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梦魑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机密生意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机密生意

更新于:2018-03-14 15:11:47 字数:3132

字体: 字号:
  “康儿、康儿快醒醒,看爹给你带来什么了。”

  “爹呀,如今科举将近,儿子每夜读书到天明,儿子才刚躺下歇息。”

  “哼,你这不争气的东西,早知如此我就不去给你求了。”

  齐康听到这话,心理泛起了嘀咕,睁开睡眼朦胧看着他爹问“爹,你去求什么了?”

  齐文茂:“爹这不是怕你名落孙山,才去求的前任宰辅温大人嘛,虽然他已告老还乡,但朝廷上还有些门生旧故,说话还其一定作用,你赴京赶考时带着这封推荐贴,能行不少方便,提着猪肉也能找到庙门。”

  齐康:“爹呀,孩儿自幼读书用功,我想用不着这个也能高中。”说着不屑一顾瞅在别处。

  齐文茂:“你倒是自信,不如这样,你先带上备用,如果用不上还好,到了关键时刻怕是你连考试资格都没有。”

  齐康这时更加清醒,早知道当朝贪官污吏甚多,把持朝政不说,还招揽读书人为己所用,但凡稍有耿直异己者便会携机报复,可科举还没听说舞弊插手。

  齐文茂见儿子不言语了,便愤愤离开,虽然他知道儿子性格罡,大概是不怎么出门,未接触过朝廷中人,江湖当然更无从触及,几次想改改儿子的脾气,但掘劲上来,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此次科举考试是全家的希望,齐家共三个儿子,老大在齐天在玉佛寺出家,老二齐勇自幼不学无术,只好结交各路朋友,倒也混了些名堂,在镇子上开了几家药铺,但究竟做什么,齐文茂也不太清楚,最后让父亲稍感安慰的是老三齐康简直和老二相反,只知读书,但性子上又让老父担心不已,想想自己的妻子早已仙逝,确有管教不周之责。齐文茂自叹家业如再无继承,中落也说不定呢。

  齐康看过推荐信之后,便撇在了一边,此时距科考只有十几日,但有另外一件事让齐康更加忧心,齐康穿戴好,直接去找婉儿妹妹。跑到后院去找婉儿,刚到时,婉儿正在那里与老太太说话,齐康上前向老太太行礼,老太太看到孙子来此行礼,便问起过几日赶考之事还叮嘱孙子要用功独守求得功名,莫学老二游手好闲,听着的同时齐康也给婉儿使了个眼色让她过来,但得到的答复却是婉儿摇头拒绝。

  齐康回到居所,出神的想着婉儿的容貌,婉儿是老太太娘家来的远房亲戚,当齐康第一次见到婉儿时就感觉到她与众不同,在她走进的时候似有一丝清香,但又不是普通的胭脂俗香而是那种动人心炫的香味。婉儿的举手投足都让齐康着迷万分,每个动作都像是设计好的可爱,在齐康眼里,自然是把婉儿定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孩,这年,齐康二十岁,婉儿十七岁。齐康想尽办法找机会与婉儿见面,婉儿碍着情面没有全然拒绝但也是退却再三。

  齐康正在出神思念婉儿之时,他二哥齐勇正好经过这里,看到三弟在独自神伤,便走上前开口,“这是怎么了,刚听下人说爹从故宰那讨来举荐,你该高兴才对,在这愁眉苦脸什么,莫不是不想去做官?”

  齐康从来不顾自己的形象在外人面前怎样,想笑便笑,想哭便哭。听到二哥这么问,便说“举荐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也能做官,我就不信,科举人人都拿了举荐,治国安邦是我人生的最大理想,做官能施展抱负彰显能力,我不取个状元榜眼也就罢了,小小进士如探囊取物。”

  二哥看到三弟这么自信,心理既高兴有忧虑,但恐徒增负担只是应付说:“好好好,三弟自小用功,定能取到科考前三甲。”

  说完这话,药铺伙计跑来问过二少爷好后急忙向齐勇耳语,齐勇立即向三弟告别,说药铺有点急事。

  话说药铺能有什么急事,难不成饥民来抢粮食,现在虽说贪官横行,但尚算太平年月,这急事是什么呢,齐康想婉儿那头肯定没什么指望,在这里伤神不如偷去看看,也许我能尽绵薄之力呢。再说,二哥的药铺实在神秘,亲兄弟前去也要推诿再三,直到你打消念头,这去定不能告知二哥,打定主意后,齐康快步赶上。可再快脚力有限,好在之前已知药铺的大概范围,就在此时他看到二哥从临街巷子传出,这才让他明白,二哥为了不让人跟踪故意走了绕路确认没人跟踪才走了正路,但人算不如天算,恰巧被齐康碰见,尾随其后。

  药铺说也不大,二哥进去好半天也不出来,齐康从未来过这,店里伙计只有一位常去他家报信的认识他,其余全不认识,他佯装优先向内瞟了一眼,似无事啊,店里唯一一个伙计在算账,再无其他人。二哥来店里做什么呢,探不到内院动静让齐康有些焦急,于是他绕过街巷从药铺后面准备爬上墙头打探。齐康来到后巷,看到墙头并不高,双手勒住墙壁砖缝探头去看,爬上墙头往里望去平静如水,就在他准备放弃之时忽见一个人大呼小叫从房内冲了出来,内院四五名家丁也跟了出来预围堵此人,但那人一会寻死,一会央求二哥。此时,由于齐康毕竟是读书人,勒的时间一长,力不足手上一滑,他摔了下来,他不由地叫出声来,内院众人听到叫声顾不得半疯人的胡闹立即跑出后门抓住了仰翻在地的齐康。

  众人正要拿问齐康,后齐勇的到来要大家松开,吩咐这里的事不急,先去内院控制。

  齐勇表情有些不自然问:“三弟,你来这里做什么?”

  齐康解释:“刚下人说你店里有急事,我是想来看看有何急事,或许我也能帮上忙。”

  “三弟,这里有我在足以,你先回去吧,容后我跟你说明。”

  齐康非常想留下来多听一些这间药铺的事,但又没什么好理由,只好听从齐勇安排黯然回家,但就在此时院内传来“啊”的一声,那喊声恐怖之极,齐康先是愣了一下后顾不得许多直冲进院内,看到刚才疯癫之人已死。齐康知道出了大事。

  齐勇远远看了看死尸,额头脸颊血迹斑斑,显然是冲向青石撞击而死,一面立即命人收拾尸体,一面看着一旁发呆的齐康。

  齐康虽然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但他心中疑惑的成分显然大于惊吓的成分,但又没什么头绪只得阵阵发呆。

  过了很久齐勇才走过去说了第一句话,“三弟不必在意此人的死,他早已不堪重负,也许死对他来说是种解脱。如果我再让你回去,你的神色定让旁人瞧出来,再问你还不定说出什么话。也罢,我跟你详细说说我这里的情况。”

  齐康听到二哥要跟他说这里的事,立刻晃过神来,要知道爹都不晓得二哥到底搞什么鬼。

  齐勇开口道“随我进屋来。”

  齐康随着二哥到了后堂大厅,大厅不大,虽是白天也很昏暗。齐康端坐后便开始听二哥讲述这里所发生的事。

  “三弟,你知道我这里是家药铺,但药铺只是幌子,我还经营着另一种买卖,今儿你闯来,你也看到了我最不想让人看到的,等会再让你看看眼界,怕你惊慌先给你打点底。”

  见到三弟专注的样子,齐勇也没卖什么关子,直接说:“我这里是让人做梦的地方,我们在梦里都能感觉到自己活着,但梦醒了才觉得这是梦,大多数人不会记忆,即便是好梦最长个把月也会忘怀,但我们这里能够延续你的梦。”

  齐康大睁眼睛瞪着二哥,身体似停住了,期待二哥把话说下去。

  二哥稍作整理接着说:“如果你付了相当的银子,我们就会先把你的梦记录下来,然后进行解析,配置成丸药,把让你的梦延续下来,如果你有什么梦想要去完成,只需我们丸药立即就能进入另一个世界,马上就会实现。”

  齐康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会有此等事,怎么能制造出此药丸?为了做梦有人愿意付银子?可梦总归是梦,永远都不会成为现实,参与这个生意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齐勇感到三弟有问题要问,便开头说“药丸配方是我这里的机密,不可告知,其他问题不妨直言。”

  齐康见二哥坦诚,便问“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为何会想做梦,梦里的一切当回到现实后会什么都得不到。缘何会付银子给你。”

  齐勇稍有得意而后故作镇定,说“三弟我来问你,你说现实中能得到什么?你死后又能拿走什么?”不等齐康开口,又说“这里的人来自各行各业,只要有银子便可开户续梦。”

  “开户续梦?”

  “是开户续梦,在这你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却不需要很大的代价,请随我到内堂,你一看便知。”

  齐勇起身领着三弟到达内堂,内堂跟大厅面积相仿,除了几件简单的陈设再无其他物件,但就在此时,齐勇装动一个花瓶似的机关,右边一道石门缓缓打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