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4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你若未嫁我必未婚
  4. 你若未婚我必未嫁01

你若未婚我必未嫁01

更新于:2018-03-14 16:35:27 字数:3269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前程

  愿你有**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总让人想起那首诗,是呀,多么令人妒忌的生活,沙滩上有一对恋人,女孩每次来都会在心里默默地诵念一遍,男孩却只是望着海浪沉思,想的很远很远……

  所谓夕阳无限好,淡黄色的阳光,醉了天际云霞,此时此景,耳畔海浪唰唰的冲洗着沙子,什么烦恼都没了。

  嗔怒道:赶快去拣贝壳啦,对了,还差多少啊。

  杨晔一脸抱歉的说:好来,这就去,反正就是不告诉你攒多少了。这个怎么样?

  你看着办喽。陈澜俩手托着下巴,撅着嘴慢吞吞的应了一句,就像是被荷叶托着的莲花,在晚霞的映称下迷醉了落日,久久不肯落下,似乎是在等这对恋人先走,又似乎是妒忌他们的感情。

  拣完贝壳,杨晔走过去拉起她的手,挨着座了下来。陈澜头一歪,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说:肉再多一点就不咯人了。

  带着海水所特有的气息,海风袭卷了她的一帘长发,在风中摇曳……

  杨晔用手指留了一撮在手心里,玩弄着。陈澜继续说:那你看过《老人与海》么,也不管他怎么欺负自己的头发。

  杨晔说:看过,老人顽强而执着、睿智而勇敢。

  陈澜说:那假如我们生活的社会是大海呢。

  那我就像是驾船的老人,当我们取得小小的成绩时,会受到各种的威胁,依次推下去的话,杨晔继续说,我们要保卫成果,就一定要斗争。但现实的社会要比大海更凶险,除了环境,还有人心的险恶!但有很多的人都败给了社会。房奴、车奴、孩奴…无不诠释着社会地悲凉,就像你爸肯定不会降低房价……

  好了,瞎扯什么啊,我爸招你惹你了…陈澜打断他,该走了,哎呀,还得赶公交呢。

  恩,我觉得也该走了,杨晔回应道。

  我还得准备Party呢,对了你要去么?可想好了。陈澜问。

  去,当然要去了,有什么不敢去的,在你爸给买的那间公寓里?杨晔坚定的说,赶快穿鞋子。

  不行,为了惩罚你刚才说的话,给两个选择:一、给我穿上鞋子;二、背我到公交站点。陈澜一脸的坏笑。

  穿上鞋子。杨晔边说边小心的把贝壳装进背包里,朝她走过去。

  好了。陈澜道。可是自己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他走过去把包递给她,说:背上。然后拉着那白皙、纤细的手,轻轻用力,生怕拉折了,半蹲下来。陈澜故意用力一冲,杨晔一个趔趄差点趴地上。陈澜乐开了花,手里拎着的凉鞋,随着身体来回的摆动。

  你再闹我可自己走了,说完,杨晔转身就走。

  不闹了,不闹了。陈澜讨饶道。

  杨晔看差不多了,就折回来,陈澜这次很乖的趴到他的背上,一手拎一只凉鞋来回摆动,惹的杨晔警告她好几次,但不管用,又拿她没办法。好在,从海边到25路公交始站并不长,一会地功夫就到站点。杨晔抬头看了一眼钟楼的时间6:30,刚好没晚。这时公交从拐角驶来。不过打杨晔坐车以来,这最后一班车就几乎没上过几个人。

  吱的一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杨晔微笑着叫了声:葛叔。

  葛叔…陈澜兴奋的喊道。手舞足蹈的,也不管手里拿着凉鞋。突然觉得不礼貌,就放低双手,把鞋子藏在背后,做了个鬼脸。

  葛叔爽朗的笑了:又欺负杨晔了吧。

  才没有呢,陈澜说,是他自己选的背我,然后捶了下杨晔的脊梁。示意他上车,怕耽误葛叔发车,一阵爽朗的笑声过后,车子平稳的动了,因为夜晚的霓红在后退着。。

  每次两人都坐这趟班车回学校,都坐在最后一排,有什么亲密的动作的话,别人也不会特意回头看,同时没有人的来回走动,相对安静一些。

  葛叔开车一直是那么的稳。杨澜穿上鞋子,靠着杨晔睡了。而杨晔则在平稳的节奏中陷入了沉思……网吧这种地方,环境就是那样,说实话,声音嘈杂,大声喊指挥队友的,骂人的……干什么的都有,曾经有一次一个女的声音在外边都能听见,一口气骂了一分钟,可能你觉得一分钟而已,不过我指的是中间没有停顿,实力可见一斑。

  只身一人去网吧的女孩并没有多少,大部分都是跟男朋友之类的一起,又有不少直接去的是单间,这是网吧带给杨晔的印象。

  哎~你能不能不抽烟,呛死人了啊!

  杨晔叼着烟,头也不抬的忙着守自己的区域,漫不经心地道:次奥,网吧你开的?那么大一网吧你非坐那?!

  杨晔可不不敢大意,不小心就崩盘了,要不会被队里人骂的,每次总是他的区域出问题。由于嘈杂与注意力集中,根本就没注意是男是女,而且不假思索的觉得是男人,继续玩他的英雄联盟。

  突然电脑黑屏,时间静止了一般,杨晔噌的站起来。

  杨晔一脸铁青的摘掉耳机,刚要发火,转头一看是女人,想:他妈的,好男不跟女斗,把烟头往烟缸里一扔,一耸肩:你赢了。

  然后坐下来看是哪里出了问题,一抬眼,发现那女人的手放在主机的电源按钮旁,杨晔阴笑着说,行啊,大姐挺专业,我说至于嘛。网吧的主机是横着放在桌子上的,方便玩家开机,不用弯腰去找开机键。

  那女的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说道:凭什么骂人,你父母给你这张嘴是用来干这个的么。

  我什么时候骂人了,我从来不对女人动嘴,当然有的时候也动,我想我指的什么你该懂的吧,杨晔不甘示弱的回应道。其实,杨晔真的没有记着刚才骂过人,何况在那种环境下顺口说出来也不用经过大脑的。

  是不是男人,都不敢承认的么,女的怒道。

  你说呢,要不要我找个地方咱俩试试,杨晔轻浮的说,此时杨晔已经有**的词开始掺杂在话里面。

  这么不要脸的么,女的说完,拎起包,转身头也不回的向收银台走去。心里翻云覆雨,咬牙窃齿:倒了什么霉,碰上这么一混蛋东西。

  到收银台,打完卡,发现钱包里没带钱,那个放钱的钱夹,换衣服的时候扔床上了,手机还让梦涵那丫头片子借去了,唉,

  屋漏偏逢连夜雨。陈澜平时都是带两个钱夹的,一个只用来放钱,另一个只用来放各种卡,各种银行卡、信用卡,还有什么会员卡啦之类的。

  杨晔自言自语道:要脸作甚,还得洗不是?

  得,不玩了,回学校,看看室友都来了没,杨晔想着就站起身来,向收银台走去。

  此时正值开学,学校的宿舍还没有网络,杨晔闲着没事只好出来玩玩游戏打发时间而已,没想到惹出这么一事,自己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脸尴尬的,女的想把身份证压那,回去拿钱。可是网管犹豫不决,老板此时也不在场。

  两难之时,杨晔走了过来,说道:结账。说着就把身份证递了过去。

  网管给刷完卡,杨晔把钱给了之后就往外走去,这时女的说:我把身份证先搁在这里,回去给你拿钱真的就不行么。

  网管道:这样吧,你给你的朋友打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就行了,虽说也没几个钱,但我也不是当家的,没权限。网管这招也是挺聪明的。

  女的嘟嘟囔囔的说:我手机没带的……

  网管这下有点纠结了,说道:这个……这个就不太好办了。

  杨晔此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摇了摇头,心想:算了,正好可以还个不是。朝着网管走了过去。说道:兄弟,这位大姐花了几块钱,算我的。说着,掏出钱包。

  网管诧异道:哥们,她是你朋友?刚才的情景也看到了,所以才忍不住问了一句。不过转话就说:兄弟,5块钱。

  其实,网管知道多嘴了,心想管它什么关系,只要给钱不就行了嘛。给完钱,杨晔就消失在网吧门口。

  杨晔朝学校走去,脚步轻盈。

  小姐,这是你的身份证,拿好,网管说着就把身份证递给了女的。这时又有几个人走了进来,网管开始忙着给他们刷卡。这几个人不时的用眼扫着身边的这个女人,从眼睛里可以流露出色相。其实,有句话说的好:食色性也,也不用的过分指责他们。

  女的把身份证收起来,跟着快步走了出去。

  喂…等等我嘛。那女的喊道,但杨晔似乎没听到,继续走着,脚踏着空气。

  那女生追过来,边喘着粗气,边说:为什么帮我付钱?我会把钱还给你的,看来是一个学校的喽,你叫什么?这时女的已经消气,现在正忙着喘气。

  杨晔抬起的脚冻结在空中。他原以为她是社会中的人,跟自己不是一个江湖的。杨晔扭过头,这才仔仔细细的正视陈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