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4:37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中纬度爱情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遇到爱,为了爱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遇到爱,为了爱

更新于:2018-03-15 15:11:54 字数:2920

字体: 字号:
  秦墨离开的时候,正值北方的雨季。对于我来说,那三个月里我的世界的雨一直都没有停过。这个季节末的一个深夜,我望着这个满目疮痍的城市,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使我感到恶心,那天夜里,在最后一支烟燃尽的时候我决定离开,离开这座只会下雨的空城,寻找我的梦…

  坐在大巴的最后一排的位置,第一站的终点是西北的荒漠,车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很空。靠着窗子坐下,有点乱,看着窗外繁忙的人们我有点不舍了,这是以座北方的小城,说他小一点也不为过,全国有660多个和他差不多的城市,这里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一股熟悉的臭味,闻到会让人心安。车上的广播里传来了一首来自王菲的《怀念》,“也许习惯怀念你,多余看见你…”。也许这也是我和秦墨在一起六年来最真实的写照了…

  在一个偶然中相遇,然后相识相知相恋,我都是快乐的,因为我的拥有,曾经在那条充满着臭味的小河旁对天发誓,一定会让她成为我的另一半天空,哪怕一直是阴雨天。而使我没有想到的事,之后的她真的变成了我的阴雨天,04年的情人节,对我来是一个用骨头来铭刻的日子,那天,她接受了我的求婚,那天的我笑的很灿烂,就像是那只只会傻笑的猪八戒那样。那天以后,我们就像是新婚的夫妇那样,每天相依相偎,漫步夕阳。那天的我下决心要让她快乐,会倾其所有的让她幸福,我笑了,她却哭了,很透彻,撕心裂肺的那种哭,让我害怕的那种哭。那天的我们是快乐的。

  这一年的初秋与之未来的严冬显得格外的寒冷。周末我像往常一样约她出来看电影,她让我去“尾于尾随”等她,那是一座坐落在一条巷子口的一个咖啡厅,说它是咖啡厅倒不如说是一间酒吧。整体上近似黑色的装饰颠覆了所有人对咖啡厅的定义,颠覆了那种浪漫,温馨的定义,就像对现实中那些没有走向社会的孩子对未来美好生活向往的颠覆。关于这里有一个传说,传说来到这里的人对着卡布奇诺许下的愿望都会实现,第一次来到这里是秦墨求着我来的,因为那时的我们都相信爱情,所以我来了,和她一起。

  没多久,她来了。“我们分手吧”。不等我说一句话,她接着说:“你说过分手时不问理由的。”“把咖啡喝了好吗?”我央求着说:“卡布奇诺,不加糖。”“对不起,我还有事,再见。”就这样,她离开了我,在我爱她爱得只剩下呼吸和为她跳动的心脏的时候,离开了我。那一瞬间,我的世界崩塌了,转身的瞬间,她带走了关于她的一切,就像是卡布奇诺一样,闻起来是香的,喝起来是苦的,但回味又是甜的。就像我的爱情,开始的美丽,艰难的过程,又给予悲惨的结局…

  那天下午,我在那喝了六杯卡布奇诺,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麻痹自己,也或许是为了埋葬,也许是为了告别…

  “我可以坐这里吗?”

  一道陌生的声线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说话的是一个女孩,20岁左右,我呆呆着望着她。“我可以坐到这里吗?”见我不言她皱了皱眉又问了一遍。

  哦,好啊。我往里挪了一下说道。

  你好,我叫藏米,你呢?

  陆子浩。我微笑着打量着她,齐刘海,略长的头发和那双被画了眼线的大眼睛,好像在渴望着我的什么…

  你也是去漠北吗?

  是啊。

  是吗?她似乎很激动,我也是哎,你去干嘛啊?找朋友吗?还是旅游啊?

  也算是旅游吧。呵呵,其实去漠北是去寻找秦墨,那时的她说过那里有一副画面,一副只属于他自己的画面,她总要取回来的,而我,则是去寻找他的影子,哪怕只一窜脚印…

  然后两人无话,我渐渐的睡着了,吗,梦到了我和她在一起时的快乐和悲伤,我无法忘记她,然后两人无话,我渐渐的睡着了,梦到了我和她在一起时的快乐和悲伤,我无法忘记她,

  不论经过多长的时间都不行。或许说是不习惯一个人的无聊。那天秦墨离开以后我去了“爱吧”,那是一个柜子,一个专门储存的别人爱情的柜子。那里存着我些给秦墨的所有信件,一开始写信给她,她说我是从秦朝来的吗?竟然还写信。从那时起,我就把我写给他的信件都存在了这里,这是见证我们爱情从开始到结束的地方,那里存着我每天给她写的信。我讨厌用e__meil,我觉得那是一种欺骗,就像是聊QQ一样,不论他在对方做什么,我都永远的不会知道,当一片炽热的心变成屏幕上的一行冰冷的文字的时候,那样的天长地久也会大打折扣。爱是行动,不是带有欺骗的语言文字。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了,窗外的景色也变的很凄冷,一望无际的荒漠,我的心乱了,如果一个人在一个不知名的点上迷失了方向的话,那他会怎样呢?我感到了死神的领进。

  哎,你醒过来了哦?真能睡,一闭眼就睡了五个小时,你就不怕别人偷你东西哦?藏米一脸坏笑的望着我。

  我有什么好偷的啊,偷走了正好有人养着,多省事哦。

  哈哈,你想的挺开的吗,我要下车了哦,再见,

  你不是去漠北吗?到了吗?

  哦,我先去找个朋友,拜。

  然后,藏米走了,站起来,转身,然后不回头的走出了这口小小的棺,而我则待在原来的位置,看向窗外,看见藏米正在追着车子在跑,好似在说再见,我给他挥手,然后就想远方走了过去。就这样,一个小时之后,我到了漠北的那所矗立在戈壁上的小车站,在过安检的时候他们让我出示身份证,这是的我才发现我的钱包没有了。然后一只不知名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方向把我按在了地上。然后有几只不知名的起码大于四十五码的鞋子向我飞来,我失去了知觉,唯一请醒的头脑让我想和这个世界打一架。可是现在的现实是我被几个制服带到了了一个密闭的空间。我笑了,应为现实的无奈,似乎这个世界就只剩下我了。在这个密闭的世界里,我是这里唯一的主宰,我是这个只有我一个人的世界里王。

  过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我在睡与不睡之间就要崩溃的时候,有一个制服吧我带到了一个拥有刺眼阳光的地方。里面有很多的制服,有一个开口问着关于我的一些信息。

  陆子浩,26岁,无业,我无力的回应道。我认为此刻的我在梦游,我在我的王国里无所是从…

  在统治与被统治的角色互换中,我迷失了我自己,我不能辨别此刻的我是统治着我自己的王还是被我统治着的臣子…

  一个粗糙有力的手掌从我脸上划过,我里的张开肿胀的双眼,这似乎这成为我这时刻最艰难的事情了。我不能辨别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在统治与被统治的角色中互换而迷失自己的人,现实告诉我们,上帝赐予你统治的权力的时候,又更加一层好好的统治你…

  之后的我又被我带到了那个只属于我的世界里,我又一次的成为了我自己的王,我自己的统治者。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位制服仁兄攻破了我世界的堡垒,我蜷缩在我世界里唯一安全的角落里,他们吧我俘虏,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想到了我世界里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王,而他,却在这一刻抛弃了我,再也找不见了。那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与我相互依赖的王,此刻背叛了我。这让我想到了秦墨,一开始的我,我倾其所有的为他付出我的一切,而她在我快乐的只剩下爱情的时候却离开了我。

  浩子。叫我浩子的只有一个人,他叫子诺,我的一个铁子,不知道他们用的什么方法把这个只会享受生活,善于在生活中找乐子的富二代弄了过来。或许,这就是那些所谓的老天爷的选择吧。

  我蜷在角落里看着子诺和几个“制服”在交谈着什么,然后他冲着我走了过来:走了,怎么了?傻啦?我想起了在几天前那个叫藏米的女孩,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不知道现在的我是该谢她还是该恨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