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3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混在妖界当军阀
  4. 第二章 七拼八凑的杂牌军
  恍惚间,仿佛鸿蒙初开般的感觉,形逝心凝,万化随意。

  待赵鲲鹏醒来的时候,轻轻的揉了揉略微有些发涨的脑袋,慢慢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却蓦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已经破烂不堪的染血军帐之中,并不算太过于宽阔的军帐之中只有一把楠木椅子和一张铺着一席破败的草席的淡青木床。

  最为奇怪的事情是赵鲲鹏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些东西,然而此时却无法立即将其回忆起来。

  轻吸了一口气,赵鲲鹏神色从容的扫视了一眼这座军帐之后,便接着望向了自己的这具身体,却只见这具身体上除了穿着一件白色的残破布袍之外,竟别无他物。

  正在疑惑的时候,忽然识海之中一阵翻涌,许多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顿时涌进了赵鲲鹏的识海,随后便如同老电影一般一幕幕的播放着。

  他穿越到这具身体的主人恰巧也叫赵鲲鹏,是一座完全由叛出门派或逐出门派的修仙者,杀人无数的修魔者,一些活不下去了的散修,和一些祖祖辈辈生活在这无望山脉的妖兽所组成的“山贼”山寨的少寨主。

  不过最令他惊喜的还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的本体竟然是上古超级神兽“鲲鹏”!虽然现在也是只有区区筑基后期的修为而已。

  记忆中的他几个亲兵之一的‘赵鼠’揭开了军帐的门帘,见他已经醒了便激动的对他说道:“少寨主,你醒了!自从上次你被那些兔崽子的暗箭给伤了,你可是都昏睡过去好几天了。要不是呼吸还平稳,我们都以为你出事了,害的哥几个挺担心的!”

  赵鲲鹏这才想起来,他正是在带着东路的千人队溃退的时候被人给暗伤了。

  赵鲲鹏只得装作虚弱的样子,颇为勉强的笑了一笑,抬头对赵鼠问道:“还有多少弟兄?”

  不料赵鼠此时却是沉默的低下了头颅,半响之后才声音极度喑哑沙暗的回答赵鲲鹏道:“少寨主,兄弟们已经死了三百多个了啊!”

  赵鲲鹏不由得重重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千人队死了三百多个,这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这意味着成建制战斗单位按常理来说已基本不具备满编战斗力。

  而如果按照前世的军队来说这大概只是会有两个结果的:第一,基本不具备生存能力。第二,可以直接回家退休去领养老金了。

  在乱世中则明显是只有第一个含义的。

  而赵鲲鹏在记忆中却恰好不幸的得知这个他现在所处在的世界很,乱!

  在横贯九州的方圆亿万里的无望山脉之中,他所从属的山贼寨只是靠着无望海的徐州无望山脉部分东部之中的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寨子,而它仅仅方圆七百里的势力范围相比于整个庞大的无望山脉来说也只能是堪称是微不足道的。

  而这次数百个寨子的大火并,足足有将近四十万的修妖者和修仙者及修魔者参与其中。

  赵鲲鹏和他的弟弟“赵熊”便是代表山贼寨,各带了一个千人队来参加这场旷世大战的。只可惜由于场面太过于混乱,赵鲲鹏和其他的盟友所率领的队伍很快被乱军所打散了,光荣的成为了溃军之中的一员。

  念及如此,赵鲲鹏不由得紧了紧修长的剑眉。

  赵鲲鹏他现在所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如何去回家和他的便宜老爹,也就是山贼寨的第七任寨主‘赵豹’去解释他所率领的整个山寨的近三分之一的武装力量是怎样出问题的。而是,活下去!

  就凭他印象中的手下这群七拼八凑的杂牌军和那些汇聚在这个简易的营地中的那些鬼知道是敌人还是友军的溃军,想要在敌人无处不在的无望山脉那苍茫的群山峻岭之中带着他们跑路几千里地去平安无事的回到老巢。

  这个想法在现在看来明显是极为不现实,至少目前看来的确如此。

  而赵鲲鹏他那无数年的经验使他现在非常清楚,在这种人命如草芥一般的乱世环境之中如果想要活的很好,大约是只能去相信两样东西的:

  第一,手中的武器!

  第二,手下的士兵!

  所以赵鲲鹏略微的踌躇了一小会儿之后便决断的对赵鼠说道:“走,陪我去看看弟兄们!”缓步走出中军帐,结果入眼处的景物令早有准备赵鲲鹏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兵痞”!

  营地内的帐篷乱七八糟的随意搭建着,没有任何的合理的规划,甚至看不到能量护墙、防御阵法之类的防卫设施。

  “难民营,最烂的难民营。”赵鼠在旁边小声的不停嘀咕着。

  满地的酒坛,腐烂的烤鸡引来了几只极具职业精神的绿头苍蝇围着它们“嗡、嗡”的飞舞着,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绝伦的弧线。

  随意支折的树枝架起了一件件极具男人气息的褴褛衣衫,而旁边的几十位成分来历复杂,逢头垢面的溃兵则正在围着几张小桌赌的不亦乐乎。

  而从他们的眼神中赵鲲鹏却分明看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颓废和绝望以及那一丝一闪而逝的迷茫,这毫无疑问是一支彻彻底底七拼八凑的杂牌军。

  赵鼠低头对他说道:“少寨主,这些大部分都是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这里来的溃军,现在整个营地已经汇聚了差不多两千三百多号乱七八糟的各路人马了。”

  “我们还有多少人?”赵鲲鹏淡然的问赵鼠道,一语中的。

  赵鼠挠了挠头,摆了一会手指头之后不太肯定的迟疑的缓声说道:“大约还有七百多人左右吧。”

  赵鲲鹏听后漠然伫立,脸上的表情无喜无悲,堪称是八风不动。

  突然,

  “嘭、嘭、嘭………”一阵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音,从外面骤然响起。

  赵鲲鹏霍然抬首,极目望向辕门之外。

  只见无数的山贼修真者们纷纷挟裹着毁灭一切的声势,汹涌而前,漫卷过了那一大片繁密的森林。

  所有正在赌钱或者是在打坐的山贼们都纷纷迅速的起身祭出了五花八门的法宝,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一阵冲天的猛烈杀气猛然而生。

  赵鲲鹏见到此情此景,他那深邃的长眸中不由的掠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激赏。

  不愧是尸山血海死人堆之中爬出来的百战老兵,即使再颓废、再绝望也依旧带着一身弑神杀佛的冲天杀气!

  赵鲲鹏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汹涌而至的敌军,轻轻的舔了一下嘴角。

  似乎好久都没有,杀人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