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吕布奉先
  4. 第三章指腹为婚!

第三章指腹为婚!

更新于:2018-03-15 11:19:00 字数:2171

字体: 字号:
  一日之计在于晨!

  天空泛起一阵鱼肚白,山头太阳初生,士兵纷纷起来早练,玄老道则早已打起了一套古怪的拳法,在初阳的照应下,万物生机勃勃。

  日上杆头,黄玉淇这时才起来带着丫鬟走出了帐篷外,发现士兵们早已经站立整洁,玄老道也是一脸不耐烦的靠在树枝上,刁着一根草,便不好意思微笑,道,“我们快点走吧,离开这座令人感觉很不好的城市。”

  玄老道点点头,士兵也没有任何意见,他们也谈不出什么意见,也不能谈什么意见。一众人,风风火火的再次走在了那条让人觉得诡异的街道,这时,前方传来大批马蹄的声,领在前方的居然是一头赤红色的火龙,紧跟着的是大批独角兽马,皆是身披精锐战甲。

  怪龙有点像狮子的模样,头有两对犄角,龙头稍扁,四足下皆披有火红色龙鳞,而背上正矗立着,身披流动着岩浆般的盔甲,盔甲皆是雕着龙纹,手提发着紫光的巨剑,如同降世恶魔一般的中年男子。

  “小心点,这是蚣蝮,传闻龙生九子,这便是其中之一,喜性好水,能吞云雾雨,能避水,避水兽便是因此得名。”玄老道谨慎的说道。

  黄玉淇却是不以为意,道,“就是这条蜥蜴吗?哦,是变异过后的蜥蜴,不过长得也挺威武的吗?哈哈……”

  老道无语。丫鬟也是落井下石,接着黄玉淇的话道,“对对,还挺威武的,不过跟我们身后的虎哥一比,就显得有点小猥琐了,哈哈……”

  老道再次无语。

  沿河城城主并不在意,坐在宝座上,浑厚的声音传来,道,“不知玄老这一夜过得怎么样?有无意外的收获?不妨和我严小弟,分享分享。”

  士兵刹那间骚动,蚣蝮也是朝天鸣吼一声,黄玉淇则是脸色一变。玄老道受宠若惊,皱了皱眉,道,“请城主自重。”

  “哈哈哈。”严哮风大笑,挥手安抚下了骚动,再问道,“玄老果真不知昨夜之事?”

  见玄老道依旧紧皱眉头,他也不绕圈子了,直白道,“你们家贵夫人有喜了,看来玄老你老了啊,这都没有察觉出来。”

  事实不说一个玄老道,就算是十个玄老道也不可能察觉出来,因为这蕴含天机的事,可不是只有一个山川境,会卜点卦的人可以触及的,他也只是奚落一番而已。

  这犹如雷霆一般的消息刹那间使这些士兵一愣,玄老道也是咂舌,黄玉淇更是激动万分,本来她以为这什么沿河城城主来此,只是为了奚落她一番而已,但想想,怎么可能只是为了来奚落自己一番,这才发现原来有一条这么惊天的消息。

  “那你来此想干什么?”玄老道的谨慎问道,“不可能只是为了来通报这则消息吧。”

  “哈哈。”严哮风笑笑,道,“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城中锁门,便是此事的原因,我来此,当然是为了我们两家人更为美好的将来。”

  黄玉淇皱了皱眉,道,“真的就是这样?我劝你们还是离开吧,我们走。”

  谁不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如果不是触及到他的利益,谁会千里迢迢的来打招呼,并明显的降低自己的身份,为别人拍马屁。

  黄玉淇说完,也不等严哮风再说什么,大伙便绕开了这只严哮风的军队,离开了沿河城城门。

  黑袍人在这时显身,抱拳道,“城主。”

  严哮风摆摆手,调转蚣蝮的头,只是笑笑,“时候未到,等时机成熟,他们自然会来找我的。”

  黑袍人点点头,转眼间消失在了角落的暗处。

  …………

  黄玉淇回到城中,二话不说,便找了个医师把脉,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真的怀了喜脉。

  吕良也在这时找到了黄玉淇,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道,“我们明天去沿河城,找到严哮风,就说可以答应这门亲事,但条件是,他的城归我们管辖。”

  行礼的医师听闻,二话不说什么,匆匆离开。

  黄玉淇不明其意,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道,“如果又是生了女儿怎么办?”

  吕良摇摇头,肯定道,“不会,这次一定是个儿子。”便匆匆离开了房间,也不知道去干什么。

  黄玉淇撇撇嘴,埋怨的看了一眼吕良的背影,道,“又是这样,每次都是,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话音刚落,她便偷偷地跟上了吕良的步伐。

  …………

  “龙凤呈祥,沿河城严城主的怪异,黄夫人胎中的儿子,这其中好像有什么关联啊。”玄老道若有所思的摸着胡子想道。

  “若是靠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我辈估计就要完完,这得想一个办法才行。”他目光看向了一片竹林,突然浑浊的双眼一亮,道,“自己的孙女好像不错,小丫头五官端正,长大定是一个美女,不如……”

  玄老道突然淫’笑了起来,他已经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自己将孙女许配给那个还没有出生的吕氏后入,指腹为婚,那就可以熬过自己儿子这不争气的一代,再将吕氏后入收为自己的徒弟,也许,自己可以飞黄腾达了也不一定,想着,想着,他高兴的走出了这个木竹小屋。

  …………

  街道上灯火辉煌,太阳慢慢落下帷幕的同时,城中的喧哗逐渐宁静下来,只剩几声犬吠,吕良回头望了望四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眨眼间,消失在了鳞次栉比的瓦房拐角。

  黄玉淇嘟嘴,连跺脚,气愤道,“这些个臭男人,这个死不要脸的,果然是有外遇了,而且被发现了还这么明目张胆,气死我了!”

  番外:突然屋外人声大嘈,众人纷纷出外观之,但见西北上空彩虹映现,光彩夺目,此景奇异。随之五原山地崩裂,地动山摇。黄氏欲生,身感不适,腹中疼痛难忍,盆骨闷胀,羊水外溢,寸步难行,随卧于布匹之上,不久产生一男婴。

  男婴出世更为奇事,但见脐带自断,双目有神,两拳紧握,站立面前,黄氏惊奇,急擦去污物抱于怀中。后说与丈夫,吕良心中大快:“吾儿神也。”因出生布上,故起名吕布。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