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上邪传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穿越到神州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穿越到神州

更新于:2018-03-15 07:30:49 字数:4876

字体: 字号: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山无陵,

  江水为竭,冬雷滚滚,

  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公元1996年2月14日,余卫失恋了...

  那天晚上,他从电话亭出来,颓废地坐在路边.

  他圈起身子,把头埋在双脚之间,双手伸在头上,不住地发抖...

  那天的路灯,显得很昏暗,天空中的云,压得很低,让人窒息而又绝望,就像这五年的恋爱一样,最终,随着一个渺不可及的愿望,而离他逐渐远去.

  其实余卫一点都不怪她,竹子是一个很好的女孩,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他又想起两年前的那个早晨,那窗台的桌子上,放着的那支曼秀雷敦唇膏,和下面压着的浅绿色纸条,上面是一行歪歪扭扭的粉字.

  "我看你嘴唇都干裂了,要记得多喝水.送你一盒唇膏,多多保重."

  他看着半开的窗帘,深深地笑了.

  然后他就去了桥的对面,那里是姜雨竹的家。很远的,他就看着那扇虚掩着的房门,余卫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红色玫瑰,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他满怀激动地推开那扇门,可入目的,却只是一个正打扫着卫生的女人...房间里面显得空空的,连以前那些熟悉的东西都没有了,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那个扫地的女人抬起头,看看他,接着又瞟了一眼他手中的红色玫瑰花,很突丕地向他问一句:

  "你是找她吗?"

  "她人呢?"

  "她今天刚走了,但她说如果有人来这里找她,就叫我把这一封信转交给那个人,我想很可能就是你吧?"

  "是"他回答得很坚定"那封信在哪里?"

  "在里面那盏红色台灯的底座下..."

  他点点头,没有说话,直接错步进了那间位于右边的卧室,然后从台灯下找到了那封信,信是黄色的,里面孤单一张半的字,歪歪扭扭的那一行行,他一看就能肯定是姜雨竹的字.

  "鱼子: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有心思,只是我暂时要走开一段时间,你自己要保重,若事情顺利,我半年就会回来......"

  ......

  现在离她走的时候都快两年了,连窗台的那束早已经凋谢的玫瑰,都只留下干枯的枝刺,正迎着清风,微微摇摆,但他却一直没有收到她的任何消息,仿佛竹子就这样突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连空气都显得有些寂寞。

  ......

  今天下午,正当余卫把资料都收拾好,准备把它们放进档案袋,然后下班的时候,一个年轻邮递员却给他送来一封信,信是那种牛皮黄的颜色,几个歪歪扭扭的字突然使他心中一动,那是竹子的“卡通字”,信里说最近他要结婚了,准备过段时间去日本,近藤(竹子的男朋友)让他去参加那场订婚的酒会,信中还有一张红色的请贴,本来充满喜庆的红色却使他感到意外的残忍。

  ......

  想到这里,突然,他听到一声拔尖到让人牙齿发酸的刹车声,他匆忙地抬起头来,闪亮的灯光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恍惚间,他只看到车灯上那惊恐的双眼.黑色的眼瞳中,充满了恐惧和惊讶..。然后,他看到那双黑色的眼睛,离他越来越远,但是那种摸样的眼神,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中...

  他的身子在空中,被直线撞飞了很长一段距离,在挡路板上弹了一下,跌落在地上,滚了几圈,暗红的血,不知是什么时候,已经流满了一地,他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却只似乎又闻到一种香味...淡淡的草莓香水...正流过这个春季,正慢慢流过那几年的时光,渐渐的,他似乎又看到一个正笑得肆无忌惮的女孩,在翠绿色的草坪上,手中举着一个白色的球,在空中不停的向他摇晃,最后连他也笑了...突然,他感到这个世界开始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一片黑暗...全是无尽的黑暗...那种让人窒息而又充满了绝望的黑暗...

  ......

  啊,起雾了吗?他一个人走在空空的黑暗中,周围白蒙蒙的似乎是雾,没有一丝风,但他却感到一种莫名的寒冷.他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黑影幢幢,他走得近了,才看清楚那里正有很多人,他们围着一个让他感到熟悉的老奶奶周围,似乎正在喝着什么东西。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直到老奶奶的身前,那位老奶奶抬起头来看着他,递给他一勺黑色的液体,那液体正冒着白烟,空气中充满了一种奇异的香味“喝吧,孩子。”她说话很慈祥,给人一种平和与宁静的感觉。

  但他看着眼前的汤,却站在那里,久久地发呆.

  "喝了它,能忘掉一切吗?"

  老奶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微微地笑了,但她并没有说话。

  "传说,只要喝了你的汤,再刻苦铭心的记忆,都能忘记,是吗?”

  “不能,有的记忆,已经至死不忘”

  他没有说话,平静地抬起头,默默的,把那一勺黑色的汤,全部都喝了下去.

  "你说人如果没有了记忆,是不是就会过得很开心?或者,干脆什么也不用知道,做个彻彻底底的傻子,是不是就就永远不会难过?"

  "孩子,世界上,能忘记的,只是些迷梦过往,那些属于内心中的东西,永远没有人能将它们忘记.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人,经历了往生,与来世,最终,都会化为一屡飘渺的记忆,存在于那永恒的世界。”

  他底下头,慢慢地走开了。雾气越来越浓,渐渐隐去了周围的一切,他抬起头,仰望星空,一抹绚烂的星光,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

  突然的,他想起来了,那个老奶奶,就是以前隔壁家的孟婆...

  .....................

  余卫再次睁开眼时,首先看到的,却是一个8,9岁的小女孩,她有双蓝色的大眼睛,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她身上穿着一种很奇怪的衣服,那种风格,似乎只有某些电视剧上面看到过,他侧了侧身子,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大房子里,房间很大,却也显得很空,墙壁上挂着一张古朴的弓箭,旁边是一幅很大的画,周围有一些桌椅,很简单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而他自己,也正躺在一个黑色木头的"大床"上,床上用一些不知名的棉绒铺了一层,但还是显得很硬.他看到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正注视着自己,然后,她开口了

  “你终于醒了,自从把你送到我们家来以后,你总是让我们很害怕,以后你可千万别再发疯了,你这样,我们好累”

  "我这是在哪里?"余卫本能的问了一句,他不是在问小女孩,但小女孩却回答了他,

  "这是我家啊,你三天前趁我们不在,跑出去差点淹死,要不是我父亲把你从那河中救起来,你连命都没有了”她似乎对他很不满,撅起那可爱的小嘴巴,不停的唠叨,“我父亲说,你如果死了,背后陪着你遭殃的人就太多了,我们也要跟着你倒霉,只希望啊,你以后千万不要再疯了,他们都说你是疯子,可我父亲说你也可怜,不能怪你,可我们这样会迟早被你害惨的。。。”

  这都是什么啊?余卫听着她不停的念话,睁大了眼睛,说我是疯子?你们见过有疯子能念大学,还能考上公务员的吗?他太憋屈了。

  “喂,我可不是疯子,你骂谁呢?”

  “你不是疯。。。?”小女孩本来还想反驳,但突然睁大了眼睛,怎么回事?他怎么回说出这样的话?以前不管你说什么,他都只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今天怎么会清醒说话了?“你。。。?”

  “我怎么了?你是谁呀,我很奇怪诶,你家这是在哪里?呃。。。现在又是什么时候啊?”

  小女孩被他震惊了,说话断断续续“我。。。我家。。。在南国。。。现在是。。。神武历。。。988年”

  震惊!现在反该轮到余卫震惊了?南国?神武历?本来他看那小女孩的头发颜色,还以为是在国外,但得到的答案竟然是。。。等等。。。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好象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遇到那个婆婆。。。对,是孟婆,以前我家隔壁的那个老大妈。。。咦,不对呀?。。。她好象给我喝了什么东西。。。难道?。。。难道这是?。。。

  正当他脑中灵光一动的时候,那个小女孩站起来,飞也似的跑出去了,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跑的时候差点拌了一交,但她没有回头,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今生?还是来世?看这里的样子,很古旧,她的装扮也只有在一些古装片中能寻到一点影子,这是古代?????他的心中五味杂成,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感到十分的乱。

  慢慢的,他开始打量着四周的一切,但除了一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木制家具外,他真的发现不了任何有让他感兴趣的东西,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了那张弓和旁边的巨大画像上。

  弓是暗红色的,上面缠了一些绿色的布条,似乎是固定着上面的什么东西,旁边的画像很大,横有三尺,竖有五尺,上面用生硬的线条,勾画出一些奇异的文字,正中一名壮硕的武士拉满弓箭,看着前方,旁边有几个士兵,似乎他们在欢呼着什么。

  “咦?。。。”一个似乎代表惊讶的声音闯了进来,他回过头,一名精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刚才那个跑出去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指着床上的余卫“你看,他的样子和以前很不一样,一点都不痴”

  “呃。。。你好。。。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这就走。”

  他站起来,忽然发现自己矮了好多,他底头看去,突然有种想去死的冲动,这。。。这个身体,根本就还是个未成年人。十三,四岁的样子。

  “你快躺下”男子扑过来,把他按倒回床上,“我看你的病似乎恢复正常了,你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要?那芒儿,你去给他拿点吃的东西来。”

  小女孩蒽了一声,又一次风也似了跑开了。

  “看来你的病正的是痊愈了,这样就太好了,我等等就把这个消息带回襄城,邪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邪儿?你是在叫我吗?”

  “呃,。。你看我,竟然忘了你从生下来,就得了这种怪病,还有很多东西根本都还不知道,是这样的,你叫上邪,这是你出生时,一个让人尊敬占星术师给你取的名字,你的父亲是殇郡上拓候爷。。。”

  在吃完那个小烛芒的小女孩送来的面食后,余卫也渐渐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原来这里是神州大陆,大陆有五个州,分别是北方的云州,西面的雷州,东方的青州,南方的宛州和大地之央的中州。各州之间都相对独立,有一条条的海峡分割为五块大陆,每个州都由数个或者十数个国家组成,比如现在,他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宛州最下面的南国,也是宛州九国中土地最大,但人口却最少的国家。

  近千年以前,神武帝统一中州,当时其余的四州发展都远远不如中州,而且各国之间经常出现冲突甚至战争,没有一个势力能抗衡神武军团的横扫,纷纷纳贡称臣,神武帝于是统一了天文和历法--实行神武历纪年,而到现在,已经是神武历988年了。

  神武王朝经过近千年的发展演变,现在的中州已经四分五裂,兴起了三个大的国家,仅存的神武王朝的势力,已经不能和这三个国家相抗衡,只是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而对诸国的统治也早已经是名义大于实际。与此同时,其他四州的诸国已经渐渐发展,现在几乎到了和中州文明相同的地步。

  而“他”的名字叫上邪,父亲是南国割据一方的诸侯,叫上拓,“他”是他父亲的嫡长子,但出生后就得了一种怪病,起先大人们还以为是“善动无拘”(就是类似于我们现在的小儿多动症),但慢慢的随着他张大后,渐渐发现没有一点改善,反而越演越烈,占星术师们都说这可能是失魂之疾,是星云碎尘之结果,只能盼望平安一生即可,但云游的大占星师(也就是给他取名字的那位)却预言,总有一天他会醒来。

  去年,上拓病崩,爵位相争出现巨大矛盾,襄城派认为,嫡子续爵是祖宗法,不能破坏,但下吕城派却认为,上邪出生就有大疾,根本没有能力继承爵位,所以支持次子上云继承。

  而这一场南殇爵位之争,最后已经演变成了相互发动战争的局面,由于担心上邪发生意外,他的母亲,也就是襄城城主的女儿,就在这个月月初,把他送到烛慈这里,烛慈是襄伯-百里辰-身边的最信任的宿卫之一,也是南国很有名的武士。他们只等在战场上取得优势后再接他回去,但听烛慈的语气,似乎现在,他的外公-襄伯的军队,还没有取得什么胜利,在同下吕伯的战争中,占了下风。

  整个南殇郡有三个城邦-分别是百里氏的南襄城、下吕城的姜氏和南殇城的上氏。在这场战争中,南殇城中立无为,南襄城和下吕城相执不让,现在的战争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程度,连宛南城(南国首都)都派了使者来调停。

  但这是继承爵位的争斗,按照惯列,只要“当事人”没有请求国王仲裁,连国王都没有权利进行干涉,只能阻止其他封地的势力进入南襄郡参加争斗,所以这次双方根本没有因此而有所顾忌,反而打得更大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