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影杀天下
  4. 第一节 吊车尾

第一节 吊车尾

更新于:2018-03-15 11:50:38 字数:3158

  万龙城地处宋齐楚三国的交界处,占地近万平方公里,交通便利,是军事,商业的中心。

  不过,在这个诸侯割据,战乱不断的年代,所谓的繁荣昌盛也不过是暂时的,如果有一天大国开战,第一个受到攻击的恐怕就是万龙城了。

  城中的居民也大抵也知道这一点,也许是居安思危,每户家都有发展自己的武力。对此,城主大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大家发展武力也只是为了防御外敌,对于自己人,相处的还都是很和睦的。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每户人家也都有了自己的专长,有的人家精研锻造,有的人家苦修武技,更有甚者,凭三寸不烂之舌游刃于各国之间。。。

  曾经有人试图偷袭万龙城,想要占领该地,并以此为基点,进攻其他各国,不过最后却白白损失了几十万人,连城门都没有打开。后来就不再有人打万龙城的主意,但是,这并没有使得城中的居民有丝毫的乐观,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也不晓得下一次会是什么结果。在此之后,城主大人更是下令,全城尚武,每位孩子都要经过训练,以此来增强本城的基本武力。

  在城的东南角是学校,也是每个孩子进行基础训练的地方,从基础的武功心法到一些紧急治疗。完成训练后就是城里的预备军了,你可以选择继续留在学校,学校的资源是开放的,只要你有能力,为万龙城贡献足够大,就能够学到更多的东西。这也就不断地激励着本城的居民,不断地为万龙城的建设努力着,虽然每家都有自己的秘法,但谁又会介意自己更强大一些呢,

  尤其是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强大一点就代表着活的更久。

  正值春末夏初,又到了学校季考的日子,由于每个人的资质不同,在学校的时间有长有短,于是学校每三个月进行一次考核,也以此查看学生的学习度。

  “快点,全部给我站好。”一个赤裸着上身,全是肌肉棱角分明的黝黑大汉对着孩子们吼道,“今天季考,让我看看你们最近都学到了什么东西。”

  “铁大哥,您也悠着点,别吓着这些孩子。”旁边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俊秀男子笑道。

  “不吓吓怎么行?以后他们若是出去,遇到的可比我现在吼两下吓人百倍千倍。”黝黑大汉说到这,望着眼前的孩子满是爱惜,“白老弟,也不晓得这些孩子,能有多少人能够真正成长起来,唉~~”大汉叹了口气。

  “怎么说着说着就伤感起来了啊。”俊秀男子笑道“话说回来,今天不晓得有多少人能通过考核呢,听说这一辈的孩子们天赋都很好啊。”

  “待会看看不就知道了。”黝黑大汉满脸写着期望。

  “这是城南独孤家的孩子,他们的老祖宗据说是独孤求败,当年可是天下无敌,仅凭着一身的好剑法,力压群雄,未曾一败啊,这独孤九剑看来将来成就必定了不得啊。”

  “这。。。这是吕布的破天戟法,当初吕布征战天下的绝世戟法,这孩子,当真了不得,如此年纪,就能将破天戟法施展的出神入化。”

  “这是无敌的万剑归宗。。。。”

  “这是鬼谷阵法。。。。。。”

  一声声的惊叹不断从俊秀男子和黝黑大汉口中传来,他们是在是太惊讶了,原以为只是普普通通的考核罢了,想不到居然看到这这么多绝世秘技。

  “铁大哥,看来我们真是老了啊,后来居上啊。”俊秀男子感叹道。

  “是啊,今天参加考核的孩子们居然全部都通过了,看来这片天已经不属于我们了。”黝黑大汉也轻声道。

  旋即,黝黑大汉又朝着孩子们大声吼道,“今天你们都表现得不错,现在,你们都已经毕业了,可以飞向更远的地方,外面有更广阔的世界等着你们,希望几年后的你们还能够一个不差的站在这里,好,你们现在可以回家了。”

  “等等,铁老师。”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

  “咦?”又黑大汉循声望去,“樊宇,你怎么来了?”

  “那个,那个,铁老师,我也想参加考核。”男孩的声音极其的细小,他低着头,似乎有一点害羞。

  不过,当他说完这句话,人群中立刻哄然大笑。

  “就他,吊车尾的,也想通过考核,做梦吧。”有人嗤笑道。

  “就是,就是,这都多长时间了,居然连考核都不能通过。”有人附和道。

  “被抛弃的就是被抛弃的,永远做吊车尾巴。”有人嘲笑道。

  人群中不断骚动着,似乎这个男孩不应该来考核,时不时还传来一两句嘲笑声。可是樊宇只是低着头,没有人看到他那紧握着的拳头。

  “好了,你们吵什么吵,还不赶快回家去。”黝黑大汉又朝着孩子们吼道。

  “看来铁老师是不想我们看到这个吊车尾的狼狈样呢。”有人轻蔑道。

  “算了算了,看了那么多次了都,这次不看也没什么,赶紧走吧,待会铁老师又该朝我们发火了。”说罢,孩子们便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待孩子们都走远后,黝黑大汉走进男孩,俯视着他说道,“跟我来。”

  樊宇低着头,默默地跟在后面,俊秀男子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规矩你都知道的吧,先从基础的搏斗开始吧。”说罢,黝黑大汉朝着阴凉地走去,躺在了石板上。

  “大哥,你说他这次能过吗?”俊秀男子凑过来,问道。

  “唉,谁知道呢,这个可怜的孩子。”黝黑大汉朝着樊宇看去。

  “我听说都是因为他那个哥哥,然后才搞成这样的,是吗?”俊秀男子好奇道。

  “不要多嘴,这不是我们能管得事,上头都有着城主大人他们呢,还轮不到我们来管。”黝黑大汉骂道,“我们只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了。”

  “大哥,您犯得着发火吗?我只是问问而已。”俊秀男子见问不出什么东西,打趣道。

  “好了,好了,别说了,他过来了。”黝黑大汉坐起身望着朝他走过来的樊宇。

  “感觉怎么样?”虽然从樊宇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他又失败了,可黝黑大汉还是很认真的问道。

  “老师,我会继续努力的。”说罢,樊宇低着头,又要离开了。

  “呦,这不是吊车尾吗,怎么,今天通过考核了吗?”学校门还有一些孩子,望着樊宇,满脸的幸灾乐祸。

  “肯定是没有过啊,你看看他那样,一辈子的吊车尾。”周围人立马哈哈大笑。

  樊宇把头埋的更深了,他没有理会那些嘲笑他的人。

  “这些孩子,又在折腾了,看来是要给他们一些教训了。”黝黑大汉说道,说罢,他便朝学校门口走去。

  “我说,铁大哥,你可悠着点,别把这些好苗子给折腾坏了。”俊秀男子说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黝黑大汉朝着俊秀男子摆了摆手。

  “你们这些兔崽子,看来老子今天是要给你们一些教训了啊。”黝黑大汉,朝着那些孩子们大叫,“现在毕业了,厉害了是啊,说谁是吊车尾呢,吊车尾也是我的学生,你们都赶紧给我滚回家去。”

  “本来就是吊车尾。”虽然这些小天才各个都桀骜不驯,但还不至于和他们的老师较劲,各个还都是乖乖的离开了。

  樊宇还站在那里,有些茫然的盯着路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黝黑大汉,走了过去,轻轻地拍了樊宇的肩膀,“不要管其他人人说什么,自己努力就好。”

  “老师我真的是吊车尾吗?”樊宇突然抬起头,死死地盯着黝黑大汉。

  “呃。。。。。”黝黑大汉蓦然感到一阵的发怵,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突然想到曾经有另外一个人也给他这个感觉,是他的哥哥,那个曾经被奉为神一般的孩子。

  “没有啊。怎么会呢,你们都是我的骄傲啊。”黝黑大汉笑眯眯的说道,哪里还有刚才骂人的凶神恶煞。

  “老师,你在骗我,我感觉到你刚才的犹豫了。”樊宇丝毫没有忽略这件事的念头,恶狠狠地说道“看着吧,我会让那些嘲笑的人付出代价的。”

  “哎。。。”黝黑大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樊宇已经跑远了。

  “怎么样了?铁大哥。”俊秀男子少走上前问道。

  “我感觉到了一个人的气息,很像。”黝黑大汉满脸严肃的盯着俊秀男子说道,“你还记得樊宇的哥哥吗?”

  “大哥,你在开什么玩笑。”俊秀男子一阵失神,失声道。

  “但愿是我感觉错了吧。”望着远去的樊宇,黝黑大汉面色也有一些凝重。

  樊宇一路狂奔,没有人理解他,没有人看得起他,他这么努力仍然是个吊车尾,不公平,不公平,我不甘心。樊宇在心底歇斯底里的怒吼着,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还都没有做。怎么可以做吊车尾,这样怎么可以,他要让自己不断的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