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人间烽火
  4. 第二章 真正的开始

第二章 真正的开始

更新于:2018-03-10 10:54:54 字数:2418

  宣武十一年,在这样平淡枯燥的日子里,莫封迎来了自己十七岁的生日,在天朝,民风剽悍,人民独立意识极强,男子只要到达十七岁便可算是成年。其实在莫问天的眼中,莫封早已成为了真正的男人,从两人来到荒原起,莫问天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到现在基本丧失了生活能力,生活基本靠莫封一人维持,独自一人在荒原深处猎杀一些野兽来填饱自己的肚子,吃进肚子里的饭都是靠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在生存条件极差的荒原,自古便遵循着弱肉强食的生存准则,少年独自面对凶残嗜血的野兽,不是你进我的肚子里,就是我被你撕碎吃掉,危险可想而知。

  一日夜晚,莫问天如往常一样躺在藤椅中,只是身上多了层厚厚的毯子。莫封仔细地将毯子掖到老人身下,如往常一样坐在老人身边,‘封儿,今天是你十七岁的生日,从今天起,你变成为了真正的男人。我老了,知道自己不中用了,今后的生活也只能靠你了。‘老人历经沧桑的声音回荡在小院中,干涩的让人心痛。莫封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老人,一如当年的神色,莫封想要对老人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只能这样看着老人。老人爱抚般的摸了摸少年的头‘让你跟着我受苦了,在这恶劣的荒原下陪我生活了这么多年’。莫封点了点头,心中感觉有些异样,心情也沉重下来,‘其实,我也不清楚你的父母是谁,当年你家是最后一个被灭门的人,你是我在一个枯井下发现的,我想,总该给我们那一代人留下个希望,于是便将你就来下了’看着老人平静的诉说着当年那段血腥的记忆,莫封也是一阵心痛,在自己还没懂事的时候,家人便全部遇害,自己甚至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自己曾经有没有兄弟姐妹。自己曾经也拥有过美好的生活,疼爱自己的父母,关爱自己的兄弟姐妹,自己也可以在父母怀里撒娇,偶尔耍耍小脾气,但这一切都只能幻想,残酷的北风将自己从幻想中拉出来,面对着苍凉贫瘠的荒原,自己生活了时间年的土地,饱受自然地折磨。而这一切,都是新皇宣武所致,想到这些年自己受过的苦难,独自在深夜留下的眼泪,莫封心中的复仇之火瞬间燃起,气势暴涨,呼吸急促起来,老人苦笑着将苍老满是褶皱的手拂过莫封的后背,一股清凉悠扬的气息穿过莫封的身体,不良的情绪逐渐消失。‘你的心情我明白,但复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宣武的实力不在我之下,常年有宫中灵丹妙药做给养,过了十几年,掖不知道他的实力又到了什么地步。’看着仍旧愤慨的莫封,老人接着说‘其实,这些年我便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当年的暗伤再也无法压制,我的日子也不多了,想要报仇是不可能的,但你还年轻还有机会,’‘不,师傅你别这样说,你不要离开我,’莫封嘶喊着打断老人的话‘傻孩子,为师真的老了,挺不住了,人固有一死,这是天道轮回,谁又能改变天的意志’老人仰面看着这万古长空,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当年凭借两把刚刀叱咤大陆,是皇帝的贴身护卫,在大路上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现如今只能委屈在罕无人际的荒原。这样的改变怎能不令人唏嘘。

  在老人预感自己快要不行的日子里,每日夜晚便给莫封讲解一些关于大陆的内容,莫封从无知的六岁进入荒原起便远离大陆,大陆上的一切,自己一概不知。。。。其实,这个大陆有着严格的修为等级划分。第一境,练气境,凡人和修道者的本质差距便在于此,世上很多人无法吸收炼化天地间的元气,而修道者可以从从天地之间吸收元气,灵蕴真气,改变体质,炼气蜕凡,从此开始自己的慢慢修道路。第二境,洞虚境,真正了解自己的身体,更大可能的激发身体中的力量,挥手之间便可爆发出无穷的力量,初步明悟己身的路。第三境,通天境,能够与天地之间相互联系,挥手间千里风云色变,愤怒时八荒排山倒海,举手抬足跨越空间,真正的强者。第四境,化虚境,冲破众妙之门,身体与天地相连,自成乾坤,很少有人见过化虚境的人出手,因为真正进入化虚境的人太少,整个大陆上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比如新皇宣武,便是一名化虚境初阶的强者。传闻中,第四境上还有第五境,修至第五境,天人合一,天地元气用之不断,挥手之间便可将一个国家覆灭,但从来没人修炼成。刚刚懂得修到等级,莫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等水平。‘勉强初入洞虚’莫问天淡淡的说道,莫封心中不免有些郁闷,自己的修为也太低了点吧。。但其实莫封的修为稍低,但是真实的战斗力并不弱,甚至可以越级挑战,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莫封这些年对于刀法的精研,给了他超越平常洞虚初级的实力。莫封想着自己的复仇目标是如此的强大,心中不免叹息一声。更加严苛的要求自己。。。。。老人的身体越来越来差,好似风中的火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莫封平时陪老人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每到夜晚降临,趁着夜色,莫封总要和师傅聊聊天,听听老人家那曾经无比荣光的过去,陪老人一起追忆年轻时的峥嵘岁月。。

  宣武十二年,老人过世,莫封在老人身边哭了很长时间,肝肠寸断。怀念着自己与老人一同生活的荒原生活,同甘共苦,一起为了复仇在荒原默默的磨练自己。想着从此之后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自己的亲人,举世无亲,面对强大的敌人,孤立无援,。。不知过了多久。莫封的眼中再也流不出一点眼泪,揉揉干涩红肿的双眼,莫封怀着最敬佩的心情将老人埋葬,又为自己的父母立了一座墓,简单地举行了一个葬礼,莫封站在两座矮矮的土包前,心思万千。而后有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莫封转身来到屋内,将师傅曾经纵横天下时用的两把刀拿出来,破天、断魂,两把形似唐刀的长刀,古朴的刀鞘,,‘锵‘的一声,莫封将刀抽出,细长的刀身更具美观性,黝黑的颜色将阳光都吸收进来,令人不寒而栗,锋利的刀锋在阳光下摄人心魄,繁琐花纹装饰的刀柄更容易让人握紧武器。

  将刀斜插入背后,细长的刀直指苍天,简单的收拾行李后,莫封小心的关上门窗,对着墓碑行了一个大礼。而后转身走出小院,莫封看着风沙依旧的荒原,微微一笑,宣武,等着我来找你,我不来,你不能死。待莫封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漫天风沙里,北风似乎也被这万丈豪情所威慑,围绕小院的风逐渐停了下来。接下来留给莫封的,是独自一人面对整个天朝,乃至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