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3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魔眼修仙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凤栖村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凤栖村

更新于:2018-03-10 11:19:33 字数:3513

  蜀山封魔大阵执事堂前。一青衫道袍老者慢慢走进来“掌门师兄,这三百年一轮的护塔童子也该重新安排了,秋后那祭塔大典我怕..”

  “不必担心,虽然因为新一代弟子的试剑大会给耽误了,不过我们的收获很大,尤其是你门下的那个华林,尤其厉害,刚入门三年就有飞剑御敌的本事,很是了不起呀!”

  “师兄过奖了,我那日在凡间看到他时已经有了一定根基了,在道门中通的修行下,他有这样的成就是应该的。”

  “好啦虽然这次试剑大会没有名次的排列,但大家都清楚,华林才是这次大会的第一,护塔童子的事情你安排下去吧。我算了一下,这次的事情有些波折,但还是在掌握之中的。”

  “师兄竟然为此事演算了一次..”

  这两位对话的老者正是蜀山掌门与执法堂的长老,乃是天下正道的领军人物,这老者身前的执事堂是冲门派执事分出来的,专门看管这堂前的大阵,里面随便一个都是使天下风云变色的角色,看塔童子是天生具有阴阳眼的凡人,在凡间选出,但阴阳眼不能超过六世,在塔中服食一些低级丹药护塔三百年,虽然护塔不必选择凡间的阴阳眼,有一定道行的人天眼都开了,可是那个修仙的人能在这塔中耽误三百年呢。

  “到底错在什么地方呢,祭塔大典时虽然有日食出现,但卦象显示这里没有变数,难道变数在三百年后。”这低头十指连掐的老者正是蜀山掌门,连他这样修仙界的翘楚都算不出来的东西,那恐怕是接近仙额存在了。

  “哎,凡事莫强求,看天数吧!”

  说完看着面前变幻莫测的大阵,久久沉默不语。

  凤栖村,西村

  “哐哐...哐哐哐。二娃他娘...”

  “谁呀这是,马上就来了”

  门打开了,是一头发半百的老妇人,手在围巾上搓着,“哎呀,是赵夫人呀,有,有什么事吗....”看着急匆匆的赵家大婶说道。

  “快去酒馆吧,小二子他爹又喝醉啦,在酒馆骂娘呢。”

  “又喝醉了,小二子去学堂了,这,这可如何是好啊...这败家玩意。”

  这时屋里出来一少年,脸色苍白如纸人,眼睛细仿放佛只有黑色,身穿一灰袍,猛一看还以为是遇见了鬼。

  “母亲...。”这少年说道“是不是爹又喝醉了。”

  那称之为赵婶的夫人见那少年走出来,眉头一皱,“话我带到了,你快去吧。”说完就逃也是的跑了。

  “你弟不在家,我这又要赶活走不开,这可如何是好啊。”

  “要不...要不我去看看爹地吧。”少年嗫嚅道

  “这,好吧快去快回,到了你就跟张掌柜说,钱,钱先记账上。”

  “母亲我知道了。”

  路上,满色从花开遍,寻着石板路过了石桥,已经瞧见,远处的酒肆幌子。看了看桥下,少年的身影止不住摇晃了一下,本来就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丝丝冷汗。

  来到幌子下,酒香扑鼻,少年却皱了一下眉头,走进去,只见各色汉子,端着黑瓷大碗摇晃着猜拳行令,一四方桌前围满了嬉笑的闲汉**。

  少年默默的走过去,艰难的拨开人群,静静的看着被围在中间的精壮汉子,古铜色的皮肤下是虬龙般鼓起的肌肉,却衬着一张几近落魄的脸,胡子似多年没刮,头发好像经历了一场战争。

  那汉子瞧了一眼少年,突然歇斯底里的骂道“你他娘就是个欠干的玩意。”

  少年平静的看着那汉子。

  “**是全村最好上的娘们。”

  汉子满意的喝了一口酒,看着四周哄笑的人群有开始大骂起来“你他娘啊...咳咳,就是啊...咳咳咳。”

  少年不做声,走上前去,拉起那汉子就往外走,边走边说道“掌柜的,酒钱先记账上。”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去。人们先是一愣,嘈杂的酒馆忽然有了片刻安宁。

  “这是王家老大么,有好些日子没见过了。”

  “是呀,这脸色却愈发苍白了,还不知道...。”

  “嘘,小声点,别让铁匠兄弟知道,咱们知道就行。”

  “来喝酒,喝酒....”又是阵阵欢闹声喧嚣起来。酒肆管账先生把账本拿到那张掌柜跟前道“已经满满一页账了,这要让他那残废铁匠几时还清!”

  “不急,把账记上就是。”

  “可是...。”管账先生语言又止,但看到掌柜淡然的看向远处的脸色只好默默添了浓重的一笔。

  那少年艰难的扶着那汉子走到石桥边,只是平静的说了声“父亲,您一个劲这样总是不好。”

  那汉子闻之,马上不耐烦的嚷起来“去你个混小子,老子还没老,不用你个缺小子扶。”

  说完只顾扶着桥栏走了去,少年看着步履蹒跚,日渐驼下去的背影,还是慢慢跟了上去。

  还没来到家门,就远远的望着有一少年在门口张望,似发现了什么,匆匆跑来。

  “哥,怎么不等我来,你身子受得了吗?父亲不是不让你出门么!”

  “我没事,撑得住,父亲他还好吗?”

  “父亲他来到家就睡了,你还是赶快回家吧,别着凉。”

  夕阳西下,映出两个影子来,一个似梦似幻,一个....若有若无。

  那快到的家,已经摇起青烟。

  凤凰古村,相传古时有凤凰在此地筑巢而居。有梧桐古木三千里,西北一千五百里处有凤凰临水而镜的万丈寒潭泉,此泉在高不见其顶的摸天山之上,水流而下,经过村庄中间,就是再炎热的夏天这水都是冰凉刺骨。古时搬来的人们靠水而居,形成了东西两村,又此地梧桐古树较多,合成梧桐村,东村的人们善经营,主要是一些酒馆作坊之类。而西村大多是手艺类,铁匠织布的较多。

  刚才那两少年是王铁匠双胞胎儿子,说来也怪,平静百年的梧桐古村,因此不平静下来。她母亲在生他两小子之时成找算命先生或稳婆看过,都说是个儿子,添一个儿子,这在一个世代以铁匠为生的家庭里是很重要的事,不光传宗接代,这王铁匠也有了帮手。

  哪知临产的那天王铁匠在给东村的猎户家里打一只铁矛,当时王铁匠知道知道自己将要有一个儿子时很是兴奋,喝了点小酒,尽头也比平时大了许多,火花比平时溅开的多了许多。本来在秋季这是天应不是很晚,太阳还在西面落下。家家在此时却上了灯,都没在回事。

  天突然一暗,王铁匠也是纳闷,刚才透亮的窗户此时却黑如半夜了。守在大火炉旁边的王铁匠突然感到从脚底上到脑门的一阵寒意,手下的长铁矛不受控制般的弹起,直接擦过王铁匠怒气青筋的小臂上。

  “不好”。

  王铁匠,手上的伤也顾得看就跑出门外,天上一阵青光闪过,一红一暗在后面直接追了过去。

  “造孽啊这是。”

  来到家门前,就看见满身是血的稳婆,像被什么吓住一般哀嚎着跑了出来,铁匠更是脸色一紧,冲了进去。只见房里大梁之上盘着一个似龙非龙,满身是血的庞大怪物。铁匠腿几乎软成面团跪下去。这时铁匠什么也不顾了,挣扎着跑到窗前掀开被子。同那稳婆一般发出哀嚎的声音就晕死过去。

  ...................................................................................

  之后,铁匠去看过村里的大夫,手保不住了,手筋被铁矛擦断伤口都被烤糊了。村里更是风雨满城,稳婆精神失常,只是嘴里天天大叫着怪物。然后不几年就去了。铁匠因手不能做活家里主要来源都没有了,日日饮酒麻醉自己。只是靠那夫人做些织布活计操持家庭。

  一年多年来那铁匠夫人从未带过孩子出过门,人们都不知道是不是那算命先生口中的男孩。直到一日那夫人出来晒布时,人们在一那门前的摇篮里见一安安静静呆着的娃娃。说来也怪,像别家孩子这般年纪哪个不是哭哭闹闹的,这娃娃却不,人们瞧见蹲在门口喝闷酒的王铁匠,又看看那瘦弱的铁匠夫人,想起那时稳婆的惨状终究没有上前去逗逗那孩子。摇摇头为这家子叹叹气就走了...

  “娘亲,弟弟饿了....”。从屋里传来一声童声。

  那一路人,只觉头皮发麻,心里似有什么蹦出来一般。也不知道为什么,见鬼似的跑了。

  “那王铁匠不是就一个男娃子么,怎么还有一个小孩在屋里,莫非是两个...这才一年....”。那婆子越想越觉得怕了,这般年纪就会说话,他是得道的老鬼托生的么!

  后来,村子里才知道王铁匠有了俩娃子,这知道后已经是两年的事了,期间铁匠家没有给孩子过白天也没喝什么庆祝的酒,只是这王铁匠却在这一年中连个人样都快没了。只是在喝完酒后直呼造孽啊。

  人们对哪婆子所说的一岁小孩就会说话的事感觉很荒诞,你想象一下一个才一岁多的孩子给你说话者是不是很荒诞,不过谁也没那个胆子去铁匠家打探一下------那稳婆死的也太惨了。

  岁月如织,这个破败的家,竟然让铁匠媳妇给撑了下来,这只能说已经很有福气了。每天还要照顾两个孩子,王铁匠的酒钱还不能断。就连那村东李大夫也是称奇,这几年来俩孩子都没声过病,除了铁匠那手有点后遗症换换药以外,那瘦弱的夫人竟也是如此。所谓福祸双依吧,看看这俩孩子以后能成什么气候吧。

  现在孩子也不小了,也该到了上学年纪了,俩人都七岁了,铁匠家虽偏僻,但也知道读书时个好出路,开春的时候学堂收学生,俩孩子揣着钱,拿着个褡裢子就去学堂了。

  只是,后来只要了老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