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5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异时空之都市天王
  4. 第2章 杀意

第2章 杀意

更新于:2018-03-14 21:13:10 字数:2122

  洛玲低着螓首,跪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她时不时抖动几下裸露的双肩,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

  然而,抖擞的马尾,高高的翘起,就如它主人的性格一般,同样的骄傲和不屈。

  她睁大着眼睛,清澈如水的眸子,在几名劫匪的身上来回的流转,心里充满了焦急。

  这几名劫匪的站位,非常的讲究。几人间相隔的距离,不过才一、两米。一旦遇到突发情况,他们既能相互支援,又可随时四散隐蔽。一时间,让有心偷袭的洛玲,根本无从下手。

  而且,这些劫匪的表面,还异常的老辣和冷静。即便是在他们成功的控制了局面后,也不见他们有半分的放松。

  凶戾的眸子,时不时的在人质们的身上扫过。看得大厅里的众人,如同被猛兽盯住了一般,背脊生冷。

  就在洛玲偷偷观察之际,一个相貌极为普通的青年,突然从地上站起。他迈着轻盈的步子,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然后一步一步地朝着劫匪走去。

  那淡淡的微笑,如刀子一般,深深地刺痛了劫匪们的自尊心。

  “站住!”劫匪老三怒喝道。

  然而,萧尘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后,便如没听见一般,继续向他们走来。

  “你小子是在找死么?老子说话,你没听见吗?”老三见这人竟敢忽视了自己,顿时气得暴跳如雷。他怒气冲冲的走到了萧尘的面前,举起手枪,顶在了萧尘的额头上。

  被枪指着头,这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无数人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无不放下了自己的尊严。然而,这里却并不包括萧尘。

  “我劝你最好放下枪。因为拿枪指着我的人,他们都已经死了!”萧尘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话间,他那黝黑的眸子,突然变得异常透亮。就好像一对耀眼的珍珠,亮得让人不敢直视。

  “吓唬老子?给我去死吧!”

  手指,在扳机上抠动。

  见到劫匪老三这残忍的举动,洛玲俏脸的顿时煞白。她不忍的闭上了双眼,不愿见到又一个无辜的生命,惨死在自己的面前。

  “砰--”

  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洛玲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而后,只听一声清脆的金属交击声传来,就好似是子弹打在了铁板上一样。

  枪声过后,整个银行的大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然而,寂静仅仅只维持了片刻。

  “不,这不可能!”老三惊恐的大叫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青年居然能在如此之近的距离,躲过他的枪击。

  而他的声音,也似闹铃一般,惊醒了大厅的所有人。人们纷纷睁开了双眼,朝着声音的方向,投去了好奇的眼神。

  当洛玲看到那个青年安然无恙的时候,她也如劫匪们一样,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从这群劫匪的举止和身手看,他们很有可能是从部队里退伍的老兵。以他们的枪法,在这么近的距离,决然没有射失的可能。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在这一枪过后,那个青年却能毫发无双的站在这里。显然,他绝不是泛泛之辈。顿时,洛玲看着萧尘孤傲的身影,明亮的瞳子中,隐隐闪过一丝期待。

  片刻之后,劫匪老三在惊恐之下,又对着那个萧尘连开三枪。

  当子弹来到萧尘的面前时。他的大脑,就如精密的计算机一般,准确的算出了子弹离镗的时间,和飞行轨迹。然后,他又通过细微的摆头,差之毫厘的避开射来的子弹。

  而当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时。于是乎,就给人一种子弹从他脑袋穿过去的错觉。

  “怪物,他是一个怪物!”老三握枪的手,开始打起了哆嗦。

  然而,当这一幕落在了洛玲的眼底时。她却没有露出半分的惊诧,反而眼中异彩连连,如玉的俏脸上,也升起了一抹崇敬之色。

  “觉醒者,他一定是个觉醒者!”洛玲目光炯炯的看着萧尘。

  也许,躲避子弹这种事,在普通民众的眼里,称得上是惊世骇俗。可是,对于背景深厚的洛玲来说,此类的事件,她早有耳闻。

  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生活在大众的中间,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可能是一名记者,可能是一名医生,也可能一名乞丐,让你瞧不出他们的特异之处。

  然而,唯有在国家和民众的安全,受到了恐怖的威胁时。他们就会脱下平凡的外衣,拯救人们于水火之中。至于这些人的称呼,那便是觉醒者,觉醒了超自然力量的天眷之人!

  在猜出了青年的身份后,洛玲的嘴角,也浮起了一丝恬然的笑意。对于一名觉醒者来说,即便是对上一只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那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更别说,这几个手持轻武器的劫匪!

  “不要再犹豫了,你们四个一起上吧!反正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萧尘冷漠的蹩了他们一眼,淡然的说道。

  虽然,这个青年的手段,几乎称得上是“神乎其神”。然而,对于久经战阵的劫匪们来说,他们可没有引颈就戮的习惯。

  四只黑洞洞的枪口,齐齐的指向了大厅中傲然而立的萧尘。而后,在匪首的一声怒喝下,劫匪们同时抠下了扳机。

  一时间,数道灼热的火舌,自枪口中迸发。无情的子弹,带着呼啸的破风声,瞬间包围了萧尘。

  子弹将至!

  然而,在萧尘古波不惊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的恐慌和畏惧。对他来说,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简直是自寻死路。”萧尘的嘴角,隐隐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意。

  只见,他冷眸一凝。周围的时间,仿佛变慢了一般。子弹的轨迹,狰狞的笑容,一切都在他的眼中,清晰可见!

  随后,他漫步在枪林弹雨之中。或是一个摆头,或是一个侧身,彷如天成一般,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子弹便擦着他的身子,呼啸而过,就像是特地避开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