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修山者厘行记
  4. 第二回 老翁赠书

第二回 老翁赠书

更新于:2018-03-15 17:06:52 字数:2832

  无名诗云:

  少年攀竹节节高,弯弓射箭蝉蝉跳。

  有此心性方遇翁,只待磨砺才脱虫。

  日月如梭,七年后一日。只觉这日烈炎当空,万里无风,闷热至极,鸣蝉不息。瞧那万家村上空有鹰盘旋,庄中传来郎朗书声:“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

  不觉让这烦闷心情如沐春风,话说书声传来地人家不是别个,正是厉成之之兄,字成亦。夫妇育有一女,已嫁与县中富家。早年厉成亦之父育有三子一女,只是天不遂人愿,二儿子出世之时身残,其父弃之。最小一女嫁与外乡甚远,于几年前死于瘟疫。其父母也与终老而死,两个兄弟自然是连气同枝。闲话休叙,且说厉成亦少时腹有诗书老来无事便置一私塾,周遭农家之人皆以吃食换以教学,倒省却自家种地那般辛苦,且说今日正直午时学子们课罢各自还家用罢午饭。

  只见一干孩童竟不还家,约起一处,手中拿一竹编弓箭甚是粗糙不知作甚。稍安勿躁,看那一干孩童来到村中祠堂前大樟树下,只见一只孩童手持弓箭一脸命令道:“拿箭来”

  言罢一干孩童走到旁边一田埂之上去折那艾草杆,上下一折,叶子一捋,回来将那艾杆递与为首那只孩童。那孩童也不做答只是接过艾杆竟弯弓撘箭朝大樟树一低矮枝干射去。下一刻一只只鸣蝉从树上掉将下来,置地,其他孩童一哄而抢。那孩童又弯弓搭箭射了数次,直至天无降蝉。复换却他树,乐此不疲。。。不知何时那为首孩童道:“够了么”

  “够了够了”一孩童道

  为首孩童道:“那边去吧”

  只见一干孩童至一破宅中,有孩童去角落捣鼓捣鼓枯枝干草,有孩童垒石为圆,竟还有钻木取火。。。火起,便将蝉一只只送进火去。为首孩童手拿两根艾草杆伸与火中去寻那小蝉,夹却出来递与最矮小孩童,一个个分罢,落到自个这里皆是大的。分完众孩童便吃却起来,只食头那一份肉松,其他皆投与火中。吃罢,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嘴上手上焦黑一片,对视甚是好笑,寻罢池塘洗的白白嫩嫩各自回家去了。那为首孩童不是他人正是厉行此子。

  次日,午时。课罢,厉行道:“今个大热,咋们且去耍水摸鱼如何。”

  众孩童道:“甚好。”

  言罢一群孩童沿着绿油小道向着附近村外一偏僻池塘行去,行得一小山谷中只见两旁树梢上泱泱挂满蛇皮,粗浅看去,整个少有几万蜕皮,令人毛骨悚然。然而那些孩童竟似未看到一般,真是城里的不知乡间个蛇虫鼠蚁,花鸟野兽与人为善罢了。突然领头的厉行见着后面孩童止步不前,便道:“你等作甚。”

  一孩童道:“有蛇,你刚与左脚从一绿蛇身上横跨而去,那蛇起首吐信,只见你右脚跨到左脚前将蛇甩余你左脚后,那蛇立首攻于你,只见你左脚复向前行,到叫那蛇攻于你原来左脚处扑了个空,便闪进旁草丛中去了”

  厉行淡定到:“地上绿草若蛇不动谁能看到,也是我运气好,没叫那蛇咬到,也不知是否有毒。要不你等前边领路。”

  众孩童后退半步,头摇个拨浪鼓似得。厉行见罢,也没法子难与他等,只得折一树枝与前方打草惊蛇。转瞬众孩童来到池塘,不待言语个个脱个精光,下水耍,游了两个回合便在哪水草中抓鱼摸虾,好不欢快。不出一会儿,便有一孩童双手掐一鱼扔与岸上,而后又有数个孩童抓到几条小鱼,没抓到的也没有法,只道运气不好。厉行看自个啥也没有顿觉无趣,便道:“今个晚了且回去烤罢烤罢尝个鲜好还家,莫叫爷娘知晓打却一顿。”

  众孩童便一一上岸洗罢洗罢干净抓着鱼回那破宅,方至,搜罢搜罢捡起地上破碗,去破那鱼腹,打点井水洗却干净树枝串上,生火烤鱼。食毕各自还家。

  众个大人不知今个为何自家孩童食的两口便去私塾了,自认得想破脑袋不得想到。。。伴随着郎朗书声,西边已泛起片片红霞,好不妖娆。只见厉成亦一板尺敲了敲案桌道:“今个至此,你等好生还家,切莫路上贪耍,让自家爷娘揪心”

  厉行身边围却一干孩童,有一人道:“今个怎么打发,哪里去耍。”

  厉行道:“许久未曾攀竹,今个看看你等谁能胜我”

  言罢一群孩童便至庄西侧竹林,厉行道:“老法子,选竹,速者胜,高者胜。”

  一干孩童皆挑选高竹,只有那厉行选那好攀不滑正好握手的。选罢,只听厉行道:“三二一”

  只见一根根竹子上仿佛有一只只猴子攀竹而上,好不迅速,且看最上面两孩童,自然是有厉行此子,另一孩童见厉行超与他一节,便往上再攀两节,厉行见此复上,一来二往,两人皆至竹梢,却还是厉行高他一却,另一孩童往上再攀两节,一阵清风徐来,竹子晃来晃去似要断了。厉行见此往上再攀四节,竹梢都已压弯了腰,大有力道稍强便要折了之势,另一孩童心有怯意但心有不甘,似要再上。厉行看罢随即一手缓缓松开,双腿盘于竹上,暗暗发力,另一手也缓缓松开。然后身体缓缓后仰,竹子受力也缓缓弯腰,弧度甚大,好不吓人。道:“如此你可敢”

  另一孩童闻罢,虽有不甘,但也不敢再上。只得不做声响,缓缓下竹。厉行见他退却便缓缓将身体摆正,双手握竹。竹子也缓缓伸直,就这般下来嚣张道:“不服好好练练下次超我,哈哈。。。”

  说罢便与众孩童围坐与地上挑动蚂蚁耍,片刻后,似觉有人在看与他,便双目四望,只看得西面不远处站与一老翁,迎着晚霞光辉,不甚清楚,但也未曾见过。便道:“老人家可得过来一起耍。”

  老翁道:“也可”

  便脚踏龙行虎步走将过来,这一动但凡看与之人皆有一感,静若草木,无声无息。立若如龙爪深陷于土中,行却无土中阻隔。近处一看只见此老翁黑发如墨,长至脚跟,只有零零散散几缕发在地拖行,想罢其他发离地些许,或是地剪而致。再看双眉倒竖,面紫,肤如婴儿,须极地而止,指甲甚长,手背贴肉长至手心过手掌至手臂腕处而止。老翁行至厉行右,踢了踢厉行右边那孩童,示意让一处地与他坐,孩童会意,老翁便坐与二人中间看着厉行道:“闲来无事,与尔等道一故事可否。”

  众孩童甚喜道:“速道来。。。”

  老翁将左臂搭与厉行左肩之上缓缓道:“吾乃修山者,至今二百余岁,只恨生逢太平,不得证道。近年吾仰观天文,天象有云:‘不远之将来,太白凌日,改朝换代,天地失衡。守恒者,仙也。。。’吾形将枯朽,尔等可期。老朽毕生所学尽在于此。”

  说着从衣裳内掏出一本书籍,递与厉行。上面写道《修山者杂记》

  又道:“今天下灵气甚少,修山者灭之不远矣。无守恒者,天下欲将一统,艰矣。尔生只待天下至衰,扶一尊者,便可化失衡与守恒,证道成仙。他日成者,可于此地西南三里湖中寻,青檀乃吾也”

  迷茫了片刻又道:“你我皆青檀,观你气渐衰,望早日舍却荤腥,不然青檀灭矣”

  言罢站起身来,挥了挥屁股上竹叶,缓缓迈步远处行去,一众孩童云里雾里不知所然,只有厉行此子看着手中书籍怔怔发呆。天色已晚,众孩童便各自还家去了。

  且说厉行还的家中那一对爹娘便道:“娃子与你道了多次不要到处耍,早早还家看书。你把老子话左耳进右耳出,好不晓理,朽木不可雕也。”

  说罢一对爷娘瞅着厉行去看家中古籍,至晚方才一起用过晚饭。只道厉行又不予爹娘知晓自个私密,弄得没几个时间看那《修山者杂记》只看得那十之三分便扔不知哪个角落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