里为墟。”有“读书种子”之谓的方孝孺,成了这场战役的最大的牺牲者。因不肯为朱棣撰写即位诏书,九族全诛,这还没完,又将其朋友门生作为一族全部杀掉,十族共诛八百七十三人,充军等罪者千余人。这次清洗极为残酷,共有数万人惨死于朱棣的屠刀之下。方孝孺的家人以及和他有关的人,无一人幸免。这个曾经朱允炆一直尊称为先生的人,就只因为他是朱允炆的先生,只因为他学识渊博,所以遭受这样的屠杀,到底是天意难违还是朱棣嗜血如此?那八百多条生命,就这样堆在那里,见者落泪闻者伤心。甚至没有人敢多看一眼,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一场诅咒,如此残酷至极的屠杀,也只有方家才会有这样的境遇。若是朱允炆还活着,想必这样的悲剧,即使他这个信奉儒学的人,也会执剑破天下,为这个他尊敬的先生一雪前耻。朱棣上位以后,该罚的罚该赏的赏,其中有一人得以追封为兵马大元帅,那人便是为了朱棣战死沙场的江羽,江羽是个有勇有谋的军事人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伸手朱棣的信任。也为朱棣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只是还是难逃宿命。虽然朱棣封了江羽为兵马大元帅,但是江羽一家上百口人并没有因此而张扬。一家老少还是在江南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对于江羽年过七十的老父母来说,在儿子死后唯一的安慰便是那一岁的孩儿。本来幸福美满的生活,却在朱棣称帝后的第二年(公元1403)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晚上本来热闹的江南显得异常寂静,静得连风都不忍心出声。尤其江府更是静得让人害怕,只听到大更的声音。“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三更半夜,防贼防盗。”声音渐行渐远,一轮明月见证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救火啊!”突然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惊叫,江家上下全部惊动了起来。一场大火铺天盖地而来,上下一百多口人,都忙着救火。突然说时迟那时快,六个黑衣人从天而降,不管老弱妇孺见人就杀。马上江府上下已经血流成河,那个已经两岁的孩子不知踪影。江家儿媳妇到处寻找,可是一无所获,突然一剑从后面劈了下来。“风儿!”那女子只是叫了一声便到了下去。再一看江府上下只剩下江家老爷,只见那黑衣人剑指着那老人的脖子。“快说魑血在哪里?”江家老爷突然拉过黑衣人手中的剑,一刎脖子,倒了下去。黑衣人见无一生还,便身子一展,消失在黑夜中。只是江府的大火还在燃烧着,不停的传来爆破声。火焰直直地升起,照亮了整个夜空。一具具尸体躺在那里,仿佛见证着这场大火的蔓延,只见火势像那些尸体扑来,远远就闻到什么烧焦的味道。那轮明月不停的移动,这一幕大概只有它见证了吧?次日一早,江府围满了人。应该不能称之为江府了,至少连房屋都看不出来了。只看到废墟,没有了尸体,没有了血泊,只是一个个倒了交叉在一起的房梁。那些人不停地议论,都在猜想,昨夜发生了什么,有人说是不是江家的那个孩子不小心弄的,有的人说是不是仇家找上门来了。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仇家,一百多口人,就这样灰飞烟灭。从此江家不复存在,江南再也没有这么一户人家。百姓也就是那一时闲谈,随着时间的冲洗,那一晚,那一个大户人家,谁还会记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