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4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大冒险家之光之山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抢劫 第二章 胡子的宝贝 第三章 登场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抢劫 第二章 胡子的宝贝 第三章 登场

更新于:2018-03-14 21:59:02 字数:6862

  《大冒险家》

  第一部《光之山》

  引子

  我们习惯用我们的认知来看世界,但是如何证明我们的认知是正确的,世界那么大,有多少事物是我们没发现的或是不了解的,究竟这个世界和我们看到的或是想象的有何不同。

  每个人都有一颗探索的好奇之心,有没有一个场景总是出现在你的梦里,感觉那么真实,在梦里你飞翔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时而落在最高的那栋建筑上,俯视四方;你飞翔在高山峻岭之间,穿过无数的树木与河流,每当你深深的呼吸,你就会飞的更高,时而如闪电一飞而过,时而轻飘飘如羽毛般降落。童年时你有没有想过,带上你最好的装备,和你最好的伙伴一起去探险、找宝藏、打怪兽、斗恶龙。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是——大冒险家。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抢劫

  这是个非常宏伟的故事,我想要用很多文字很多年才能把它完整地讲述完,这里有我们已知和未知的世界,也有我们从未经历过的挑战,我们的冒险和敌人总是一次比一次的强大,而我们的成长也超出我们的想象,这个故事的开端要从一百多年以前的一次抢劫说起。

  清朝末年,民不聊生,土匪四起,尤其在当时的东北,土匪多如牛毛,按照东北的土话,人们通常把土匪称为胡子,而土匪的帮派称为绺子。在当时东北辽西地区,最大的绺子便是三界沟青马坎的辽西巨匪杜立三,据说他的绺子有大小土匪几千人,他在辽西一带势力庞大,官府也不敢与之正面冲突。他所盘踞的三界沟青马坎,地势错综复杂,藏匿于深山老林中,易守难攻,如果没有内部人带路,根本找不到巢穴的具体位置。而其手下的四大金刚八大炮手个个都是杀人如麻的魔王。今天三界沟的土匪头子杜立三,决定做一桩生意,一桩大生意,一桩让这个杀人魔王扬名立万的生意!

  群山峻岭之间,大雨下的正急,这雨大的好像是有人从天上往下倒的,而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这雨已经下了三天了。在滂泊大雨之中的草甸子里,上千名土匪隐藏其中,人衔草,马衔枚,鸦雀无声。看的出这些土匪已经在这里煎熬了很多天,他们似乎在等什么东西的出现,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眼睛瞪出了血丝。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有些身体孬弱的土匪已经出现了昏迷以及痢疾等症状。不过还是看的出这些土匪都是挑了又挑,选了又选的精兵强将,每个人的手中都是一把当时最先进的RB造的长枪,由于撞锤部分是金色的,所以当地人叫它“金钩疙瘩搂”。这种枪射程远、威力大、换弹快,在清朝末年无疑是一种奢侈品,这些土匪居然能装备,可见他们绝不是普通的小贼。更有甚者,他们居然还有四门土制的小钢炮,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这在当时那个年代,绝对属于特种部队的级别了!

  土匪头子杜立三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别看他是个土匪,相貌却很标志,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个型男,虽然被这鬼天气搞的有点狼狈,仍然是穿戴整齐干净,黝黑的辫子盘在脖子上,红段子面的衣服看上去很利落,披着蓑衣,带着草帽。他显然已经十分不耐烦了,一把手枪顶了顶草帽,对着面前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干瘦老者破口大骂道:“妈了巴子,都说你胡老嘎是千里眼顺风耳,论踩盘子的本事没人能比。”踩盘子是土匪黑话,意思是情报调查的意思。

  “这他妈都三天了,蒙古可尔罕王进贡的马队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我的弟兄都快折一半了,你这次要是弄差了,我点了你天灯。”

  杜立三的身后那四大金刚八大炮手也是一个个面目狰狞,似乎只要杜立三一个眼神,就会冲上来把这个负责刺探情报的老头给吃了。

  老头显然吓坏了,身体在明显的颤抖着,不停地解释:“大当家的,不会错的,这个活我跟了两个月了,每年的夏天蒙古可尔罕王都会给慈禧老佛爷送贡品,而今年的贡品是战马三百匹黄金三十万两,我安插在蒙古那边的探子亲眼看着他们的马队出城,而这野猪沟是必经之路,我想可能是天气原因,所以送贡品的马队还没有到。”老头慌乱地解释着,额头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

  这时一个小土匪飞快地跑过来,半趴在地上快声说到:“报!大当家,来了!”这几个字一出口,声音虽然不大,众贼为之一震,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杜立三问道:“多少人?还有多远?”

  “不足五百清兵,还有十里地。”小土匪回答。

  “好!肥猪拱门,弟兄们!罩子都放亮点,一个活口都不能留,跑一个回去送信,咱就完了,斩尽杀绝!”杜立三一声令下,众贼马上进入战斗状态。

  远远的,一众马队浩浩荡荡的向着野猪沟的方向走来,野猪沟是一个两边高中间低的狭长地势,很适合隐藏,地面全是乱石,所以行动起来很慢,土匪选择在这里下手就是看中了这里得天独厚的地形。官军的马队中领队的是一个魁梧的大胡子武官,这人一看就很威猛,满脸的横肉,骑着一批黑色的高头大马。这时一名副官快马来到他的侧面:“大人,前面就是野猪沟了,是去京城的必经之地,这里经常闹土匪,要不要先派人去前面探探?”大胡子武官一撇嘴:“哼!土匪!乌合之众,欺负老百姓还可以,敢动官军,活腻了吧!”说完往后扫了一眼,几百名士兵,全副武装,整齐划一,他们的中间是十几辆马车,马车上满满的全是货物,货物的后面,是一个由几百匹战马组成的马队。

  大胡子武官接着说了句:“不要停,大雨已经耽误了日期,继续前进,晚了进京的日期,都要掉脑袋。”

  马队进入野猪沟,只听见四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咚!咚!咚!咚!”好像四声巨雷,震破山谷。瞬间炮弹在马队中炸开了花,同时枪声四起,马队猝不及防,被打得人仰马翻,领队这才意识到被偷袭了,惊恐中大喊了一声:“隐蔽!准备战斗!”可是为时已晚,前后退路,已被山上冲下来的土匪拦住,而官兵像钻进了口袋一样,无处可藏,更不知道该往何处还击,被活活的当成了靶子,不足十分钟,已被击毙大半。

  只见,杜立三一马当先,带领一队骑兵冲进队伍,伴随着喊杀声、枪声、手起刀落的声音,瞬间地面上的雨水被血染红。那名武官手持短枪,一枪放倒了一名冲上来的土匪,没有时间换子弹,土匪已冲进了官军的队伍里,武官索性丢掉短枪,从马背上拔出一把长刀,催马冲向匪首杜立三。杜立三毫不畏惧,尽显亡命之徒的嗜血本性,他将枪叉于腰间,靴子上的刺马针狠狠地踢了一脚马屁股,便迎面冲了上去。双马交错的瞬间,伴随着兵器的碰撞声,大个子武官已被斩于马下。不足十分钟,枪声停了,满地的死尸,杜立三下令,所有官兵的身上再补一刀,防止留下活口,走漏消息。要知道,土匪毕竟是土匪,如果真的让官府知道是他们做的,再大的土匪,也抵抗不了朝廷的正规军。

  杜立三跨过满地的尸体,来到了马车前,望着眼前十几辆装满黄金的马车,他的整个人疯狂了,大雨中传来了杜立三仰天大笑之声。

  第二章胡子的宝贝

  三界沟青马坎位于JL蒙古、LN的三省交汇处,既然是交汇处,便是三不管地带,所以就成了滋生土匪的天堂。这里的地质地貌很特殊,在群山围绕的原始森林中,居然突兀地冒出几座青色石头组成的巨大山峰,名为大青山,而土匪的老巢就位于大青山上一个天然形成的巨大山洞内,如同一座天然的堡垒,山洞内错综复杂,是天然的优势。

  深夜,在土匪老巢,十几辆马车上的货物全部被运到了聚义分赃厅,整个匪巢沸腾了,灯火通明,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众贼围绕着这十几个大箱子,有杜立三和他的四大金刚八大炮手,还有杜立才的爹名叫杜老盼的老土匪,整个大厅内聚集了三四百人。每打开一个箱子都会引来一震欢呼声,先前被打开的箱子,满满的全是黄金,那金光闪闪的金子,是能让人疯狂让人陶醉让人走火入魔忘记本性的东西。

  这时的杜立三已经膨胀到了极致,他一脚踩着装满黄金的箱子,一手拿起一块金灿灿的金条,大声喊到:“都******静静!”然后转头对着坐在最高处的老土匪杜老盼说:“爹!有了这玩意,咱怕谁!买枪买炮,什么他妈RB造、德国造,要多少有多少,这以后在东北咱就是王,就是官军来了,就那几根葱咱也不怕,哈哈哈哈!”远处的老贼杜老盼更是乐开花了,手捂着吃得滚圆的大肚子笑到:“行!小立子,这一票干得带劲!你爹抢了一辈子,这点家业跟你这单,没法比,我儿子有种!这整个东三省的绺子扫一遍,敢干这买卖,就是我儿子杜立三,哈哈哈!”其他的土匪也跟着随声附和着。

  说完笑完,杜老盼的眼睛落在了最下面一个很奇怪的箱子上“嗯!小立子,那个箱子是什么,怎么和其他的箱子不一样?锁得那么严实干什么?”众人这才把眼光落在了那个箱子上,果然,这个箱子是很古怪,它比其他的箱子要小,所以很明显,更加明显的是虽说都是木箱子用铁皮包角,可这个箱子明显更结实,外面还被大铁锁链一层层捆着,好像是怕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似的!

  杜立三走过去仔细观瞧,确实很奇怪,大锁链子有手腕粗了,什么宝贝这么神秘!有人开始在一旁七嘴八舌,有的说一定是比黄金还值钱的东西,才这么锁着;有的说里面不会是什么活物吧?要不锁它干什么,反正是送给慈禧那老太婆的贡品;有的说别急着打开,小心有机关,一开再炸了。像杜立三这种杀人不眨眼,每天刀里来枪里去的主,哪有那个耐性琢磨,一声令下,命令小土匪拿撬棍斧子,砸开再说。

  两个小土匪在聚义厅里叮叮当当地鼓捣了半天,终于“嘎嘣”一声,锁链断了!众人的心都紧绷起来,几百双眼睛盯着那个箱子,杜立三亲自走上前去,旁边有人叮嘱道:“大当家的,小心!别是有机关!”杜立三根本不屑,双手一用力,箱子打开了,就在箱子盖打开的那一刹那,万道耀眼的白光从那箱子内射出,众贼反应不及,忙用双手挡住眼睛,强烈的白光似乎要把眼睛射瞎了,此时所有的声音似乎凝固了,被强光所淹没,核爆似的光波,照亮了夜空!

  第三章登场

  时光就是这样,一百二十年的时间可能是永远,也可能是转瞬!2015年初BJ尹明,21岁,在校大学生,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没什么可介绍的,这家伙除了爱打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人群中绝对不起眼,至少目前还没发现他有什么闪光点。记得有一次尹明追一个女孩,女孩问他有什么特长,他憋了半天,要不是拉得干净,屎都快憋出来了,冒出了一句:“我很善良!”他现在都忘不了女孩那个十分鄙视又无可奈何的眼神。他的出身嘛!算贫下中农吧!父母在小城市做点小生意,生意做的脱贫但没致富。尹明考到BJ来上大学时,父母的训导他一直没忘:“在外面不要打架,好好学习,要不将来娶不上媳妇,你又不帅,咱家如果有钱你还能碰个贪财的,可是咱家又没钱,小心打光棍!”

  不过此时此刻,他辜负了父母的教诲,正在干着一件冲动的事情。BJ东四环边上的一个小楼内,在楼梯的拐角处,尹明手拿一个灭火器,正和六七个小流氓对峙着,原因是尹明和同学王亮被这伙混蛋骗了,本想勤工俭学的两个人,被骗了两千元的押金后被他们给蹬了。他们俩现在的钱包比脸都干净,所以才想闲暇之余打份工,没想到反被骗了,这不落井下石吗?理论不成,尹明怒从心中起,正准备和这帮流氓大干一场,此时此刻,已经把父母的话和理智忘得一干二净了。尹明破口大骂:“****大爷!非砸了你这贼窝,叫你骗人!”旁边的王亮看着这阵势,已经吓坏了,躲在尹明身后。王亮是个胆小的家伙,别看平时挺能诈唬,关键时候就怂了,也可以说是理智,他不停地拉尹明:“明子!明子!算了,他们人多,算了……”正对面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妇女,嘴里咀嚼着没吃完的槟榔,一副面目可憎的样子,就是她冒充好人骗的尹明和王亮,她的身后站着五六个打扮得奇形怪状的小弟,比比划划,跃跃欲试。妇女大骂:“小王八蛋,你骂谁呢!谁骗你了,你活该啊!”尹明手里拿着灭火器,这是他在身边能找到的最像样的武器了,那伙流氓一时还真不敢上来,毕竟都是为了钱,谁真出来玩命啊!那妇女也不想多找麻烦,无奈尹明不依不饶,不肯善罢甘休。估计那妇女也在纳闷“哪来的不要命的愣头青”尹明继续大骂,怒火顶到了脑袋门:“老****,今天不把钱还给我们,我们就烧了你这狗窝!”尹明估计是太冲动了,这下戳了那妇女的气门,她怒喝着:“揍他!打坏了算我的,教训教训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那几个小弟看到这情形,对着尹明他俩一拥而上,尹明哪惧怕这一套,从小到大,打过的架比考试都多,心想着打倒一个解气,打倒两个赚一个,双手抓住灭火器向着最前面那个轮了过去。冲在最前面那个黄毛小弟双手急忙护头,灭火器正砸在手臂上,那小流氓应声倒下,尹明还没来的及再次举起灭火器,就被后面冲上来的一个大块头一脚踹倒了。然后……还用说吗!尹明和王亮被摁在地上胖揍了一顿,拳头像雨点般落下,打得头嗡嗡直响,要不是有人报警,警察及时赶到,他俩就废了!

  晚上,华灯初上,学校后门小胡同的烧烤店内,五六个同学,像迎接英雄一样,正在为他们喝酒压惊!两打啤酒下肚,王亮站了起来,王亮个子不高但是很胖,他家里SX的,家庭条件还可以,算中产阶级,父亲是一家国企的小领导,母亲经商。这家伙一身恶习,开学之初,就把一年的生活费和上一届的学生赌钱输光了,他们这次之所以出去打工赚钱,就是因为他欠下了外债,又不敢和家里说,因其生活作风太差,热衷于男女关系,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王烂”久而久之就叫开了。不过此人绝对江湖义气,全校都知道,只要王烂赌钱赢了,一层楼的宿舍都有烤鸭吃,他好这口,反过来如果输了,他就挨个宿舍蹭饭吃。此时的王亮已经喝的有点大了,他举着酒杯站起来,脸上和额头上还包扎着纱布,他受伤轻一些,主要挨揍的是尹明。他晃晃悠悠地说:“哥几个今天是不在,可惜了!没看到明子的雄风,嘿!跟武打片似的,我明哥抡起来灭火器,什么十个八个小流氓,任凭野风呼啸,我明哥巍然不动,明哥!”说着对着尹明一抱拳,一杯啤酒一饮而尽:“以后小弟就跟你了,鞍前马后,我被你的男人味征服了!”

  听的一阵鸡皮疙瘩,太肉麻了,尹明也喝高了,被人这么捧,还真有点飘:“这算什么!要不是今天有点拉稀,底气谢了,就那几个烂番茄臭鸟蛋,小爷还真不惯着!我小时候,业余武校练过三年,我师父说我天资悟性高,练武好苗子,准备送国家队重点培养,我妈不同意,说必须考大学,我这才弃武从文!”桌上的其它几个同学七嘴八舌地讨论开来,基本都是酒后瞎扯侃大山,什么这种情况应该怎么打了,什么应该躲到墙角了,什么灭火器不如板砖好用了。

  这时一个叫武玲玲的女生嗲声嗲气地说:“这么厉害,你们还被人打得这么惨啊!”这个武玲玲是这伙比较要好的同学中的性感妹子,人很漂亮,SC人,十四岁发育的像二十,二十发育的像哺乳期似的,王烂一看到她胸前跌宕起伏的柔软,就浑身发抖,可惜人家玲玲看不上他,王烂确实有点土有点胖,不对,应该说是十分土特别胖,尹明不是很喜欢这种类型,太腻!他喜欢清纯一点的,王烂马上接玲玲的话:“玲玲妹子!那几个古惑仔被我们打得更惨!”

  “哼!我可是听说,都是一个人在战斗!某人是想跑没跑成!”武玲玲阴阳怪气地说。在这些同学里,尹明和武玲玲是关系比较好的,这小妞很仗义也很泼辣,所以说话很随便。

  王亮有点脸红,但不能在玲玲面前被看扁,说:“行了,咱们换一个话题吧!唉!钱没赚到,还搭进去了两千,外加医药费,前途渺茫啊!”

  说到这,尹明就一肚子火:“王烂!要不是因为你,哎呀!这腿还站不起来呢!”尹明想站起来抽他一巴掌,可是身上全是伤:“你爹那么有钱!还******要我出去替你打工还债又挨揍!生活费你输光了,又欠了债,和你一个宿舍,我冤死了!”

  “哥,你如果不管我,我就完了,要不这样!你以后每天晚上上铺前,我就是你的人了,你随便!”王亮道。

  “滚!少在这恶心老子,你不打呼噜,就算你不玩我了!”尹明怒斥道。大伙哈哈大笑。

  王亮说:“明子,别忘恩负义,没有我每天晚上一集昏段子,你能睡着吗?”。

  大伙就这样吹着牛,瞎掰着!忽然一个叫老范的SD同学说道:“你们就是为了打工赚钱,何必舍近求远!”老范是他们班长,学校里的人脉广,信息最灵通。他接着说:“历史系的孙教授,好像身体不太好,他想要聘请两个助手,具体做什么就不知道了。”

  现在的尹明和王亮想钱都快想疯了,没办法,大学三年了,王亮他俩成了死党,用王亮的话说男人和男人之间不能结婚,如果能结婚就是他们俩了。他说的有点恶心,王亮对女人的喜爱从来没有动摇过,绝对不是同性恋,现在王亮有了麻烦尹明不能不管,只好有难同当,而且王亮也不是一无是处,他这人很仗义,对朋友没得说,车开得很好,从小家里有钱,喜欢车,尤其是越野车,谈起车来他算专家,开学的时候和人赌钱,就是因为想买车,没想到连饭费都搭进去了。他最大的理想就是要去参加达喀尔汽车拉力赛,尹明开车就是王亮教的,这家伙最帅的时候就是开车的时候了,真是人车合一。

  听到老范说起有机会赚钱,别说是去给老教授干活,就是去给老教授当小三,王亮都会考虑的,王亮捅了尹明一下:“明子,怎么样?明天去看看!”

  尹明说:“咱们能干什么呀?老教授能用咱们吗?”

  王亮很自信地说:“我是没问题,就咱这身体,啥活不能干,你就不一定了,瘦不拉几的!”

  尹明哼了一声,不屑地看着他:“瞧不起我的人多了,像你这么矮的还是第一个!”

  “我靠!姓尹的,骂人不揭短,你给我喝!”

  “哈哈!我喝不下了!”

  “喝不下我就从你脑袋往下倒,我最恨人说我矮了……”

  大家一直喝到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