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风尘歌
  4. 第三章 曲径通幽处(三)

第三章 曲径通幽处(三)

更新于:2018-03-14 18:51:53 字数:2049

  老者千年之前便上过这座大山,记得那时走的便是这条路,他知道路很长,但却不会有这么长。虽然千年时光似乎能磨灭一切,但遗忘一词对于老者而言似乎并不存在,按他的计算,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山腰处了,但此时此刻,他们却连山顶的影子都没看到。

  这很不对劲,所以老者驻步,面色凝重的看了一眼这片浓浓的夜色。

  小女孩儿也是察觉到了老者的异样,同样停了下来,眨巴眨巴了灵动的大眼,仔细打量了下四周,说道:“好像是幻术诶……”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幻术骗不了我,而且这山是的的确确存在的,所以应该不是幻术。“

  “哦?那是什么?”小女孩儿眉毛一扬,显然来了兴趣,“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迷惑族长您的?”

  老者想了想,却突然笑了起来,他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问:“你记得我给你讲过一个叫做愚公移山的故事吗?”

  “不记得了。”小女孩撅起了小嘴,摇着头说道,“你讲的故事太多了,我实在记不清了。”

  “呵呵,没办法,无聊了总会话多一点儿,那么多的东西在脑子里都忘不掉,不说出来是会把人憋死的。”老者摇了摇头,语气中透出了几丝沧桑的意味。然而在下一刻,他的脸色却突然冷了下来,头转到了一边,莫名其妙的说了句:“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故事你倒是没有忘。”

  那里却只是一片夜色,没有起半点的涟漪,更没有半点回音。

  可老者却仍是静静的看着那片夜色,目光锐利。

  小女孩自然也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然后也看向了那片夜色,与老者不同的是,她的双眸开始有了变化,那双略带粉色的瞳孔渐渐化作了诡异的猩红。一瞬间,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突然觉醒,那种意味,就好像是心神被人牢牢抓住,任何刻意的掩饰都变得那么可笑……

  ……

  作为年轻一代的神祗,玦黎能参与这种层次的战斗,自然是感到无比的光荣。但也正是因为天才如斯,他的骄傲自然也要比旁人要多上很多,于是他自信的布下了这道天衣无缝的“移山阵”,静静的等着老者塌了进去……然而一切也都在计划之中,所以他很开心。

  他当然知道老者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强者,所以他虽说不上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但也已经全力以赴,之所以会选择“移山阵”这道毫无破坏力的法阵,是因为他从一开始便没有打算杀死眼前的这位老者,老者太强大,强大到骄傲如他都没敢生出一丝杀他的念头,毕竟他又不是大战神。于是他选择隐匿于这片夜色之中,将万里之外的一座妖山移了过来,试图迷惑老者,然后静静的退去。

  他自然知道纸包不住火的道理,所以他早已经有了被老者看出破绽的心理准备,但他却没有想到后者刚踏入这座山,便有所警觉。

  他心头一紧,但他却并没有慌张,他知道自己正处于另一片虚空之中,而老者要找到自己,也并非那么简单。就算老者已经有所警觉,但他如果不找出自己,那依然无法破了这座移山阵。自己的任务只是拖住他,仅此而已……

  “不愧是魔族族长,居然这么快就看出来了,不过,看出来又怎么样呢?呵呵……”玦黎想到此处,忍不住嘴角微微扬起。然而,在下一刻,他的笑容却徒然凝固住了。

  一只柔若无骨却让人感到一阵冰凉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玦黎顿时感觉自己的力量全都不由控制的从脖子处流出,然后缓缓进入到了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女孩身体里,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恐惧,想要挣扎嘶喊,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已经使不出一丝的力气。他想不通,自己隐匿于虚空之中,甚至中间连一丝气息都不曾外放,为什么还是会被这么快的抓出来。他更想不通老者身旁的小女孩动作为什么会这么快,竟快到自己连反映的时间都没有,便已经被彻底的制住。

  女孩稚嫩的脸庞上显现出了一丝残忍的意味,她眼底的那抹猩红也愈发的浓郁,看似很柔软的小手,却蕴含着一种恐怖的力道。而玦黎也渐渐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神族与魔族之间的战斗自古便是如此,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更不需要任何的怜悯,只需要将自己最锋利的剑插进对方的心脏便是给对方最好的解脱。

  玦黎感觉有些后悔,他本可以备受万人瞩目的一路平顺下去,然后平步青云直到这个世界的巅峰,但他却不自量力的来到了这里,试图减缓老者的速度而证明自己。他败了,所以他将付出生命的代价,之前的一切都会化作泡影。虽有些不开心,但也只能如此罢了……

  然而就在玦黎完全放弃反抗的时候,却似乎听到了虚空外的老者咳嗽了一声,然后转身说道:“走吧。”

  虽然玦黎不能理解为什么老者说的话可以突破空间的限制,但他又不是傻子,能清楚的感受到老者所表达的意思。他能明白,女孩自然也能,所以她没有丝毫犹豫的松开了手,转身从虚空中消失,只留下了玦黎一个人瘫坐在地上,怔怔出神,不明所以。

  因为力量的流失,法阵自然失去了控制,老者周围的虚空开始崩塌,妖山也随着空间的崩塌而湮灭殆尽,但老者与小女孩却仍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老者看着面前的这条小路,以及那已经近在眼前的山顶的那抹最为黑暗的夜色,他那浑浊的老眼竟变得热泪盈眶。

  他整理了一下本就不怎么乱长袍,然后对着山顶的那片黑暗的跪拜了下来,就像是最虔诚的教徒遇到了他的信仰,最忠心的臣子遇到了他的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