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2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先知来了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惊险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惊险

更新于:2018-03-15 12:16:53 字数:3675

  繁星点缀,披着月色的皎洁,抹上捣碎成漆黑如墨的夜空,盛夏的夜晚总是来的很迟。

  迷彩霓虹下的灯光映衬着墨色如烟,剪成道道深邃,光彩斑斓般投入了夜市,吵杂得凡间尘世尽是诱惑和欲望。

  Z市的夜景总是很美,很诱人。

  弥漫的夜色,泛着月莹,街道那头,胭脂高跟随处可见。

  微凉的小风吹过街角的树荫,清脆的沙沙声伴随着夜市的吵杂,显得格格不入。

  “吧嗒——”

  关乾点起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倚靠在树荫下乘凉。

  “小伙子,又来乘凉了,呵呵。”

  穿着白挂背心的老大爷提着马扎,摇着扇子坐在了关乾旁边,一脸的笑意,显然与关乾有过一面之缘。

  “大爷,来一根。”关乾很自然的递过去一根烟,顺着点上了火。

  “吧嗒——”老大爷享受的猛吸了一口。

  “小伙子,伱这烟可真不错啊,呵呵。”

  “一个朋友送的国外烟。”关乾说着,熄掉手头烟头,又重新点了一根。

  “我就说那,你这烟怎么抽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原来是国外货,呵呵。”老大爷夹着烟,爽朗大笑。

  “大爷喜欢的话,明晚我给您带上几包送伱,家里还有好几包那。”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错啊。”老大爷老脸顿时乐成了一朵菊花。

  “小伙子是不是住附近啊,以前怎么没见着你。”老大爷很快和关乾熟络起来。

  “是啊,我刚刚才搬过来没多久,就住在前面那个小区。”关乾说着,指了指东北方向。

  “我就说怎么以前出来遛弯没见过你那,呵呵。”老大爷眯着眼睛看着关乾,吧嗒下又抽了一口烟。

  “呵呵!”关乾嘴角微启。

  “小伙子现在哪里工作啊?”老大爷继续熟络着,显然对关乾的印象很不错。

  “大爷,我现在还是大四的学生,明年才毕业。”关乾笑着说道,略微惊讶的表情明显没有想到这老大爷会这样一问。

  “……”听着关乾的回话,老大爷显然也是一愣。

  细细打量着关乾成熟白净的面庞,一身穿着稳重干练,还有那股淡然沉稳的气质,哪里像是个稚嫩的大学生。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可貌相啊,呵呵。”老大爷哈哈一笑,拍着关乾的肩膀频频点头,显然对于关乾的沉稳很是赞肯。

  “小伙子,这个。。。”

  “大爷,我有点事,先走了,明晚我再把烟给您带过来。”关乾突然打断老大爷的话,扔掉指间烟头,匆匆忙忙便走入了人群里。

  “这小伙子,怎么说走就走,我话都没说完那,呵呵。”看着没了踪影的关乾,老大爷微微摇着头,吧嗒吧嗒抽着烟,开始享受着一个人的自在。

  而此刻的关乾已经小跑穿过马路,停在了十字路口。

  看着车辆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关乾锁着眉头,盯着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交替变换,关乾下意识的站在人行道口等待着。

  一波又一波的行人穿过人行道,关乾却是始终站在人行道口,深邃的眼眸盯着人行道,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绿灯。

  又一波行人穿过,来去匆匆。

  30秒的时间很快过了20秒,这时的人行道上已经没了人影,而此刻川流在马路上的车辆却是出奇的少。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阵微弱的警车声,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高亢紧促。

  前方拐角急转弯处猛然间探出一个车头,轮胎贴着地面漂移而来,刺耳的声音要人感觉心脏一阵加速度。

  “嘭——”一辆黑色跑车加速驶来,探着刺眼的远照灯疾驰而来,却是不顾一切的撞翻了前方的交通护栏。

  “啊——”附近的路人一阵尖叫,尖锐的尖叫要人倍感紧张和恐惧。

  “妈妈——妈妈——”

  一个小女孩突兀间从关乾身后窜出来,从人行道口跑向了马路对面。

  “囡囡,别乱跑。”一个男人带着急促的声音在后面喊道,可惜小女孩哪里肯听那个男人的话,却是越跑越快。

  远处,警车声洪亮响起。

  顿时,三辆警车紧随而来,盯着前方的黑色跑车紧追不舍。

  被逼疯了的跑车鸣笛声不断,呼啸飞驰,横冲直撞,却始终甩不掉身后的警车。

  “囡囡——危险——!”马路对面一个女人嘶声大喊。

  然而小女孩哪里能听清那个女人的嘶喊,耳边刺耳的鸣笛和阵阵高亢的警笛声早已经将她吓的呆呆愣在了马路中央。

  压抑的气息瞬间笼罩了整条街道,所有人的目光盯着马路中央人行道上的那个小女孩,满面惊恐,甚至有的人已经捂住了双眼。

  “不——!”女人大喊,撕心裂肺的声音竟然隐隐盖过了那刺耳的鸣笛和高亢的警笛声。

  此时,黑色跑车的两个车灯已经完全照亮了小女孩的身体,刺眼的车灯令小女孩死死捂着自己的双眼。

  她傻傻的蹲在地上,期待着那辆黑色跑车能够停下来。

  然而——

  黑色跑车根本就没有停下了的趋势,如视无物般飞速驶来。

  “啊!”

  所有的路人僵硬的停在路边,惊恐的瞪大了双眼,捂着张开的嘴巴,却发现自己仍旧一发不可收拾的恐叫了出来。

  所有人仿佛都窒息了一般无法动弹一分,空气的凝固似乎加缓了小女孩的厄运,然而所有人内心都知道小女孩在劫难逃。

  “别过去!”

  突然,一声大喊惊住了所有人,更惊住了那个救女心切的女人,女人迈开的步子顿时被生生惊的停了下来,却是一个趔趄摔到在地。

  此刻,黑色跑车已经临近小女孩不到一米,然而女人却距离小女孩三米不到距离。

  死亡的气息,瞬间在每个人心中蔓延。

  所有人闭上了眼睛,而女人的双眼已经朦胧一片。

  女孩的厄运终将发生。

  “哗——”

  黑色跑车疾驰而过,两辆警车紧随不舍,其中一辆已经停在了路边。

  远去的鸣笛,远去的警鸣。

  然而所有人再次睁开眼,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小女孩还活着,而且安然无恙。

  “这——这真是个奇迹!”一个路人一脸的不可置疑,显然没有料到小女孩竟然九死一生。

  “真是太不敢相信了。”一个路人拍着自己的脑袋,生怕自己因为恐惧而产生了幻觉。

  “呼——”更多人则是呼出一口惊险。

  原来黑色跑车当时距离小女孩一米不到的时候,突然极速更变方向,竟然擦着小女孩的衣裙疾驰而过。

  “妈妈——”惊吓的小女孩看着三米处头发被吹乱的女人,呼喊着跑了过去。

  女人眼见女儿安然无恙,破涕而哭,眼瞳里却是惊恐未散。

  黑色跑车急转方向与自己女儿擦身而过,也更是与自己擦身而过啊。

  那种迎面袭来的死亡气息,令她呯呯直跳的心脏久久才平复下来。

  此刻,恢复过神智的女人,庆幸着自己和女儿的劫后余生,望着关乾站着的方向,恍惚道:“人呢,刚才还在那里的。”

  女人怎知关乾在看到黑色跑车极速转向时便已离开,更不知关乾的一声大喊才救了女人一命。

  自始自终,关乾都在关注那个女人,他知道小女孩的命运定然是有惊无险,真正在死亡边徘徊的却是她的母亲。

  。。。。。。

  阳光和煦,万里无云。

  Z市×××大学,古文字学理论教室内已经是一片吵杂。

  “嘿,听说了吗?昨晚王府街上演了一场母女惊险记啊。”方和一张大嘴巴在教室四处传说着,一张猥琐的脸上佩着一副黑框眼镜,怎么看怎么要人感觉另类的别扭。

  “方和,你就鬼扯吧,还母女惊险记那,你怎么不说空中飞人了,昨天可是说了一整天的飞人,怎么今天就变母女惊险记了,我看你是梦游吧。哈哈”墨汉一脸的调侃,壮实高大的体格顿时压着方和戏谑着。

  “去,去你的,你才梦游那。”方和推开墨汉魁梧的身体,溜到了旁边去。

  “方和,你不会说的是昨晚一辆黑色保时捷跑车差点撞死一对母女的事吧。”姜羌兴致勃勃问道,一双大眼睛盯着方和扑哧扑哧眨着。

  “对!对!就是这事儿。姜羌你也听说了啊,昨晚的情形那真叫一刺激啊,我敢发誓上帝都要被吓到。”方和立马凑近姜羌,慷慨激昂的回应着。

  对于姜羌这个美女级别的女人,方和总是孜孜不倦,恨不得跟姜羌能聊个天花乱坠,天昏地暗。

  “你就得了吧,还上帝那,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姜羌噗嗤一笑,洁白的牙齿映衬着一张薄薄的粉唇,顿时要方和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关乾,听说你最近刚搬去王府街,昨晚不会真有这事吧?”墨汉意识到关乾最近刚搬了家,忙闪身来到关乾旁边问道。

  “嗯,是有这么回事。”关乾如是说道。

  “你不会昨晚亲眼目睹了吧?”墨汉听着关乾肯定的回答,一脸的好奇。

  “……”

  “去!死胖子,别靠关乾那么近,这位置可不是你占的。”姜羌一把推开墨汉,亲密的站在了关乾旁边,盯着墨汉就是一个白眼。

  “额,姜羌,你也太霸道了吧。你对关乾有意思我们都知道,不过你也不用防狼似的连男人都防着吧。”墨汉显然不买姜羌的账。

  对于这个张口一个胖子,闭口一个胖子叫他的姜羌尤为看不顺眼。

  “切,你管我!”姜羌无赖道。

  “额,都别吵了,先听听关乾说说昨晚的事!”方和眼见情形不对劲,马上走过来参合,生怕来个男女大战。

  “嗯,昨晚我确实看到了,还好是有惊无险,呵呵。”关乾白皙的脸上带着一抹微笑,显得淡然自若。

  “天啊,上帝啊,快跟我们说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听着关乾的回答,方和第一个耐不住性子,催促着关乾。

  “是啊,关乾,你赶紧说说看,昨晚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墨汉顿时也被勾起了兴趣。

  而这时整个教室更多的同学也被吸引了过来,一个个争吵着询问关乾。

  “你们别老七嘴八舌的问,要关乾慢慢说,谁再吵,我跟他没完!”姜羌火爆脾气顿时被激了出来,大吼着护着身边的关乾。

  然而整个教室的同学都集中在关乾周围热火朝天时,唯有一个人却是默默坐在角落里,恬静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