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灭世转乾坤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绝世凶兽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绝世凶兽

更新于:2018-03-15 11:13:29 字数:3747

  浩渺宇宙,历时千万载,混沌初现;

  亘古大地,历时千万载,异兽初现;

  远古异兽,天地孕育而生,谙悟世理,通晓天意,法力通玄。

  ——《洪荒记·异兽篇》

  天空下,那连绵不绝的无尽大山犹如沉睡的巨龙般匍匐在大地之上,横亘南北。碧绿的林海,风吹过,枝叶起伏,如海中浪花,带起阵阵哗哗声,合着大地的脉动,犹如那沉睡千万年巨龙的呼吸声,沉稳而规律。

  午后骄阳下的林海,枝叶似乎也是感到了困倦,只有在那风吹过的时候,方才会稀稀疏疏的发出几道声响。然而随着一道黑色身影的突然闯入,却是打破这原本的宁静。

  黑色身影在林海之上飞奔而过,身后的枝叶在其所带起气浪的冲击下形成了一道长长沟壑,远远看去,倒像是一个拖了长长尾巴的松鼠。待恢复了先前的平静,那道身影却早已出了视线。

  不知道飞奔了多久,黑色身影终于在那座最高的山峰上停了下来,露出一张略显疲惫的稚嫩脸庞。少年一头精干短发,小麦色的肌肤,散发着一股阳光的气息,虽然没有颠倒众生的帅气,却是让人看了十分舒服。

  此刻他正光着脚丫,穿着及膝短裤,背负着一个黑色兽皮背包,若是看他脚下那略微被压弯的粗大树枝,便是能判断出这包里装的东西定然不轻。

  站在那山峰的最高点,少年缓缓的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清新的大自然气息灌体而入,少年那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似是很享受这种拥抱自然的感觉,足足过了近半个小时,少年方才缓缓睁开了双眼,深邃的眼中有着些许光芒闪动,亦再无之前的疲惫。

  “这感觉还真不错!”睁开眼的少年满足的点了点头,自语道。

  抬头看着那熟悉的林海,少年眼中突然闪现了一丝不舍,口中呢喃道:“不过这种机会可不多了啊!”

  看着远处的林海,回想起这十多年来在这片大山上的成长历程,少年一时竟是愣愣的出了神。

  一股山风吹过,带起林海一阵起伏,那哗哗声似乎林海给予少年的送别,好久,好久,少年才回过神来。看着四处荡漾开来的林中浪花,突然一股豪情涌上心头,少年仰头一声长啸,直震苍穹,将先前胸中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

  “我!秦云!还会回来的!”随即少年不再留恋,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不过速度却是要快上了许多。

  ——

  在那无尽大山的深处,耸立着十座巨峰。十座巨峰之中,又以中间那座尤为高大,直入云霄,剩下九座则是均匀分布周围将其围在中心位置,犹如众星拱月一般。

  山峰上古木参天,蔽日遮阳。山间缭绕烟云,飘渺空灵。山脚悠悠溪水,如玉相绕,犹如人间仙境。

  然而若是看得仔细,不难发现云烟中却是隐藏着一条条巨大玄色铁链。那若隐若现的玄色铁链最细的也有大腿粗细,而最粗的则是从那九座山峰顶端连接至中间那座山峰顶端的九条铁链,那铁链就算是两个成年男子,都是难以合围!而且每条铁链上都刻着玄奥的血色色符文,时明时暗,散发出淡淡红光,穿透云雾,摄人心魄,甚是诡异。

  在十座山峰不远处的一处山腰上,立着两座黑色石屋,石屋面朝着那十座山峰,犹如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那不远处的山峰。

  “咻!”破风声响起,随即一道年轻的身影落在了石屋前,正是刚归来的秦云!

  “云儿,回来了?”身影刚落地,一道苍老而慈祥的声音从左边那座石屋中传来。

  听了这声音,秦云脸上露出了几分开心的微笑,道:“是的,爷爷。”

  “进来吧,爷爷有些话要告诉你。”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这次声音中却是多了几分严肃。

  听了一向慈祥的爷爷今日这般严肃的语气,秦云自然不敢怠慢,然而当似是听见一声狮吟声从不远处中间那山峰传来,秦云还是不自觉的顿了顿脚步,最终怀揣着几分忧虑走进了石屋。

  石屋中甚是朴素,除了一张石床,一张石桌以及两条石凳外,竟是再无他物。

  此刻,一位白袍老者正盘坐于石床之上,老者掌心朝上,双手交叠,拇指相扣,一呼一吸间竟是犹如把握住了天地脉搏,明明是一老者坐在那里,却给人以一方天地的错觉!

  听见脚步声进来,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眼,看了看秦云,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欣慰之色。

  还未待老者开口,焦急的秦云却已是开口先问道:“爷爷,可是因为赤炎金猊?”

  老者点了点头,随后道:“云儿,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是时候知道了,这次叫你过来是有几件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你要记好。”

  得到爷爷确认,秦云心中忧虑又是重了几分,不过嘴上还是咬牙应了下来。

  看到秦云点头,老者方才继续缓缓道:“云儿,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也不待秦云接话,老者便继续道:“赤炎金猊,似狮,洪荒十大神兽之一,生性却是凶残,亦有绝世凶兽之称。一出世便释放绝世凶火于大陆之南,致使数百万百姓罹难,千里焦土,之后十年大旱,民不聊生!”

  听了这话,秦云脸上不由得抖了抖,心中暗道这赤炎金猊不愧是绝世凶兽,一出世竟然就干这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为了制止赤炎金猊继续为祸人世间,不少当世强者都是挺身而出,欲斩杀之,但是这些强者去了却是无一回来!如此这般,一连一十八人,且这第十八人乃是当时武学第一大宗道宗的大长老,依旧未归!至此,迫于赤炎金猊强大的实力,当时的各大武学宗派不得不出动了宗派内的最强者,就连一些早已隐世不问世事的老前辈都是被请出了山!说之举天下之力追捕赤炎金猊亦不为过!”

  说到这里,老者长长的吁了口气,似是想起那天下各路高手追杀一只绝世凶兽的壮阔场景!

  “难道举天下之力还未杀死赤炎金猊?”追杀的过程秦云倒是不知道,不过他却是知道那只绝世凶兽赤炎金猊如今正被封印在门前不远处那座中间山峰下!

  “赤炎金猊这等绝世凶兽乃天地孕育而生,要杀了它谈何容易!”老者叹了口气,继续道:“当时举天下之力追杀赤炎金猊,双方大战九天九夜,日月黯淡,星辰无光!最后前去追杀赤炎金猊的上千强者仅剩三十六人!”说到这里,老者的语气也是带起了一丝震惊。

  大战过程虽然只是一语带过,但从那大战持续的时间以及人类强者陨落的数量不难看出,当时战况该是多么的惨烈!

  “最后人类虽然胜了,但仅剩的三十六人也无力将赤炎金猊杀死,最后那三十六人将赤炎金猊带到了这天地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摆下了九天诛魔大阵将其封印在此处!你看山峰上那三十六根铁链就是当时三十六位强者用九天玄铁打造,再用自身精血以及精元凝练阵法而成,而最粗的那九根铁链就是当时的九位最强者!”

  “竟然如此!”秦云也是满脸的震惊,上千远古强者追杀赤炎金猊最后竟然只剩下三十六人,最后虽被制服却依然无法被杀死,绝世凶兽的实力可见一斑!

  “赤炎金猊乃是禀天地凶气而生,只要不被杀死,说之寿与天齐也不为过!然而倾尽当时三十六位绝世高手之力所布的九天诛魔阵却是挡不住时间的摧残,这数万年来阵法之力不断减弱,这赤炎金猊竟是有着破阵而出的迹象。”老者暗自摇了摇头,不过片刻后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决绝之色。

  “爷爷,那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秦云虽然从小跟在老者身边,但其中原委他却是知道的很少很少。

  老者叹了口气,缓缓道:“因为我们是这九天诛魔阵的守护者!”

  “守护者?”

  “你应当知道自从远古以来,都是以元力来衡量一个人的实力,而我们魂师却是有所不同。”

  秦云点了点头,这片大陆,武学境界大体上可分为凡灵尊圣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分为九重,划分的标准便是元力的量与质。而他们魂师则是不同,魂师,顾名思义,就是修炼灵魂为主,以灵魂力量的强弱来衡量一个人的实力。

  “那你可知道这九天诛魔阵是何人所创?”老者问道。

  秦云摇了摇头。

  “天玄老人!”四个字缓缓的从满怀敬畏的老者口中缓缓吐出。

  “可是我们魂师一派的创始人——天玄老祖?”秦云身为魂师,对这位开山鼻祖的名头自然是如雷贯耳。

  “不错,正是他老人家!当年他老人家的实力虽然算不上顶尖,但若是没有他老人家,当时就算出动了那么多强者,但想要制服赤炎金猊,依旧是希望渺茫!”说着,老者脸上不由露出了丝丝的骄傲,擒获赤炎金猊一直是他们魂师一脉最大的骄傲。

  “是我们魂师天生克制魔兽的缘故?”秦云试探着问道。

  天地间除了极少数特殊魔兽之外,绝大多的魔兽擅长的均是肉体力量,而相对来说灵魂力量则是要弱上许多,而主要修炼灵魂力量的魂师自然就成了这些魔兽的克星。而赤炎金猊虽然禀天地凶气而生,天赋异禀,但它却仍属于魔兽范畴,依旧没能挣脱灵魂力量不如肉体力量的桎梏。

  “正是如此。九天诛魔大阵也正是天玄老祖当年专门研究出来对付赤炎金猊的阵法,这阵法最大的特点就在于灵魂的压制与削弱。阵法虽然靠天地灵力运转,但数万年过去了,阵法难免会有所损坏,而这其中的维护还得靠我们魂师。”

  “原来如此。”秦云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唉,可惜修炼魂师的要求太过严格,千年前便仅剩我们这一脉,而到今日,我们这一脉竟然也只剩下你我二人,你爷爷可真没脸去见那些先辈了。”不知不觉中,老者的话语中充满了愧疚之情。

  “爷爷,这也没办法,我们魂师世代都要守护在这里,与外面接触不多,没办法收到一些天赋杰出的学生,您就别太过自责了,我想各位先辈也不会太过怪罪爷爷的。”

  “还是你这小子会安慰人。”听了这话,老者笑骂道,不过内心却是颇为感动。

  “吼!”然而,正在此时,一声震天的狮吟声从外头传了过来,连着地面都是发生了轻微的抖动!

  “要提前破阵了么!”老者猛然抬头,目光似是直接穿过了层层阻碍,直视中间那座巨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