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5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黑客我是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返校的第一天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返校的第一天

更新于:2018-03-14 13:41:44 字数:8919

  据美国国防部小道消息向新闻界透露在1990年2月6日晚间19:32分左右,美国军防部所有主系关联计算机受到一名自称为“黑暗之手”的黑客侵袭,所有设备瘫痪近1小时15分鈡,有可能被窃取机密文件,军方国防动用所有技术人员展开一系列追踪查杀,但仍然没有结果,这一起网络黑客大案被定为世界性的计算机危机,这个自称为“黑暗之手”的黑客被公认为世界十大黑客排行榜名列之一,这一震惊消息在全世界计算机行当迅速传播,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悬赏追捕”海报上被登录此事,从而被证实此消息的真实性。据报道:这种黑客具有自动隐藏攻击和埋下木马的劫杀功能,据预测在近期是现代电脑所不具备的,因而这个名为黑马的黑客被计算机行当誉为“恶魔的黑暗之手”,同时网上自称为“黑暗之手”的网客层出不穷,成为了至今美国国防的一大心病。

  《黑客?是我》

  第一部校园生活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返校的第一天

  我的名字叫王悦,18岁,SD省第四中学的一名高三复读生,我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去年炎署病发了

  一次高危病史,在医院里经过一个月的精心治疗,缓止了我的病情。

  虽然抑制住了我的病情,但也错过了高考时间。爷爷认为懂的太多的女孩子未必会有什么样的出息,但爷爷还是为我请了各类的辅导老师,悉心教导。在我的骨子里天生就是不服输的个性,在我的思想里

  从不认为有办不到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事。

  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忤逆了爷爷的意愿,我不想错过我生命里的每一分每一秒,我想向爷爷证明:我也有

  我自己生活的价值观,也会像早晨开窗时小鸟在湛蓝的天空下自由的飞翔。

  我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从刚一开始的执着反对到后来的点头同意,直到身上又穿上了原先的短褶

  裙式校服,才真正的相信这是真的。那么倔强的老人怎么会轻易的同意了?我想可能和上次爷爷进祠

  堂有一定的原因,他也希望看到自己的孙女在以后的日子里能过的开心一些吧。

  也许上天还算公平吧,他不会故意去偏袒谁,更不会刻意去遗忘谁。从小我就在众人的呵护中成

  长,在别人艳羡中长大。望着梳妆镜里的倩影,一丝喜悦抹去了脸上终日的忧愁,在细嫩白皙的脸颊上

  留有一抹红晕,浅浅的梨花酒窝镶嵌在精致的五官两侧,长至腰际的秀发散发一种飘逸,其实我最喜欢的颜色还是白色和蓝色,也许那代表着蓝天和白云的颜色吧。

  就在我还在遐想的空当,“小姐,该吃早餐了。”“哦,好的,我马上下去,李嫂”

  等我下得楼去的时候,爷爷已经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报纸,很是惬意。这是爷爷多年来的一种习惯。我坐在爷爷的对面拿起一片面包就吃,丝毫没有平时淑女的形象,看到这样的我,爷爷总会放下手里的报纸慈祥而略带斥责的对我说:“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呵呵……”我总会傻笑一阵,我太在乎此时的温情了,家的感觉是爷爷给我营造的。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好好孝顺爷爷。

  “你的脾气和你爸爸真太一样了,既然你选择了复读,看样子谁也改变不了,哎……也罢,也是该放开你的时候了,我会一直看着你,你如果遇到什么事,可以和爷爷说,以后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学会自强,”

  “知道了,爷爷,你怎么又回到40岁的更年期了,呵呵,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悦儿,你,哎……”看到爷爷满是皱纹的脸上又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突然感到一阵的心疼,“等你吃完,一会让阿松开车送你去学校”

  “爷爷,我想以后搭校车去上学,”

  “为什么?”爷爷虎眼一瞪,吓我一跳,“爷爷,我想更好的接触我的同学们,和他们成为朋友”

  “是啊,多个朋友是好,你也该多跟他们交流交流了”

  爷爷的心里何尝不知道你心里的苦闷啊,“哎……”又是一声叹息,我真的有一种想要冲出去的冲动,我不想再呆在这种既让我感到温馨又让我感到苦涩的地方。随后在爷爷的嘱咐下我终于踏出了家门,再回头看向那栋从小生活的别墅时,突然有一种被解脱的感觉,奇怪?而后飒然一笑,露出一丝绝尘的微笑,走上了我所选择的道路,可我并不知道这将会是一条多么曲折的路……

  走在早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正是上班的高峰,所以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人。我没有搭校车,心想离学校不太远,干脆跑步去,趁机锻炼一下快生锈了的身体。

  我一边慢跑,一边回忆以前学的知识,还好,没有忘记多少。早在去年无聊的时候就开始翻看大学里的课程了,所以对现在的我来说只是为了给爷爷一个我想要的结果而已。在我还低头向前走的时候,突然,“啊……啊……”,感觉落到了一个坚实的怀抱中,思维被打乱了,淡淡的薰衣草的味道,很好闻。

  “你不要命了吗?你懂不懂得基本的交通规则啊?”

  我张着一张小嘴,一脸的问号,左右瞅瞅,此时才发现我在这个长的很好看的男生的摩托车上,以一种很暖昧的姿势靠在他的身上,惊得我马上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又看了看现在是红灯,顿时明白了现况。

  “谢谢你,救了我”,当我抬起头时,发现了那男孩脸上很明显的一丝惊艳的表情,一闪而过。

  “下回看好了再过,你比我还玩命啊,不过在这上面可不值啊”

  “嗯,谢谢,再见”还没等他说话,一到绿灯,我就逃也是的飞跑了,我可不想再在他的面前丢脸了,转过脸去,还是红彤彤的,感觉耳根都在发烧了,心没由来的慌乱,这可是我最丢脸的一次,现在我才发现今天该听爷爷的话坐车去学校是多么明智的选择了,只是我没看到那男孩脸上出现的一丝玩味的神采,只听到身后隐隐约约传来:“喂,我叫刘明峰,明天的明,山峰的峰,记住了……”

  后面的声音被十字路口上的车水马龙驱散了,我继续往前走,我只知道今天撞了一个打扮很High的名叫刘明峰的男孩子。《

  坐在熟悉的教室里,听着乏味几乎都能背诵的课文。于是,我偷偷的在下面打开大学的课本,开始津津有味的阅读起来,上面的一切似乎与我像没有交点的平行面。

  不知是谁在捉弄我还是跟我在开玩笑,在我终于抬起头来思考一个困扰我的问题时,发现了不对,全班同学都在盯着我瞧,包括老师在内,好想要从我的脸上看出我今天到底有没有洗脸一样。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待遇啊,脸刷一下的红透了,只听到一个救我的声音此时出现了。

  “好了,同学们,我知道王悦同学是你们心目中的邓丽君,也不要再看了,既然王悦同学参加了,好了,拭目以待吧,下课!”

  “老师再见!”随之一声下课,终于下课了。

  “呼……”被这么多的人盯着还真不好受,等等,老师说参加什么?我没听啊!真的想大呼冤枉,可这种冤枉掺了太多的水分了,谁信那?还是问一下同桌吧。

  “嗯,同学,你好,刚才老师说参加什么?我想问题太投入了,一时没听清,你能跟我说一遍吗?”自从坐在这个教室里就没大仔细看清楚我这个同桌,我的同桌是一名戴着眼镜的男生,白白胖胖的,到挺像一只超了标的大白兔,他不会和流氓兔有什么关系吧?想到这里忍不住想笑的冲动。

  他看到我对着他笑,顿时眼冒金星,心道坏了,又有麻烦了。只听他讪笑道:“嘿嘿,没事,你只是学习太认真了,这是好事啊,应该多像你学习才对的,老师说下星期就是全校的音乐盛会了,每个班都得有音乐节目参加进行筛选,入围的可以给你学分上加分的……”

  “哦,好事啊,哎?怎么不见你们开心啊?”我的话还没说完。

  “好事是好事,可相对我们高三的学生来说就有点问题了,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练习啊?再加上就算我们参加了,那又怎么样啊?谁能保准就加分啊!那可是几率低到就像我这辈子能和我的偶像贝克汉姆一起踢足球的几率啊!我们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哎!”

  说着他的小眼睛又亮了亮,“很期待你哦,加油..支持你!”睁大眼睛道:“什么?等等……我?你说的是我参加吗?”

  “是啊,老师说不愿参加的到学习委员那里把自己的名字勾掉就可以了,而你好像没去啊,”

  “啊……呵呵,可能我太认真了吧,”汗,现在的我终于体会到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感受了。

  剩下的课我没有去,自习也许会更适合我,想了一下,现在就只有图书馆比较安静了。

  学校的图书馆很大,各方面的书籍也很全面,在这里让我感到很充实,我可以了解我想了解的东西,每解决一个问题就有一种在大江上乘风破浪的感觉,我喜欢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当我还沉侵在书中时,感觉好像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很不舒服,抬头撇了一眼,原来是一个男生正盯着我瞧。

  “嗯嗯……’假借嗓子不舒服嗯了几声,没想到还是老样子,但看他的眼神却没有平时那些男生的赤裸裸,也并不是令人很讨厌,稍缓了一口气开口到:“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白皙的冷峻脸庞,加上一头少有杂乱的碎发更承托一种贵族的气质,没有回答,有的只是嘴角翘起一丝玩味。有一股无名火想要发作,可理智告诉我不可以输给他,起码这么多年的气质来看绝不会输给他的,没有再理会他,继续沉侵在知识的海洋里。

  终于等来了金子开口说话道:“你就是那个全校排名第一的美女——王悦?”稍停了一下,“刚一来就听说到很多有关你的是事那!”

  我有那么出名吗?虽然我确认我很漂亮了(心里小小自恋了下,不要误会),“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听说你要参加钢琴比赛?”他的“哦”字故意拉了很长。

  “嗯”

  “哈哈哈……”

  “你笑什么?你很没礼貌的打扰了我看书”

  “是吗?那我感到很抱歉呢,如果留下的是一些失败的经历,你还会这么认为吗?”傲慢的自大狂,(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把)“那你认为每个人必须经历的都是成功吗?失败是成功之母,请你记住这句至理名言”

  “那好,等到那天我会给你难忘的一天的,再见逃课的同学”,脸部像是有笑容一样转身离开了。奇怪的一面之源,“逃课的同学?”不经意之间嘴角微微上扬。

  随着时间的推进,下午比赛就要开始了。还真的有一丝的期盼那,我怎么了?平时都不会因为这一点的事情影响我的,难道是那个不知道名字的男生的几句话吗?甩了甩头,不可能的,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的陌生男孩,立刻就将其否决了。

  “哎,王悦,你不是应该去练琴去吗?怎么来上课了?好期待哦,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是你的铁杆粉丝的,我们都会给你去加油的”

  “呵呵……,谢谢你,胖子”,和我说话的就是我的同桌。拥有见他第一面就认为他和流氓兔有关系的超搞笑胖子,他对我们都喊他胖子的时候,也没怎么在乎,人很外向,大家都挺喜欢他的。

  练琴?还需要吗?早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拿着电子琴当玩具了,七岁的时候就可以演奏贝多芬的四首奏鸣曲,十一岁的时候指挥演奏莫扎特钢琴协奏曲,如果被誉为“世界现代钢琴演奏王子”的克莱德曼知道的话,肯定会大跌眼镜的。虽然近几年没怎么练习过,可我对我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根本就不用为此而担心,但却违反了一向做事低调的我的性格,没关系,我到是很想知道今天到底会有什么值得难忘的事情发生呢。

  比赛的地方定在每年文艺表演的演出广场,可以容纳近一万人的大型广场,开始比赛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现在距离比赛还有半小时左右,第一节下课去刚刚好。

  将书包收拾好,刚想迈出脚步,就听到有人喊:“加油!王悦,你最棒!”,转过头来,欣喜.感动,一时竟无法表达我此时的心情了。

  “虽然我们有的是从各个学校转来的,认识也不到一天而已,但我们既然在一起就说明我们有缘,人常说:上辈子的五百次回曦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何况我们将是奋战一线的战友那?”

  “老张你今天咋怎有才啊?,我平时咋没发现我旁边竟然还拴着一匹千里马没出售那!”

  “哈哈哈……”顿时引来了全班的哄堂大笑,

  “这不是美女效应吗?你如果去泰国回来,咱俩关系还不早发现了?”

  “哈哈……”,受不了了,我也不顾淑女形象了,扶着桌子和大伙一起捧腹大笑,这可是全班公认的国宝级人物那,值得培养。

  感人的一幕告一段落,当我走进演出广场时,还是小小震撼了一把,是大家今天都没有课吗?将近一万的座位几乎快没空坐了。

  当然大部分还是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高三的也有一部分,看来还是上进心的年轻人比较多,可笑的是我并不知道作为评委的老师们今天所代的课变为了自习,而那些学生早不知做什么事情去了,要不然一个操场怎么会容纳的下。

  可我不准备进去,我想先看一看前面的比赛,找了靠角落的一处坐下。比赛的前半场时间都是高一高二的,最后才是高三和复习班的。

  看了一会现场的比赛,天赋的学生还是不少的,就在我准备进后台的时候,却听到了全场不一样的欢呼声“张子豪,张子豪,我爱你!”

  “子豪,是子豪啊”,沸腾的声音和浪潮一样,一波高过一波,有点要见某位大牌明星的排场一样,确实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只能站起来才可以看到T型台的上面,这个T型演出台是根据维也纳的大型舞台模拟出来的,特别有烘托人心情的作用。

  瞧!此时不正是这样吗?舞台上的原有钢琴被换下去了,紧接着又抬上来一台蒙着银色布帘的钢琴,不知道的还以为某位魔术大师要表演大型魔术那,那层布帘被工作人员掀开来去。

  “什么?竟然是和来自音乐王国比利时的尚·马龙一样的钢琴,”太惊讶了,一般人也许还没看出来,只知道是很名贵的钢琴而已,但我太熟悉了,平时也挺喜欢尚·马龙的曲子的,他是欧洲以及世界享誉盛名的流行钢琴家,爷爷说他拥有令人在瞬间入迷的特质,难道这个人又拥有什么特质吗?

  令人期待的主人公终于出现在了大众的视线里,一身浅蓝色的休闲装,一头碎发,慵懒的贵族气质,是他?那个要给人惊喜的家伙?不可思议,确实很震撼,我的眼神炙热的看着那台钢琴,令我感冒的还是那台钢琴。他优雅的坐下,优美的《海底之心》在人耳中徘徊响起,在海浪上涟漪,让人忍不住期冀着仿佛想要拥有生命。

  大家都在沉醉的时候,在更衣室里的镜子中,却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孩,靓丽的容颜,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浅浅梨花酒窝,瀑布一样的头发也只是用了一条碧绿色的丝带扎了一个马尾,但并不失丝毫天生丽质的独特气质。

  当白色纱裙的女孩出现在台上时,又引起了下方的轰动,男生的喊叫加油声明显盖过了刚才的女生。令评委席上的男老师们直皱眉头,有的露出一声哀叹,好似有一番恨铁不成钢的老夫子的味道;有的则眼冒亮星,恨不得那些男生里有我,也可以为MM狼嚎一下。

  只见那女孩举手投足间都那么像一位即将铸就成功作品的艺术大师。好比一位雕塑师,要想雕塑一件好的作品,在还没有动手之前,就必须拥有势气,这样才能在构思中有所成就。在众人炙热的眼神中,一首肖邦的代表作《离别》就在纤细的十指之间婉转流出,弹出的唯美的曲音仿佛有音魂在引领听众的听觉,而看她演奏又仿佛是一种享受,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都浑然不知,这也是一种境界。

  我缓缓起身,却看到下面出奇的寂静,我知道我又带动了听众的心,做了一下谢幕礼仪,下来台,过了好一会,才听到排山倒海的掌声。

  当别人寻找我的时候,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今天过的很充实,我要跟爷爷说:“相信我,没错的”。

  这是路过的人就会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纱衣的青春靓丽的女孩在做很不相符的动作“傻笑……”

  当我兴奋的走进客厅的时候,并没发现爷爷的身影,又没有人,“小姐,老爷说:‘晚饭就不用等他了,有几个商业上的朋友在一块吃饭。’”

  “哦,知道了,李嫂,我不想吃了,我累了,休息去了”。

  李嫂一脸焦急的样子“小姐,那怎么可以啊?老爷如果知道的话~”

  “我不饿,不要担心,”说着就走上了楼梯,“哎”李嫂的一声叹息好像刺了我的某根软肋一下。

  关上门,屋里最多的就是电脑和音乐器材,由6台不同配置和型号的电脑分两排并连着,而我的主位电脑则在我的床旁边的书桌上,便于我的随时操作,还有摆放我电脑的多余空间里,则摆放着两台钢琴,而两台钢琴的外形却是大相径庭:一台是古典的;而另一台则是现代最高科技新成品。

  我的房间是根据我最初的设计改良的,还记得爷爷第一次进我改良后的房间时,那个表情是我见爷爷最夸张的一次,嘴巴用鸡蛋估计都可以塞的下,“呵呵……”想起那个情景,就忍不住想笑,爷爷不能陪我吃饭的心情顿时好转。

  “滴滴……滴滴”,听到电脑自动报警系统响起,赶快走过去看了一下,太好了,终于有所回应了,前天试图联系米特尼克的无线网,但一直没有什么回应,今天总算有回应了。

  “呼……”,等人的滋味真不好受,下回一定要让米特尼克这个小屁孩等我。

  说起米特尼克,早在十年前就认识了,那时我8岁,只是好奇这个被罚的小男孩,(其实我也是小孩子了)就在一次我研究的病毒中获得新的灵感,编程出具有影藏吞噬并高效复制传播等特点的病毒,解开他的防火墙,种在了防火墙的里侧,并且会使防火墙自动删除被破解的痕迹,所以等他察觉的时候,计算机软件已被禁锢,以至瘫痪。

  自从那次我们真是不打不相识,成为联系伙伴,偶尔会联系一次。我还真有点佩服他,他是第一个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悬赏捉拿”海报上露面的黑客,十几岁的时候被称为“迷失在网路世界的小男孩”,他还自制电台进行通话,被罚高额的罚金,仍然高兴的不知所以然,现在还是具有那么多年来的孩子气。

  摇了摇头,讪笑着回复:“尼克,你最近控制的无线电好强大哦,我这个老朋友都快跟不上了,”

  “谢谢,我会很同意你的想法的,你下雨时没有打雨伞吗?还是最近大脑衰竭了,在你8岁的时候就耍了我一次,这次听说你又获谢贝尔奖了,不过你说得话很另我舒服,有什么事吗?在你们中国不是有一句:无事不登三宝殿吗?”

  看来还是不能夸这个小屁孩,“你明天的这个时候对驻扎在SD省的R国三菱集团进行无线电干扰,至少15分钟,不然你可以去卖你们哪的马铃薯去了,”

  屏幕连续闪动了几下,显示出“OVER……”

  第二天早晨,我很准时的搭校车去了学校。刚走进校门,就有很多学生投来了目光,有羡慕的,有爱慕的,也有妒忌的,不理会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径直朝复读班走去。

  眼见教室就在不到100米的地方,这时却被一个可恶的家伙挡住了视线,这个可恶的家伙也未免太高了吧,足足有1米9多的身高啊,此时他正背对着我,转过来时,吓了我一跳,这不就是篮球队的队长——郑强吗?他怎么会在这那?

  “昨天就见过你了,王悦同学,而且还看了钢琴比赛,你表现的很完美,”

  可我们并不熟吧,心底暗想,道:“呵呵……,谢谢,郑强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只见他憨憨的抬手挠了挠后脑勺,这是明显紧张的表现,开口说:“我……,你……能不能当我们的篮球社的经理啊?”,条件反射道:“啊?这怎么可能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你放心,我们篮球社绝不像外面说的那样让经理干杂活的,只是监督,最近我们马上就要和英才学院比试年度赛了,去年我们就输了,尤其对向我们这样的快毕业的高三生,这是我最后一场比赛了,比赛完,我就会退出,所以这次只能赢,不能输,拜托你啦!”

  说到比赛,这个大块头那么激动的样子,只差把我绑架过去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让我参加干什么?我又不会玩,监督?鬼才信,谁会让一个一点都不懂篮球的人去做监督啊?脸上挂满了大大的问号。

  “对了,王悦同学,到时高二(3)班的李佳宁会和你一起监督的”。好熟悉的名字哦,是谁那?

  “不好意思哦,我对篮球一窍不通,你还是找别人吧”。

  “没关系的,可以慢慢学的,到时会教你的,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见!”一溜烟就跑出了好远,哎?奇怪?太强人所难了吧?我还没答应那,不想了,快上课了。

  “早!”“早啊!”胖子的眼睛还真是厉害啊,人常说眼小聚光一点也没错,刚出现在教室门口就被胖子发现了。第一节课是语文,语文老师看起来是一个40多岁样子的男老师,挺之乎者也的,怪不得中国的现有青年脑子还是那么不开化啊,该重审教育问题了。

  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很大声的喊我的名字,下意识的朝发声源瞅去,好像是邻班的美女班主任老师,奇怪?是她找我吗?专门为我打瞌睡赶来的,不对啊,那也应该是我们的班主任才对啊,“王悦同学请跟我来一下”,再次确认的确是找我的,才迷迷糊糊的跟着出去了,直到她把我带到校长办公室才停下“进去吧,找你的是校长,不是我。”转身就撇下了我走了,为什么走的那么急啊,有老虎不成?

  “铛铛……”随着一阵敲门声骤然响起,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进来”,推门而入,就看到一位大概60多岁的身穿中山装的老人在沙沙作响的埋首飞快的写着什么,想必他就是传闻中刚转来的校长吧,耐心等了好一会,才见他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呼了一口气道:“你就是王悦同学吧?”

  “是的”不卑不亢的直视着回答,

  “哈哈,定力不错,你就是王志远的孙女吧”

  他怎么知道的,查了我的底细吗?知道了我现在的身份是假的?忍不住开始对他重视起来“哈哈……不要误会,也不要紧张,其实早在你进这所学校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啦。我和你爷爷是当年在一起的老搭档,多少次的生死都一起经历过了”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下,又缓缓开口道:“以你家族的实力,会来SD省的第四中学吗?平凡才是幸。我和你爷爷是生死之交,要不然你以为你爷爷会放心把你放在我这啊?”

  原来是深藏不漏啊,想了一下道:“哦,那现在在学校我还是叫你校长吧,我想爷爷他一定也很想念你这位生死之交的,请您有时间请一定到家里做客,”

  “哈哈……,好,不过有一件事你得帮忙了,当然,你也是有很大好处的哦,”“什么事?”

  “要你帮的事就是加入篮球社,当校蓝经理,你的好处就是获得自由,我可以说服你爷爷让那些暗影撤离,做你想做的事”

  的确,很大的诱惑,我知道爷爷虽然在表面上将保镖撤了,但暗影却多了,这些年来我的一举一动好像都在有几双眼睛在随时看着,很不舒服,但我却不能和爷爷申辩,一个原因是我的身体怕会有什么突发状况,另一个是我的家庭背景也不允许,用极其夸张的表情向这位狐狸级别的校长爷爷投去可怜期盼的目光。

  “呵呵…呵呵…”逼他露出尴尬的笑容,“你也知道的,我们学校必须要振奋精神了,这次的篮球比赛不仅对快退役的队员们很重要,对学校也很重要啊,我想王悦同学也想为校争光吧?”这里原来不是老虎山而是狐狸洞,不知道这只老狐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确实抓住了我的软肋。

  开口道:“好吧,我可以加入篮球社,不过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不能强加我不想干的工作,第二,我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去,辅导老师不追究。”“好,没问题,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