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5: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混源封天
  4. 第六章 废体

第六章 废体

更新于:2018-03-15 15:53:49 字数:3584

  似乎有些生气,雾气停顿了一下,尔后绕着灵漩游走,猛的停顿,雾气突然分成了四个小团,朝着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向着灵漩冲去,灵漩似乎还想躲,但明显怎么样躲都躲不了,于是只有无奈的让雾气融入它的体内。

  随着淡紫色雾气的融入,信流羽灵漩内的灵力也在发生变化,原本乳白色的灵力竟随着雾气的融入缓缓的变成淡紫,然而这转化的并不完整,当中有大半的灵力都依旧保持着乳白色,似乎知道会这样,融入的雾气并没有强行侵占剩余大半的灵漩空间。

  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能量竟从灵漩中紫色的部分分离出来,然后随着经脉流入信流羽的四肢百骸,刚开始时,并没有什么一样,但随着能量的越积越多,他的经脉都充斥满了这样的能量,很快,这股能量疯狂的在他体内肆虐着,很快就让信流羽的经脉非常饱胀,那种要被撑破的感觉令信流羽痛苦的无法呼吸。

  盘坐在床上的信流羽此刻面目有些狰狞,早在刚才那股能量在体内肆虐时他就已经醒转,刚想探查一下体内的情况,突然那种撑破般的痛苦都突如而至。

  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传来撕裂的感觉,骨骼、肌肉、经脉、皮肤,无处不痛。

  幸好刚才淡紫色雾气为他开拓强健了经脉,不然这样的冲击,很有可能会将信流羽的经脉冲破。

  仿佛仿佛过了很久、很久,这份痛苦才逐渐收敛,痛苦过去,酥麻感随之传遍全身,这酥麻感让信流羽感觉非常舒爽,这感觉,仿佛是……这是…这是突破的感觉!

  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信流羽内视自己的经脉,只见经脉的表面散发出淡淡金光,而随着金光的滋养,经脉似乎变得比之刚才更坚韧,随着经脉,信流羽看到自己的灵漩空间变得更加浩瀚,如果说之前的灵漩是一片池塘的话,那现在就是一条小河,感受到这样的变化,信流羽的的确确的相信了这就是自己突破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突破,而是越阶突破,从之前的聚灵二品直接跨越三品,达到了入灵一品,只有跨越阶级的突破,才会造成灵漩容量的变化。

  因为这次突破带来的喜悦,以至于信流羽都没有发现自己灵漩有一小部分都是淡紫色的。

  这时,占领了一小点灵漩的淡紫雾气上方,一团影子若隐若现,朝着未被占领的灵漩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看什么,另一片灵漩空间的上方,也浮现出了一团金影,不过只是出现了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入灵境,原来是这样的感觉…”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信流羽有些陶醉的道。

  “咦?!”

  “那个紫金手环呢?”惊咦一声,信流羽喃喃道。

  望着左手消失不见的手环,再联想起这次大幅度提升的实力,信流羽似乎知道了什么。

  “看样子,应该是那个破败的手环,改变了我的实力了吧!”

  “你才是破败的东西!”

  一道有些稚气的童音突然响起,一个若隐若现的虚影浮现在了信流羽面前,虚影只有手掌大小,呈淡紫色。

  望着面前若隐若现的虚影,信流羽心中突然警惕起来,有些谨慎的道:“你是什么东西,为何出现在我的房间?”

  “我不是东西,哦不,我是东西,哦不,我不是东西,呃…你,臭小子,你是不是在戏弄我!”

  稚嫩的声音从虚影中传来,不过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气愤。

  “哈哈哈哈,紫月,你就不要逗她了吧,不然怕是会把自己给气晕了吧!”

  苍老的声音毫无防备的在虚空中响起,一道透明的身影在淡紫色虚影旁边浮现,赫然一看,这竟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充满皱纹的额头下,却有着明亮眼睛,其中偶有精光闪现,不像普通老人般,浑浊不堪。

  “是你在说话吗?”信流羽忍着心头的惊恐,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尔后淡淡的对着老人道。

  “小家伙,心志定力还不错,不愧是主人选中的人。”老人和蔼的笑了笑。

  “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想做什么?”

  稍稍的沉默了一会儿后,信流羽连续的询问出几个关键性的问题。

  要是这老者想要加害于他的话,信流羽也没有办法,能悄无声息出现在他的房间,这样的修为至少要比自己强。

  “我是谁你先别问,放心,我是不会害你的,唉!不知道在混沌中飘荡了多久,现在突然回到这个世界还真有点不习惯呐!”

  看着眼前有些透明的老者,如果不是因为了解了这个反科学的世界,信流羽此时肯定会被吓的晕过去。不过饶是如此,信流羽心中依旧有些惊恐。

  “小家伙,你好啊!”老者挥了挥手,向着信流羽打了个招呼。

  “你…你好!”信流羽心志也不可谓不坚,短暂出神后,发现老者的气息很平和,没有一点危险的气息,心也就放下了。

  “小家伙,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姓方,你就叫我方老吧!”方老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微笑道:“你叫信流羽是吧,那我就叫你小羽吧!”

  “臭小子,说,你刚才是不是在戏弄我,人家拼死拼活的帮你提升了修为,改善了身体,你到头来却骂我破败的东西,哼。”

  淡紫色虚影又传出了稚嫩的童音,其中,带着丝丝怒气。

  “哈哈,紫月,别玩了,快现出真身吧!”方老笑道。

  “哼。”

  冷哼一声,表面的虚影逐渐消失,露出了里面的躯体。

  “这…”看着淡紫色虚影之下包裹的躯体,信流羽苦笑一声,没想到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是一个这样小的女孩子,不过倒是挺漂亮的。

  这是一个小女孩儿,看上去六岁左右,她有着一头淡紫色长发,拉到了小腿处,还有一双很大的眼睛,眼瞳就像两颗澄澈的紫水晶一般,那怕隔着一些距离,信流羽似乎也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长长的睫毛自然往上翘起,她的皮肤非常白皙,犹如珍珠一般,娇小的身体被一套白色长裙包裹,相反,这小女孩的身体并不是透明而是实质的,而她此刻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信流羽。

  “呵呵,别在意,给你介绍一下,她叫紫月。”方老笑了笑,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她就是你说的那个破败的手环。”

  “方老,你…哼,不理你了!”

  听到破败的手环,紫月有些生气指了指方老,冷哼一声,就把头转过去了。不过,在信流羽眼中,以为她只是在撒娇而已,毕竟紫月很是可爱,生起气来也是如此。

  不过听到紫月就是那个紫金手环时,信流羽小脸突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道:“啊?!方老,你说,这小女孩子是那个紫金手环?”

  “你才是小女孩,照辈分来说,我都可以当你的祖宗了!”冷冷的说了一句话,紫月又把头转了过去。

  笑了笑,方老道:“的确,紫月确实就是那个破…紫金手环。”

  “可是,手环怎么会变成人呢?”

  这时,紫月再次转过头来,盯着信流羽,一副老成的样子道:“臭小子,那我问你,为什么灵兽可以变成人?”

  “废话,灵兽修为够强,有灵智,自然可以化为人形。”信流羽道。

  “那我也有灵智,为什么不能化为人形?”

  “额。”信流羽无言以对。

  “而且,不止我有,连你体内的某个东西居然也有,害我刚才差点被吞了。”紫月有些气愤的道,然后又极为小声的嘟囔道:“没想到,封天大哥选中的是绝世罕见的那种体质,刚才差点吃了大亏。”

  “体内?”沉神感应,信流羽发现自己的灵漩有一小片都是淡紫色的,惊诧的看着紫月,疑问道:“那团紫色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我本体…融入了你的灵漩中,不然你以为你能从二品聚灵期达到一品入灵吗?”紫月道。

  “什么,你本体?那个破…紫金手环?”刚想说出破败,但看见紫月的眼睛里的异芒,又改口了。

  “别大惊小怪的,要不是封天大哥选中了你,我还不想呢!”挥了挥小巧的玉手,紫月扬起头道。

  “选中我?”信流羽有些茫然。

  “小羽,你不要管太多,你只需要知道,我主人的传承,也就是紫月,选中了你,希望你能继我主人的衣钵,发扬光大,将它传承下去!”方老严肃的道。

  “臭小子,并不是我选中你,如果不是封天大哥在手环里下了禁制,我才不会往你手上钻呢!”紫月有些无奈。

  “总之,你传承了主人的衣钵,你可不能荒废了它!”

  “传承?什么传承?”信流羽疑问道。

  指了指紫月,方老道:“当初主人将传承变化成了紫金手环,尔后赋予了它灵智,并且取了个名字,紫月,也就是这位,所以,只有她知道。”

  “哼,臭小子,求我吧,求我我就告诉你!嘿嘿。”眨了眨大眼睛,紫月戏谑笑道。

  “呃…还真是小孩子啊!”信流羽一阵无语。

  “好了,不逗你了,传承就在你的灵漩空间内,你自己沉神查看就是了,我也不管你了,先回去了!”

  一阵光芒闪现,紫月就消失在了天地间。

  “好了,小羽,我也回去了,切记,主人的传承不是凡物,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一阵光芒闪现,方老也渐渐消失。

  而此时,信流羽灵漩空间内。

  “方老,你说,为什么封天大哥会选如此罕见的…废体,来继承他的衣钵呢?”

  灵漩上空,紫月恢复了淡紫色雾气的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

  “源体…主人说过,世间无废体,只有废人,或许,主人有他的理由吧!传承使小羽提升了修为,但仅仅是提升了修为而已,这种体质,修行之路,堪比登天,唉,我们也只能祈祷小羽能打破这种体质的桎梏了!”

  苍老的叹息声,响彻在灵漩空间中,与此同时,在那片白色的灵漩内,一团金色虚影正冒出头看着上方的紫月和方老,眼睛中充满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