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4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灵妖战记
  4. 第四章四散的宝物

第四章四散的宝物

更新于:2018-03-15 07:05:06 字数:3354

  洛河低下了头,微微的笑道:“六星古种,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帮助东王的原因,你们占据了太多,我那孙儿为大周立下赫赫战功,也才堪堪得到四星古种,你们想要利用古种来达到控制臣民的手段,我洛河不认同,东王殿下虽然暴戾,却也懂得以情义服人,为了东海洛家的未来,你倒下吧!”话才落下,两手十字交叉的洛河便踏空直取葬花,葬花微微皱眉,巨大的花墙便挡在了两人之间。噗的一声,如同利刃破空的声音,花墙中央不经意间的小地方破开了一个口子,葬花看着一个黑影便要靠近。罡域还来不及反应,两把剑十字交叉之间便绕开了两朵小花,没有刺穿的声音,身着白衣的葬花便缓缓倒下,已然没了反抗的力量。

  洛河刚要离去,却听见葬花说道:“我来的时候就听见师叔夸奖你的剑术,说我定然不是你的对手,赌气之间才把那件供奉在祖庙的天蚕衣偷偷的用品雪裁了,想要和你一教高下,刚才我还真的以为死定了,洛师叔见到师父就给他说我尽力了得回京了。”

  洛河没有回头,说道:“哼,我不敢杀你只是因为你是周国人,可不是给你那两位师傅师叔面子。”说罢,连忙向着前方掠去。

  南岭的云朵中,不断的传来兵器的碰撞声,伴随着罡气的轰鸣,仿佛在茭白的月光下也有憾雷阵阵。

  ”呦,好像分出胜负了,那个国色天香的女尊者败了喃,小子不下去看看,“正和长乐大战的穆罗打趣道,两人不断的在空中交战,明明已经有些力竭,穆罗偏偏故作轻松状到:“在不下去,老夫可下去看看了,我还缺一个孙媳妇,这个女娃子,我看还不错!”说罢,伸手便是一道剑罡划出,直接将乌云斩为两半,长乐指与剑身,一道指力铺面而来。

  穆罗一掌挥出,接着指力便如同落叶扫风一般急速下落,长乐见状,急忙跟上。

  洛河很幸运,天上的两位正大战,没有任何人来阻止自己,越过了一座山,便来到了陈玄的落脚地。还没来的及睁眼,铺面而来的就是道道火焰,调动数份罡气下,才慢慢的走入火海,越是靠近,越是觉得难受。明明已经调动全身元气,可是依旧难以压制这火气,还好,朦胧的能够看见中心了。一步,两步,终于靠近了火焰的中央,纵然是以自己全身的元气阻隔,也差点被灼了双目,果然是好东西,上一次这样的生死还是在扶桑太阳精火的冲击下,这东西却丝毫不弱。黝黑的木质,一块一人粗的木头出现在洛河的面前。要知道扶桑的神木也不过才手掌大小,这一大块纵然抵不上,也恐怕相差无几。

  更何况洛河身边环绕的罡域正不断的被瓦解,拥有瓦解元力的特性,加之炽热的属性。虽然比之扶桑之木精火犹有不足,但是论蕴含却高上数分,洛河用宝剑探探,表面的一块木头轻轻的挪开,露出了空心的本质,果然,没有木心,洛河想到。

  也罢,若是有木心,这隐隐压过扶桑之木的宝贝,也许自己也狠不下心来送往京师。瓦解元力。加上这炽热的特性,简直是北宗中人梦寐以求的铸剑器材,梧桐木啊!凤栖梧,天地间极富灵性的木头,还有些许的稚嫩的枝丫吐露在外面,明显还未成气候。真正的神木大都是自然成道脱落,挥舞之下就有大道随行。

  洛河心生遗憾,随后便结印收下这件宝物,还没来得及出手,身后一道剑罡呼啸而过,匆忙间双剑起出,十字交接,转身便硬接了穆罗的一剑。轰的一声,被击退数米开外,胸口极具起伏,依然受伤不轻。

  长乐紧随,三人环绕而立。穆罗看看中央的梧桐神木,吱吱嘴道:“还以为是个什么宝物,没想到是个棺材本啊,别给我抢,老头子没几天好活!”

  ”不管是什么,只需要带回去就好,前辈你不会连棺材本都还未备好吧!“长乐说道。

  ”本想去扶桑打打秋风,看看他们那乌木培养的如何了,不过还好我是个文明人,这梧桐神木若是培育的好,比乌木高上几个档次,我也尝尝上古圣人的方式。“穆罗笑道。

  “不过木师叔恐怕要失望了,这梧桐已经没了木心,不可能在活转回来。”洛河长袖一舞,便悄然的拭去了嘴角的鲜血。

  “喔喔,当年北宗的小家伙啊!你师傅还能动弹不,我想去探望探望。”穆罗热心的问道。

  “有劳师叔费心了,师傅春秋鼎盛,正在藏剑山上修行,想必也很想见您。”洛河恭敬的回到。

  “那就不必了,最强的龙渊我几十年前就见过了,现在的北宗我还不怎么上心。”穆罗轻蔑的说道。

  “木师叔天人合一,剑法隔世,自然自傲,我师身为北宗之首,也未曾败于您手。何来不上心之说。”洛河说道。

  “哼,北宗的歪歪道道。”穆罗轻叹一声,就要拔剑出手。

  洛河双剑齐发,蓄势待发。长乐仔细看看。而后缓缓说道:“洛河,木前辈,这东西恐怕只是一个工具,正主恐怕早就走了。”长乐指了指鱼塘中的脚印,细细看来确实从梧桐神木中走出。

  “这是何解?”穆罗问道。

  “昔年蛮族有薪火传书,以火沟通,这不过是取了相仿的手法。”长乐回答道。

  “难道是妖族!”穆罗的警惕心一下升高,无论他和大周有多少的血仇,在妖族的面前他们都是人族,强大的妖族,凶悍的身躯,悠长的寿命,注定了是人族前进路上的敌人。若是一位大妖借梧桐神木而来,事情便大条了。妖族之所以没有正面出现在他们的正面,不过是因为七十年前的定妖之战。人族强者尽出的情况下,穆罗也亲眼看着自己的师傅售手持那把传说的七星龙渊,将那位天妖斩杀,油静灯枯而死。

  穆罗收起笑脸,一道神念发出,细细探寻下道:“没有妖气,却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气息。的确有东西在里面,无论你们今天如何,这东西我要带走部分。”铁板的穆罗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收起了调笑的他就已经将两人视作了真正的敌人,一时间气势压制着两位周国国老无法动弹。

  长乐很清楚,自己能够和穆罗交手,凭借的就是父亲与穆罗当年的情谊,但在已经黑脸的穆罗手下,就算和洛河联手恐怕很难走出这里。自己的父亲,大周晋王三十年前就进入半圣境界,纵然自己与弟弟联手之下也只能落败。很容易就能明白当年险胜父亲一招的穆罗当然有说这话的底气。可是过了三十年,自己专研药物之道,实力增长有限,洛河又怎么比得上弟弟喃?

  “蛮国大巫师与周国天机阁研讨天机,不相上下,自然得让木师叔带走一部分,击杀妖族人人都有责任。”长乐陪笑道。

  一旁的洛河显然不买账,穆罗也不过胜了北宗姬无业,夺走了龙渊十年管控。姬无业再强也不过是排行第二,自己的师傅,北宗掌门才是真正的北宗第一人,不过是称师傅闭关,侥幸赢了姬无业,皇族的弟子有什么资格代表北宗。在他看来,当年北宗老掌门年老力衰,哪里还有力气去执掌七星龙渊,这不过是皇族与南宗的计谋罢了。只是北宗掌门何尝不想杀身成仁,手持七星龙渊而死,剑宗祖庙也有自己一席之地。却不料老死藏剑山上。

  洛河刚想说话,只见长乐怒目而视,胸中的话脱口而出:“木长老百年之后,不知魂归何土啊?”话才出口,只见穆罗黑色的面色深不见底,一手按住腰间,另一只手却仿作拔剑状,踏空而起,便要格杀洛河。洛河也不示弱,一脚踏出,双剑起出。两人空中相遇,拔剑式的穆罗直入了洛河的十字交斩。眼看就要分斩,忽地消失在了洛河的眼前。长乐却听见细微的,噗,噗两声,穆罗的身影便出现在洛河的身后,名剑背在身后,一手依旧按在腰间,另一只手却向上举起,七颗若影若线的宝珠排列在上,仿佛一把透明的宝剑。

  洛河还想有动作,手臂刚动,两把来自北宗的宝剑,一叶,知秋便掉落在地上。血液顺着衣袖滴落在宝剑上,雪白的见面,晶莹的血珠,一朵朵红梅绽放。洛河落在地上,踉踉跄跄站起来说道:“我以为能破,就是寻梅的手段,没想到连我最强的十字决也能躲开,踏雪寻梅,看来我洛家也得派个弟子去南宗求学了。在下告辞。”洛河飞起,两剑随即紧随,只是袖管终究有些下落。

  穆罗大手一挥,梧桐木便应声两半,一半朝着自己而来,另一半却落入长乐的手中。

  长乐双手作揖道:“谢前辈!”

  “你很想看见他死么?”穆罗冷冷的看着长乐说道。

  “家父离开北宗,便和他们师徒脱不干系,我相信前辈也只是给个教训,毕竟,周人从不杀周人。”长乐恭敬的说道。

  ”你是在考验我的操守么?“穆罗冷声说道。

  ”不敢,只是有因有果,今天得了前辈的因,他日定当报还。“长乐诚恳的说道。

  “罢了,罢了,争位夺权,一手空,功成身退,两头泪,若是有缘,把我的尸骨葬在迷迭谷门,我答应蝶儿,一声不踏入南宗,做个守门人挺好。”说罢,便带着半块梧桐向着南边走了,长乐看着这位远去的背影,毕竟一百五十岁的高龄了,不绝的感到有些悲怆。

  去了,归来,这位前代的传奇走向了大周的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