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7:1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海盗传说之幽灵岛
  4. 第二章 总督之女

第二章 总督之女

更新于:2018-03-14 13:29:12 字数:3626

  而现在索雷尔竟然大胆包天地劫持他的女儿。一个海盗当即喊道:“你疯了么?索雷尔。你自以为劫持总督的女儿可以换来财宝,而实际上你只不过是把自己的脖子搭上了绞刑架!快返航把这个不祥的女人送回去,我们可不想跟着你走上绞架!”索雷尔虽然是船长,但海盗船不像其他船那样等级制度森严,通常一个船长甚至可以操控一个船员的生死,海盗船不是这样,这里充满了民主。这些海盗本来就是亡命之徒,他们中有一些人本来就是不堪忍受普通船上森严的等级制度,才投奔来做海盗的。所以海盗船从来没有森严的等级制度和繁冗的条律,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自有和民主。海盗船长由大家推选出来,只负责作战时的指挥,而如果他的决定犯了众怒,一个哗变就可以轻松地把他从船长的位置上拉下来。甚至可以把他流放到荒岛上,任其自生自灭。所以当大多数人不认同劫持亨利摩根的女儿会带来好处时,他们就毫无顾忌地大肆叫嚷反对,根本不管索雷尔是不是船长。

  索雷尔静静地喝着朗姆酒,有滋有味地吃着烧鹅,就好像那些海盗根本不是在和他说话。在吵吵闹闹地五分钟里,索雷尔不紧不慢地喝干了一壶酒,吃光了一只烧鹅。然后身子靠在椅子上,双脚搭在桌子上,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哈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睡着一样。不熟悉索雷尔的人一定会认为他是无法回答众海盗的责难。但这些跟随他多年的海盗们却知道不是那样。每当遇到最危险最重大的事情摆在面前时,索雷尔都会比平时更加悠闲,这正是他的过人之处,他的悠闲可以令他摆脱慌乱,以最理智的头脑去做出决断。就在一年前,他和同伴们面临三艘西班牙海军战舰围堵时,他也是在美酒佳肴中带着大家逃出升天的。他的机智总能带领海盗们夺到财宝或是摆脱敌人的追捕。要不是亨利摩根在海盗中拥有近乎神一样的地位,这些海盗通常是不会怀疑索雷尔的决断的。只不过亨利摩根实在太可怕了,以至于让他们暂时忘记了索雷尔也是一个绝对的强者。索雷尔喝着酒,等着这些海盗吵嚷够了,说道:“在伦敦,拥有多少钱就可以做一个富有而受人尊敬的庄园主。“2000西班牙币!够我们舒服地过下半辈子了!”一些海盗尖声嚷道。确实,在那个年代,2000西班牙币实在是一笔十分可观的财富了。要知道,一个海盗在战斗中丢了一支眼睛的赔偿金也不过100西班牙币而已。“哪怕能有1500西班牙币,我也觉得很满意了。”另一个海盗嚷着。、

  索雷尔不紧不慢地用大拇指和食指仔细地梳理自己心爱的小胡子,悠悠说道:“如果你们肯听我的,我可以让你们每人得到4000西班牙币,这该足够你们这辈子纵情享乐的了。”“4000西班牙币!”许多海盗惊呼出声。如此之巨的财富确实足以让任何人心动了。但海盗们在惊叹之后,随即也产生了怀疑,一个不久前入伙的海盗医生丹纳尔问道:“我们有一百个人,每人4000西班牙币,这就需要40万西班牙币,我想即使亨利摩根愿意用他全部的财产来换回他的宝贝女儿,他也不可能拿得出40万西班牙币。即便他在早年海盗生涯中积聚了大量财富,他也不可能拿得出如此巨大的一笔钱,这笔钱恐怕都快够买下整个皇家港了。”索雷尔的胡子颤动一下,笑道:“我可从来没指望亨利摩根给我准备40万西班牙币,就算把他的裤子卖了,他也拿不出这笔钱来。”丹纳尔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答应大家每个人能分到4000西班牙币,难道你还有别的手段弄到这样一笔钱?”“对啊!你还有什么办法拿出这笔钱,如果你敢骗人,我们发誓会把你流放到荒岛上饿死你。”一些海盗嚷道。索雷尔气定神闲地说道:“我索雷尔虽然是个十足的坏蛋,可是我就有这么一个好处,就是从来不说大话骗人。我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会做得到。”丹纳尔说道:“既然如此,你不妨告诉大家如何才能得到40万西班牙币。”索雷尔一下跳上海盗们开会的桌子,四下俯视一番,说道:“我准备用这个女人和亨利摩根索取1万西班牙币,以他早年的丰功伟业,这个数目他还是拿得出的。然后我用这笔钱购买三艘大船,再招募一些海盗,购买一些燧发枪、长刀和必备的装备,我们就可以去幽灵岛寻找宝藏了,据我所知,在那里藏着的宝藏至少有40万西班牙币。”

  “幽灵岛!你疯了么?”许多海盗大叫起来,即使只是听到了幽灵岛这个名字,眼中也已流露出了无比惊恐的神色。一个海盗水手高声嚷道:“你听好了,疯子,我们得到财富是为了更舒适的活着,而不是为了财富去送死。我们可以跟你抢掠任何船只,即便是西班牙皇家海军我们也不怕,可是我们绝不会傻到和你去幽灵岛,没有人不知道幽灵岛有多可怕!”“没错!去幽灵岛冒险简直比攻打皇家港还危险一百倍,我们为什么要去冒险?”另一个海盗嚷道。索雷尔的眼光像锋利的刀子划在那个说话海盗的脸上,缓缓说道:“因为幽灵岛的财宝足够买下十个皇家港!”

  所有的海盗都缄口不言了,有些海盗的眼前已经幻化出无数的黄金和白银,并幻想着自己一袋袋把黄金白银背走。但也有些人却想到了幽灵岛上一个个令人不寒而栗的传说!在海上营生的人是没有不知道这些传说的。索雷尔倏地从腰间抽出长刀,长刀修长的刀身在晦暗的油灯下熠熠闪光。索雷尔运力一插,长刀没入桌子,嗡嗡作响。只听他说道:“黄金和白银难道会从天上自己掉下来?你们这些胆子比兔子还小的家伙们,羡慕那些挥金如土的阔佬,却又不敢自己去闯荡寻找财宝,一辈子只有一事无成。”“我不管别人的胆子有多小,我愿意跟你去冒险。”大胡子汤森越众而出,眼睛望着索雷尔。他是索雷尔最忠诚的追随者,也是和他私交最好的海盗伙伴。索雷尔跳下桌子,握住汤森的手,笑道:“我早知道即使全船的人都是胆小鬼,你也一定不是。”汤森笑道:“没错,不过或许那只不过因为我相信了一个疯子。”索雷尔说道:“我想告诉你一个真理:相信一个疯子胜过做一个傻子。”“我也跟你去。”几个胆子大的海盗经不住财宝的诱惑,也表示愿意跟随索雷尔去幽灵岛。但大多数海盗仍不愿意去冒险,他们彼此之间讨论着幽灵岛种种可怕的传说。索雷尔高声说道:“当然我们都是自由的,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我尊重每个人的选择,现在不愿意去幽灵岛的人站在左舷,愿意去的人站在右舷。

  财富之门和地狱之路同时向所有海盗敞开了,除了舵手吱呀转动舵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音。在一段出奇安静之后,许多人站到了左舷,只有少数几个人站到了船的右舷。令索雷尔惊奇的是,在少数几个站在右舷的人中,竟然有那个新入伙的医生丹纳尔!

  索雷尔向站在左舷的海盗说道:“既然大家不愿意去冒险,我会从亨利摩根的赎金中拿出一半分给大家,我们从此各走各路。”一个海盗嚷道:“那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我们可从来没答应去勒索亨利摩根。你为了自己发疯去幽灵岛,就要连累我们所有人去得罪亨利摩根,我们可没答应同意你这么发疯。”“说的对,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你这个疯子去得罪亨利摩根,我们还不想被送上绞刑架!”海盗们一时咆哮起来,一起大骂索雷尔是贪婪的疯子,骂他蠢的像头没睡醒的猪一样,怒骂声一时几乎就要把船顶掀翻了。

  就在这时侯,一个海盗慌慌张张跑进议事厅,向索雷尔报告道:“亨利摩根的女儿逃走了,她偷走了我们的一艘轻帆船,正向皇家港的方向驶去。索雷尔吃惊地问道:“门是从外面锁起来的,她怎么可能逃走?竟然还偷走了一艘轻帆船?”那个海盗回答道:“锁是从外面被撬开的,显然有人放走了她。索雷尔顾不上查明是谁放走了她,急忙令舵手调转行驶方向追赶亨利摩根的女儿。而那些不主张勒索亨利摩根的海盗们却乐意让她逃走,他们叫嚷着不让舵手调转方向。索雷尔说道:“你们以为她凭一艘快帆船就能安全逃回皇家港么?她不熟悉航路,随时可能触礁,更可能被季风吹离航线。她唯一可以安然返回皇家港的方法就是回到这艘船上,由我们护送她回到她那个总督爸爸身边。”这下子许多海盗慌乱起来,他们可不愿意落个溺死总督女儿的罪名,这样他们肯定活不了多久。舵手急忙调转船头向逃离的帆船全速追去。过了大约五分钟,座船已经追近了快帆船。正当海盗们准备抛出锚索搭住摩根之女的快帆船时。她的帆船忽然打了个旋,左右摇摆起来,随后被一个浪头打翻,摩根之女落入了海里。这一变故十分突兀,所有海盗慌乱地不知所措,有人向下扔缆绳让她抓住,但她的水性似乎不好,虽然伸了几次手,却根本抓不住绳子。便在此时,两个人几乎同时从船舷跃入海里,一个是索雷尔船长,另一个竟是那个医生丹纳尔!要知道,从海水里救人,尤其是救一个水性不好的人,是需要冒生命危险的,很可能救人的人会被被救者死死拖住,最后也死在海里。索雷尔之所以不顾性命地冲下去救她,完全是因为他还需要用她勒索亨利摩根一笔财富,但他却想不通那个医生为何竟愿意冒丢了命的危险去救她。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就是那个医生的水性出奇的好,竟然和自己难分伯仲。两人在风急浪险的海中几个纵跃,已凑近了摩根之女。丹纳尔将她搭在肩上,迅捷地像一条游鱼游向座船。早已有人抛下绳子,丹纳尔左手揽住摩根之女的腰肢,右手握牢绳子,船上几个海盗迅速地把他拉上座船。索雷尔也已经抓住另一条绳子被拉上座船,他的目光闪烁不定,似乎在思考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