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6: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魂惊鸿
  4. 004 南诏国

004 南诏国

更新于:2018-03-10 10:56:39 字数:2432

字体: 字号:
  女娲造人之后,人类文明开始发展,兴起,后来有了部落,再后来就有了国家。有一个神秘的南诏国在南方屹立而起。

  南诏国的国王皮罗,他英勇善战,爱戴人民,老来得子,膝下只有一位王子,洛桑。洛桑王子乃珍衣皇妃所生。珍衣王妃贤妻良母,温柔善良,有这样父亲母亲的洛桑一定也是个正直骄勇内心温柔的王子。

  洛桑王子继承了他父亲的雄姿,喜爱打猎。这天大殿之上,南诏国的国王身披霞帔,脚穿虎皮战靴,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两眼瞪着下面的一群大臣问道:“难道说在你们当中乃至整个南诏国没有一个人敢去那片森林中去探险吗?告示都贴出一个多月了,一个愿意去的勇士都没有!”此话一说就连坐在身边的珍衣王后脸上露出一丝的惊恐。

  下面靠近宝座最近的一个身穿鹿皮露肩的,尖嘴猴腮的,一脸的胡子,此人乃是大王的胞弟皮雷,他的鼠眼瞟了一眼宝座上的大王,眼珠一转,抬头说道:“不瞒王兄,就那片无人敢去的森林,听说那里是宝藏的所在地,只是……”

  “只是什么?”国王不耐烦地问道。“只是去了的人都没有回来过!”皮雷的鼠眼又一次瞟了下皮罗大王。其他的大臣都面面相觑,小声的议论纷纷。只有站在皮雷对面的王子洛桑默默地不说话。

  国王的脸色开始微怒,沉声说道:“我南诏国乃是强国,善战的国度,不怕死的英雄都到哪里去了!你们看看你们,要你们说话的时候,你们不敢冒一句话!只会在下面唧唧歪歪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大家一看大王生气,立马住声,不敢再议论都低着头。皮罗怒气的把一只腿翘到另一只腿上,身子朝前微微前倾,歪着身子,一只胳膊朝前梛了一下搭在椅子的扶手的前方,,犀利的鹰眼瞅着下面每个人,他要看看那些昏庸的鼠辈们还有谁可以说上关于那片森林的相关话题。

  只见一身背弓箭,手拿宝剑的,壮士,他乃南诏国第一将军,汉一。他朝前走了一步出列,单膝跪下,恳求道:“禀大王,此森林是有点诡秘,那就由我前去一探如何?”坐在宝座的皮罗嘴角露出微笑,鹰眼放光,心想南诏国还是有英雄好汉的。“好啊!汉一不愧是南诏国的第一将军!……”

  一位老朽,他此乃南诏国的文丞相,汉陆,颤颤巍巍地跪地磕头,颤颤巍巍地打断大王的话,“大王,不可啊!不可啊!”此刻所有的大臣都眼盯着这个老朽,心想他真是胆大包天。不过也不怪他,谁让汉一是他的唯一的儿子呢!

  南诏国国王皮罗,捏紧拳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也想听听这个老朽想说些什么。他故作淡然地问道:“为何不可?”

  “大王,你不晓得啊!外面都在传,南诏国的南边的那片森林有妖怪啊!”话颤颤巍巍地说了出来。此刻大家开始惊叫:“什么?妖怪!妖怪!”王妃珍衣脸上开始出现惊慌。

  皮罗脸上有点不悦地问道:“什么妖怪?可是讹传?”“大王,不是讹传呀!是亲眼所见呐!”大臣中有个人大声说起。皮罗呵斥道:“你们肃静,让汉陆说完。”汉陆安然地继续说道:“几年前有位酒鬼,整天喝的烂醉,一天他喝醉了,误闯了那片森林,他借着酒劲在那里转了一圈,他看到了一个妖怪在眼前晃了一下,那个妖怪……”咳咳,咳咳……

  “那个妖怪怎么了?快说,快说!”皮罗心急的问道。此刻整个大殿安静地一根针掉下都能听的见。汉陆激动地咳嗽不停,好容易停住的咳嗽,他的脸胀的通红,他定了定颤抖的身子继续说道:“那个妖怪是个蛇身人头!那蛇尾有二十丈长,那是个女人头,头有房子那样大!”此刻大殿上人人惊吓不敢说话,个个吓的身体发抖。

  皮罗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君王的表里不一,那是聪明之举,他佯装着镇定,然后咳了一下来掩饰他内心的恐惧,轻轻地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那个人,酒也醒了大半了,撒腿就跑了起来,拼命跑了两天才跑了出来。出来后一个月呜呼死啦!”汉陆看着大家都惊慌失措地不敢说话。

  皮罗故作镇静地说道:“要是照这样说,那里真有妖怪,那大家是不是都该退缩了呢!我南诏国是个国泰民安的国度,不能因为一个妖怪而威胁着整个国家人民的安危!”

  “是呀,大王,我汉一乃南诏国第一大将军,绝不能不管,我是非去不可!我要去斩杀那只妖怪,为民除害!”汉一振振有词的说道。

  “好啊!南诏国有你这样的将军,是南诏国人民的福气!杀妖回来赏金千两。”“谢大王成全!”站在旁边的汉陆脸色难看,但是不敢说什么?

  此刻站在一旁沉默地洛桑,上前跪了下来,拱手道:“父王,孩儿愿请命和汉一将军一起前去捉妖!”

  皮罗脸上有点为难地说道:“你乃南诏国的王子,不在王宫好好呆着,跑去捉妖做什么?”坐在身边的珍衣王妃也是脸上露出惊恐,心想这孩子这时填什么乱呐!

  下面的大臣个个面面相觑,只有汉丞相一人恳求道:“不可啊!大王,王子乃南诏国唯一继承人,他不能有所闪失呀!”“是呀!大王,不可允诺呀!”身后文官都跟着文丞相跪下。

  只有皮球没有跪下,他意思到什么赶紧跪下说道:“王兄,此去对王子也是个好的考验!身边有汉一大将军保驾护航,还怕有什么闪失吗?”皮球心想正好这是一次除掉王子的机会。

  皮球身后的大臣都跪下附和道:“是呀!大王,对王子那可是次锻炼的机会!”

  皮罗拜拜手对说道:“罢了,罢了,现在的天下是年轻人的天下,既然他俩愿意去为百姓杀妖,本文准了,不过汉丞相,本王理解你的心情!你如今也老了,该回家养老了!”

  “谢大王恩准!微臣这就告老还乡!”“那是最好!退朝!”汉陆跪在地上低着头流着泪!只觉大王,王后从身边走过,当皮球走在汉陆身边时,一阵奸笑,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去。

  等人都走完了,他躺在地上,不动了。汉陆哭着道:“微臣一辈子清廉,末了落到这个田地!”汉一赶紧上前扶起他,扶着他走出大殿。

  汉陆劝儿子道:“孩儿,糊涂啊!你可知道那妖怪的厉害呀!凭你这个凡人怎能敌过?你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自不量力!”

  汉一反驳道:“父亲休那样说,当初你让孩儿学文,儿却非要学武,如今你也看到了……”

  “不说了,记住保住性命要紧!实在打不过那妖精,带着王子赶紧逃命!如今朝堂奸人当道。南诏国要完了!”说着咳嗽着离开了!

  汉一是武夫并不懂父亲所说的意思。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