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1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混世子
  4. 第二章-新的生活

第二章-新的生活

更新于:2018-03-15 10:50:24 字数:4619

  李可因为陌生“大爷”的话陷入的茫然,他没有质疑,因为从小在这样一个家庭中出身的他学会了独立思考,片刻,他抬头看成子龙:“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成子龙脸上露出了欣赏的笑容,“好,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此次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你做我的接班人,我想让你代替我的位置,让你成为新一代龙会会主,从新统一龙鑫会!”。“我只想好好上学,你所说的那些都离我太远,我没有那个义务,我的责任就是让我的母亲过上好日子”,“呵呵,这些你不用担心,你母亲我会派人替你照顾,至于上学,我已经帮你请了月假,至于你,就让我在这个月,带你去了解这个城市,这个社会,以及,我,还有我的龙会!至于能不能让你接手这个帮会,就看这一个月你的变化了”李可此时并没有说话,但是双目微微发亮的他显然是陷入了思考中,片刻后,李可问成子龙,“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成子龙微微的楞了一下,显然他说的这些并不能让李可相信自己,犹豫片刻他拍拍手掌,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从外面进来两个彪形大汉,"龙爷怎么了?"老者指向李可,眼生突然凌厉,“阿峰,告诉他怎么才能相信我。”老者看着其中一名皮肤黝黑的的大汉说道,大汉虎目剑眉,只不过有脸有道刀疤从眼睛一直划到嘴角,身上的黑色背心凹显出他身上的肌肉,那名被叫做阿峰仿佛知道老者的意思冲老者微微点头,手摸向腰后,也不看见他有什么动作,“叮”的一声李可身后的围墙,突然出现了一把雪亮的匕首,半截刀身没入墙壁,露在外面的半截刀身还在颤抖,显然射出飞刀的力道极为庞大,医院是围墙还是很结实的,不是空心模板隔离的房间,全是硬瓦硬转砌成,很显然,是阿峰的杰作,李可被阿峰的手段震慑住了,心想:“这个不是电视剧中才会有的一幕么?没想到现实中居然还真有人能做到这样!”不由的从新开始打量起阿峰,“现在该相信我了吧?”老者端起茶杯,“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所以你并不需要对我有任何质疑,至于你,我完全可以再你没有醒来前杀了你,甚至不去救你,因为你是我的侄儿,因为你的父亲,我决定,让你做我的接班人,我一生没有子女,唯一的希望就在有身之年能找到让自己嘱托的人,你就是我要嘱托的人,希望你能照我说的去做,能让帮会统一,当然,你所谓的离你很远只是你心里想的离你很远罢了,很多现实的事情摆在你眼前需要你去适应,若适应不来,那只有被欺负,被揉虐,我会让阿峰对你做必要的磨练,阿峰是我的贴心护卫,也是龙会的左右手,在会里可以说是除我以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阿峰因为成子龙的话微微愣了一下:“龙老爷子过奖了,这些年要不是有龙老爷子带领着兄弟们共同患难,也没有我阿峰今天。”“呵呵,不用谦虚,这些年你为帮会作出的贡献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希望你能在以后能像辅佐我一样辅佐小可,让小可带领着帮会从新启动,”话锋一转,老者看向李可,“小可,我会让阿峰,去锻炼你,毕竟你还是个未经处事的孩子,在这一个月中我会让你知道,现实社会,究竟有多么的残酷,多么的虚伪,多么的弱肉强食,让你知道生存的法则!我不指望你能够一步登天,你以后还可以去上学,我会让阿峰暗中保护你,你就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有后顾之忧”,李可因为成子龙的话陷入了沉思,他知道他现在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慢慢的他因为身心的疲惫进入了梦乡。

  刺眼的阳光照在李可的脸上,李可慢慢睁开眼睛,病房让他知道,昨天的一切不是个梦,老者已经不在,他并没有恐慌,,在很小的时候,李可的母亲每天很早就出去捡破烂了,爸爸一直在外地打工,从小的孤独,让他很快适应了这样的坏境,“你醒了?”门被推开,露出了阿峰黝黑的脸。“嗯”,“身体恢复的怎样?”李可坐起活动了一下身体,“勉强可以活动”,“好,明天你就可以出院接受我的训练,你饿吗?"”“有点”毕竟从受伤到现在李可滴食未进,过了大约半个钟头,阿峰进来把一打快餐放在了门口,“想吃,就自己来拿,”说完话后阿峰就关门走了,李可看着门口的饭,饥饿让他不得不去拿饭,“砰”地一声,他从床上落下,冰冷的地板瞬时让李可从懵懂的状态清醒,他慢慢的朝门口爬去,李可的床离门口只有五米远,可是才受伤的他却犹如爬在针摊上,每一次的移动都让他大喘几口气,可是他并没有放弃,这里没有亲人,没有父母,只有靠自己,时间仿佛是那么的漫长,他很艰难的终于拿到了饭,八月的天气虽然不算很热,李可却因为这份饭满头大汗,一阵狼吞虎咽,李可舒心的打了个饱嗝,虽然饭并不容易拿,可是饭菜却很丰富,李可吃完没有力气爬到病床,就这样在躺在地上,他看着天花板,“我真的可以统一大爷所谓已经决裂的两派么?”他也并不愚钝,他知道,老者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不然也不会把他救起,跟他说这些。靠着地板,他又昏昏沉沉的睡去,可是他并不知道,医院的某个监控房,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当再次睁开眼,他的人生,将会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次日的阳光照进病房,李可没有像昨天那样还在熟睡,门被推开,“你该出院了”一套崭新的阿迪达斯运动装被啊峰抛向了他,李可很快穿上,也不知道是统码,还是运动装设计的好,李可穿上衣服,整个人都变了,李可不是很帅,小嘴,大眼睛,白质的皮肤却很耐看,本来身材消瘦的他就很高,在加上这套运动服,显得格外的精神,匆匆的洗漱完毕,就跟着阿峰离开了医院。

  “这里是你以后的家,也是你以后训练的地方”阿峰带李可到了Y市郊区外的一通别墅,李可打量着房间,四周的坏境让他有些微微不适应,从小过惯苦日子的他哪住过这么高档的别墅,进门,大厅非常气派,琉璃瓦做的地板装让整个大厅显得特别亮,尤其是大厅中间一尊关二爷的雕像,仿佛跟真的一样,双目炯炯有神,好似真人一般注视这整个大厅,李可跟着阿峰走过大厅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房间里电脑,网络电视,冰箱,这些让李可有些不适应,“今天给你最后一天的适应期,要吃什么去楼下厨房,”阿峰丢下一句话就走了,留下李可一人在房间里,他看也没什么要收拾的,便开始四处走动四处打量,下了楼,他在大厅的右边角落看见一个门,他过去将门打开,没想到,门外又是另外一片天地,陷入眼前的是一个操场,脚下是塑胶坏形跑道,直径大约有一千米,也就是说这个跑道的一圈是四千米,跑道中间有各种单杠双杠举重之类的之类的锻炼器材,跑道的尽头一片绿茵茵丛林,却因为一道网墙隔着显得和整个操场格格不入,李可知道,这会是他一个月生涯将要度过的地方,走向操场另一端,转身看向别墅,此时的别墅显的特别小,躺在草坪,他看向天空,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的不真实,却又叫人不得不相信。

  李可回到了别墅,来到自己房间,房间左边角落有个柜子,李可打开柜门,陷入眼前的是不是什么衣服,而是一把把兵器,拿起刀,“好重”李可念叨着,这把刀名为“开山”,是压缩弹簧钢打造,刀重十七斤,刀身闪闪发亮,刀身的顶部是斜着下来的,往上越大,越往刀柄处出越小,做工虽然不算精细,但是给人一种非常霸道的感觉,他把柜里的刀一把一把的打量着,突然他看到了一把很特别的刀,刀身如剑般修长,刀柄红木所制,拿起刀,李可感觉非常顺手,不由拔开刀鞘,刀身射出精光,只见刀不似寻常的刀只有一侧有刀刃,两侧都有,刀身仿佛散发出阵阵寒气,给人一种削铁如泥之感,把刀回鞘,放回柜里。房间西侧有个阳台,他站在阳台看着马路,突然他很想出去走走。

  出了别墅,陷入眼前的是一条宽阔的马路,马路对面有很多小吃,地摊,还有很多民房,他顺着路向对面马路走去,突然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仿佛是察觉到了李可的目光,身影回过头来,“咦!你怎么在这里?”指着身后的别墅,“我现在住在这里,那天谢谢你的面纸”“不用,都是同学,我只是看不过老实人被欺负,”李可微微一笑,心想,老实?以后还会老实吗?“忘了跟你自我介绍,我叫吴佳佳,你呢?”“我叫李可,以后请多关照!”李可微微一笑伸出手掌,吴佳佳的手跟李可的手握在一起,看着李可深邃的目光,李可眼睛并不是很特别,不过眼底却如深潭一般,看不穿,看不透,一套运动装显的他格外的洒脱,突然她觉得这个男人很有味道,不由看的微微发愣,察觉了自己的失态,吴佳佳脸俏皮的一红,不过聪明的她立刻打岔道:“我家就住在你对面的巷子里,以后就是邻居,也请你多多关照。”“嗯”李可点头,他很感谢这个女孩子,虽然仅仅一包面纸,他却放在心上,他从来都不是那种把别人的好当做理所当然的人,“你去哪里?今天不用上学么?”李可问到。“我去买菜,今天星期天,你个猪,这都忘了,看你把这日子过的。”“我跟你一起去吧,闲着也没事做,”吴佳佳没有拒绝,她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很亲切,让他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李可跟着吴佳佳来到了离别墅不远的菜市场,吴佳佳是个很能过日子的女孩,买菜就听到她时不时的一句“能不能在便宜点?我昨天买才两块二一斤,”完全没有平时那副淑女的样子,李可有点哑然,原来女人都这么“善变”,很快,吴佳佳手里拎着大小口袋,对李可说道:“我们回去吧”爸爸还一个人在家呢,“嗯”,李可和吴佳佳走在路上,偶尔闲聊几句,从闲聊中他得知,吴佳佳的母亲在吴佳佳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从小都是爸爸把她带大,也是个单亲家庭,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让李可对吴佳佳产生了好感,“以后你就叫我哥吧,我家也没有妹妹,”听到李可这么说,吴佳佳毫不犹豫的说道“好啊,做我哥哥以后可要照顾我,要没事多找我玩,我放学回家也很无聊,哈哈”“嗯,看着一脸俏皮的吴佳佳,他有了一种亲人的感觉,“这么多年,交心的朋友没几个,多个妹妹也好,”两天聊着聊着很快就到了别墅门口,“明天见”吴佳佳看着渐晚的天色,道:“明天学校见”“明天我不会去上学,我请了月假,因为要去H市一趟,”他总不能说,我要经受非人般的训练了,会混黑社会吧?这也算是个善意的谎言吧,他说着心里自我安慰着。“好吧,那下个月见”朝李可招招手便回家了,看着吴佳佳离去的背影,李可心里满是惆怅,“好长时间没跟人说过这么多话了,是该多接触陌生人了。”

  回到了别墅,李可刚想上楼,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止住了脚步,来到“关二爷”面前,他并不信神鬼,也许是一时心血来潮,他拿起香,点燃,对着关二爷摇摇跪拜下去,这才上楼,“希望这个小子以后会不会辜负龙老爷子的一片苦心”,在离别墅不愿的一栋楼房中,一个人看着监控,心里默默念叨,不是阿峰还会是谁?阿峰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也是龙会的左右手,他在帮会里算是元老了,是一眼看着帮会崛起,分裂,稳固至今的人,他是跟着成子龙的第一批人,他是个退伍军人,当初退伍回来先去酒店应聘保安,后来因为护着老板,在一次客人和老板的争吵中失手打伤了一名客人,谁知老板非但没有感谢他,还把他开除了,说他不识好歹,说顾客就是上帝,要他们这些保安只是撑撑场面而已。其实,是因为客人是当地政府的一个高官,老板怕得罪政府官员,就把阿峰开除了,阿峰心里愤愤不平,对这个社会开始心怀不满,可是失业的他又没有其他谋生之路,就开始借钱摆地摊,后来就被成子龙收入堂会,那年他才十八岁,虽然贵为帮会元老,今年的他不过才三十来岁,成子龙带着他走上了混世这条道路,待他不薄,他也为其是主,直到今天。所以成子龙的托付的人,他必定会倾心去培养。

  躺在床上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的李可,心里还想着明天的生活,虽然他知道明天开始将会是磨练的第一天,他没有觉得恐惧,隐隐间,他心里隐隐有种沸腾的感觉,对于明天突然有种莫名的期待,他突然期待明天能够早点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