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27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双鱼玉佩之双鱼行动
  4. 第三章 盗界魁首张五爷

第三章 盗界魁首张五爷

更新于:2018-03-15 09:03:06 字数:2657

  也不怪李长安这么紧张,因为何家睦嘴里的张五爷,是当之无愧的盗墓之王,在盗墓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名字,在盗墓界只要一说出来,总会有种让人血液逆流的,浑身毛孔都张开的兴奋。

  因为李长安家里盗墓盛行,所以也张五爷这个名字听的也十分多。

  不过,李长安知道,家乡的那些盗墓和人家正宗的摸金校尉比起来,都不止天差地别可以形容了,家乡那些无非就是天黑了,几个相识的人约好,一起拿着铲子去地里,甚至是某那可不是挖什么盗洞,那就直接是挖一个坑,反正人多力大。所以在村里经常会发生这种事情,一觉醒来去地里干活,却发现田里莫名其妙出现许多大坑。

  他们不讲究什么规矩,不带“摸金符”,也不点蜡烛,不怕“鬼吹灯”,有了东西了全部拿走。运气好的便是挖出几件东西,大家平分,运气不好的就当一晚上锻炼身体了。那些说白了就是一个包工队,只不过他们不盖房子,他们去挖坑。

  但是张五爷不一样,“摸金校尉”这个东汉末年兴起的职业,传到这个时候,懂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盗墓界现在公认担得起“摸金校尉”的人,也不过只有三个:张五爷,胡山甲,秦墓。而张五爷则是里面最顶尖的一个,张五爷完全是按照一个“摸金校尉”的做法来约束自己的,盗墓从来只是盗达官贵人,皇亲将相的墓。

  业内传的最火的一件事,便是三年前,国家组织的洛阳那次墓穴的挖掘。相传那是唐朝一个当朝官员的墓穴,而且是个生前地位十分显赫的官员。里面发掘出极其多的开元通宝以及一些瓷器,古物。

  只是,最重要的却不是这个,考古人员虽然在里面发现古物无数,却发现里面所有能够证明该墓穴主人的东西,一个都没有。那便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该官员下葬的时候,没有放进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物件;而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这个墓有可能已经被盗。

  只是,下葬的官员不可能不放置东西的;而考古人员挖掘的时候,发现那些机关都没有被触发过,若是盗墓贼的话,没有一个几十人的团队,不可能活着挖到东西的。因此,所有的人都很疑惑,到底是什么原因。

  直到一名考古人员在一个瓷器里面发现一个纸条,里面写了一行字:张五爷到此一游。所有的人才明白,原来这个墓穴已经被盗过了。

  考古人员十分震惊,震惊之后便是气愤无比,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勒令这件事一定要封口,谁也不准说出去。只是,最后不知道是谁漏嘴,这件事还是被传了出来。

  张五爷一盗便声名鹊起。

  不过,张五爷和其他人还有个不一样的地方,便是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没有加入任何组织。仅仅是有活的时候,临时去找一些人,因此,在他们的江湖上,知道五爷住处的人几乎根本没有。

  现在,长安知道他马上面临的便是张五爷,怎么可能不紧张。

  看着这片小区的别墅,长安不禁心里感叹:真他娘的有钱,早知道盗墓这么挣钱,自己当时就该跟爷爷学学风水了。

  那名团长抬手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之后率先悄悄的往前走去。

  长安和何家睦跟在后面,三个人悄悄的翻过了小区的大门,之后走了两步,团长便停在那个警卫房门前,接着何家睦也停在那,只不过向后靠了靠,长安看着何家睦,何家睦给了他一个眼色,意思是跟在团长后面。

  长安刚刚走上前,团长便抬起脚,对着门狠狠的踢了过去。

  “咚!”的一声,那门便被踹开,刚刚踹开,里面便扑出来一个身影,那身影极快,快到长安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瞬间便窜到团长后面,那个团长似乎早料到这种情况,右手猛的伸出,卡出对方的脖子向后使劲一拉,那个团长力气真是大,那个黑影一下便被拉了回去。

  只是黑影显然并没打算妥协,他被拉到后面,顺势往后走了几步,然后往后一跳,他整个人两只脚竟然同时踩到墙上蓄力,有那么零点几秒,静止的黑影好像脱离地球引力一样,然后犹如弹簧一样,“嗖”的一声向着团长砸了过去。

  饶是当了两年兵,差点被部队最优秀侦察连录取的长安,看到这么一幕,也不禁在心中对黑影竖起大拇指。

  团长看到飞过来的人影,竟然没有后退,而是大叫了一声:“来的好!”

  右脚向后迈了半步,双臂交叉放在胸前,脑袋埋在双臂后面,然后身体微微下蹲,看那个团长的样子,竟然是打算硬抗这么一下!

  “嘭。”两个人撞在了一起。

  饶是站的那么稳的团长,也被撞的原地后退了一米有余,而此时那个黑影也被成功的拦住了。

  只是团长还没有动手,黑影却已经率先蹲了下去,接着对着团长一个横扫,重心还没来得及转移的团长,直接被扫倒,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李长安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该上去帮忙的。于是马上冲了过去,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黑影对手,因此只是想着缠住对方。

  黑影也向着他的方向跑过来,他于是马上也半蹲身子,准备拦住黑影,和黑影好好打一个来回。谁知道,黑影根本没打算和他打,忽然间缩了下去,那样子好像忽然被砍了一半,变成一个小孩子一样,但是他的速度却没有一点点变慢。

  长安静静的看着黑影,他在部队当时也是一把好手,徒手搏斗,射击,文化课样样在行,若不是当时侦察兵选拔的时候,恰好自己感冒高烧,他相信自己是绝对能够进了侦察连的。

  他不去看正在爬起的团长,也没有理会何家睦对自己的喊声,他只是看着那个黑影,计算着对方的速度,路线以及自己出手的角度。

  终于,他捉住一个死角,他右脚向前迈了一大步,之后右手一拳轰了过去。

  只是没想到,虽然是死角,但是对方的身体忽然又恢复了原来的高度,这样他只是打到了对方胸膛之上,而且对方的身体竟然向后倒了去,自己的那一拳的力量,竟然被泄空了。还没来得及惊讶,他已经被黑影抓住腰,然后一把甩了过去。

  长安最后一秒钟抓住了对方衣领子,于是自己飞出去的那一瞬,那个黑影也被拉住退了两步。长安还没来得及开心,便感觉肚子上被重重打了一拳,真是好大的力量,简直好像被村头的那头老黄牛全力撞了下一样,他甚至感觉天都黑了,一股腥甜马上从喉咙里涌出,他一咬牙关,给咽了下去。

  黑影摆脱掉他,又向前跑去,似乎没有人能拦住他了。

  “嗖!”十分细微的一个声音,正在奔跑的黑影马上停住了。

  长安终于也松了一口气,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知道为什么黑影停下。在部队呆了那么久的他明白,刚才那声音,是装上了消音器的手枪,打出子弹的声音。

  “张鹏,你都没问我们为什么来,这种方式不是待客之道吧。”何家睦打破了寂寞。

  那个黑影颤了颤,然后似乎是放弃了抵抗,绷紧的身体慢慢松了下来:“是我唐突了,对不住几位,若是不嫌弃,先去家里坐一坐。”说完转过身,对长安和拿着枪的团长拱了拱手,朝着警卫室走去。

  长安听了大惊,原来这个家伙,便是一直处于盗墓界顶端的那个张鹏,张五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