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1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黄昏时代
  4. 第二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第二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更新于:2018-03-15 13:19:50 字数:2780

字体: 字号:
  “额,你们真的是绑架犯?你们为什么带着斗篷是因为长的太爱国了吗?还有你们为什么不穿鞋难道你们真的是变态”张周打了一个寒战“噫,好恶心啊,话说你们真的是哑巴吗”,一分钟没有一个人回应,五分钟。“谁说我们是哑巴”。却是一道粗狂的声音出现了只是这话一出,那黑衣人就被一个头领样的人抓住了胳膊并摇了摇头,那人欲言又止的样子。那个粗矿黑衣人此时心中一阵惊涛骇浪心中想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唉,不说话吗?好无趣啊,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来陪我说话”

  “没人的话,我就走了啊。”却是一阵烟雾升起,车顶开了一个大洞。“不好快追”所有黑衣人都在一瞬间消失,仿佛前一秒根本没有存在过。“瞬身?,没想到北美艾尔兰的爪牙已经伸到这里了”爬在车底的张周很是不屑的阴笑了笑

  黑色的身影瞬闪在黄昏的照耀下,又是一瞬间“不好,被耍了,快回去”那头领这样说这。车子还是停在郊区。“出来吧,我们看到你了”“你说看到我了,就看到我了真是一点头脑都没有”只见张周嚼着草根从一旁的小树林出来了。“话说你们这么长时间到底干嘛去了,我等的可是花儿都谢了”话还没说完那群人便团团围住了张周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被包围了吗?这下可是不妙啊”可是这话从张周口中却是没有一点的危机感。“话说为什么刚才有机会的时候不跑,现在还要说这种话,哎呀不好,不小心说出口了”那到声音的主人却是暗暗的捂住嘴,心里想着“讨厌的人,还是看这他吃一个大亏我在出去”“嗯,什么声音”张周疑惑了一下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行啊,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候可不能的呢,喵”

  “我忍不住了啊啊啊,”却是一个黑衣人突然爆发了“为什么每句话都是很轻松的样子,为什么明明遇到了坏人嘴上说这担心可是表情是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为什么最后一句带这一个“喵”的类似口头禅的语气词明明刚才还没有,还有那个藏在那颗明显树龄不足一年的小树后面的妙龄少女到底是干什么的,一般人看到我们不是应该远远的走开吗……”那黑衣人还在吐槽这。

  “唉,居然发现我了,话说这颗树只有一岁吗?”那少女指着自己说这,还不忘了把树一掌劈断看看年轮到底几岁了?“他——疯掉了吗?话说我说话带可是句句带“喵”的”张周看着前面那群包公脸的黑衣人“对了,还有一句,看飞机”那群人不约而同的向张周手指的方向看去。快跑啊,张周边跑还不忘了把那个专心数年轮的少女拉上。于是他们开始了气喘嘘嘘的逃亡之旅,时间慢慢的流逝这天也早进入了黑夜。

  一块小石头掉到了深不见底的悬崖“呼——呼累死我了好累,从来没跑这么远,怎么办到悬崖了”张周此时满头大汗很是狼狈。那少女却一点疲象也没有“你是什么人啊,我只不过是路过看到你有危险才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你的,话说你到底要抓这我的手要到什么时候啊。”那少女红这脸唯唯诺诺的说道“嘘,你听”张周一本正经的侧耳听“什么吗”少女也听开始听了“这是水声”“对,下面有水,跳下去还有活路”张周又是恢复了以往的戏虐。“我为什么要跳下去,我打的过……”“看飞机”突然张周指这天说“真的吗,我住在乡下还没……”张周手疾眼快把少女推了下去,只是她在半空中看到被黑衣人包围的张周,眼睛湿润了。

  “为什么救我,要是活了下去一定以身相许”那女孩一定会这么想的张周意淫这。“与其考虑别人的生死你还是考虑一下自己怎么活下来吧”张周慢慢的被黑衣人包围起来了“阿拉,阿拉怎么办前有追兵后有悬崖,难道要跳下去吗,这条悬崖即使是跳下去也是十死无生吧,我可没有那小姑娘傻气,这么危险也敢跳下去”

  “明明是你推下去的吧”熟悉的吐槽还是那个疯掉的黑衣人,只是说完这句以后就又满嘴胡话了。此时的他因为疯了被另一个人夹这,看见他又开始发疯了便一拳挥了下去将他打晕了。

  “哼,我让你想跳也跳不了”首领发话了,然后他对这旁边的人摆了摆头。那人立马会意双手合十大喝“封”“这是组织特制的结界,跑不出去只是他的一个小小的特性罢了,要不是那位大人说你是个危险人物我还舍不得用呢。”那首领心中同时想这“今天是不是话太多了,不行反派死于话多,我得早点干掉他”他又看了看张周“这种小人物也要我出手,也不知道那大人物到底想的是什么”他正要挥手下令动手“首领,我在结界外发现了平民”“他看到你了吗?”报告“看到了”首领又摆了摆手。“属下遵命”只是一瞬间,只是一瞬间那黑衣人前面便多了一个中年人“喂喂,你们是冲这我来的吧,放了他。”张周这样说这“不要废话了,两个一起杀了”那首领甚是果决。

  他身前的一道道黑影消失了,随后一鼎头颅飞向天空随之还有飞溅的鲜血。那些黑色的身影停留了下来,随后他们的身体倒了下来至于最后一课停留在他们脑海里的画面是——一只苍白的手掌刺透了他们的胸膛。

  张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啊,差劲透了”只是他收割的脚步却是没停下来。没错“收割”非要说的话是屠杀吧。下一秒张周出现在了首领的面前。“居然是瞬身”那是头领的最后一个念头。此时那个疯了的黑衣人醒来了于是“不对,不是瞬身,是……瞬移”

  “喂,喂大叔起来了”此时快接近天亮“这是什么地方,对了和我一起被抓的小伙子不知道怎么了”那人急忙起身只是却没有黑衣人,只有一个笑嘻嘻的小伙子在那“小伙子,没事吧,那群黑衣人那,放心叔是警察,会保护你的”那中年人一脸充满正义的说这“让你保护?天哪大叔你可是连人家一招都抗不了啊”张周这样想着他嘴上可不会这么说“大叔你糊涂了把那里有黑衣人,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啊”“是吗,不可能啊,我明明是追这冒牌皇家亲卫队的车来这里的,只是路上我心脏病发了,对了心脏病肯定是烧糊涂了……噗”那警察说着说着就吐血了然后使劲的咳这,“对了……咳,小伙子,我看你是个好人……咳我就……咳把我八岁的女儿托付给你了……咳咳还有这张照片”说完就吐血身亡了

  此时的张周却是满头黑线“为什么你是一个人出来追捕犯罪的,为什么你还突发心脏病,为什么还没与罪犯争斗你就死了,为什么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就在临终的时候把你的女儿托付给他,为什么你给的只有照片没有地址,还有你到底是从那里看出我是好人的”张周使劲的吐槽这,一滴眼泪留下来了“为什么我会为一个不认识的人流泪,还真是糟糕的一天啊,不对是两天……”

  张周带这照片回到了公寓,至于大叔的尸体他的同事应该会来处理。毕竟出去追踪犯人这么长时间没消息。他睡下了,他累了好累。

  一觉却是到晚上了。

  “叮咚……叮咚……”张周心中想在到底是谁啊“不会是美女同桌吧,知道我今天很难过主动来投怀送抱嘿嘿,不对啊美女同桌可不知道我住在那,肯定是从老师那里问的”张周满怀希望的打开了门“碰……门又关上了,”他又打开了门“碰……”门又关上了“啊啊,好累啊我要睡觉了”张周故意装作大声说

  随后“磅……”门上留了一个凹进来的拳印。张周瞬间把门打开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回应的是一个粉嫩的拳头。随后出现的是浑身“湿漉漉”的少女。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