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38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幻想天机录
  4. 序章:云天机

序章:云天机

更新于:2018-03-14 16:50:44 字数:3384

  要说博丽神社可是这里远近驰名的一家老牌神社了。

  数百年的风雨飘摇都没有击倒这间古老而狭小的神社反而使这间没有任何神明与巫女存在的神社越发的兴盛起来。哪怕是在战乱时期,这间不知所谓的神社也是香火不断。

  但至于是谁将神社建在这深山老林之中而且还没有任何供奉着的神像,这个问题估计谁也答不上来。因为这间神社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破败不堪濒临倒塌的边缘了。

  后来有几名香客捐了香火钱并成功的灵验之后,这间古怪的神社便算是彻底出了名。来往的香客络绎不绝,甚至有特意从外地慕名赶来前来捐上一笔的香客。

  而且最妙的是因为没有神像的缘故使得这间神社根本不存在什么信仰纠纷的问题。这点才是神社兴旺的主要原因。

  上午六点,东方的天空刚刚泛起了一丝鱼肚白,这间兴旺的神社便已经点燃起一缕缕祭拜的烟丝。多数人还在睡梦当中的时候,博丽神社便已经有众多香客前来上香了。

  因为据说是早来容易还愿的缘故,所以早上的香油钱不比下午少,甚至还要多出少许来。顺着有些泛白的天空向下望去,那还有点黑暗的神道上已经挤满了前来许愿的香客。虽然还是有些影影绰绰的,但那拥挤不堪如沙丁鱼罐头一般的身影还是看得出来的。

  而林中村幸正是这些沙丁鱼其中之一。他本以为六点钟起来已经能是这间神社最早过来的人,没有之一。

  只不过很可惜,他错了。

  当一帮人犹如夜魅一般站在漆黑的神道上以一种幸灾乐祸,像看傻X一样的表情看着他时他就知道他错的很离谱。所以他也只能郁闷的同诸多跟他一样抱有‘我最早来’的高人们一起站在神道上吹风,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神道上方冉冉升起的烟尘。

  不过话又说回来,六点的时间也属于黎明时分,那空气也是十分阴寒的。因为其中包含着夜里的清凉以及黎明最初的冰冷。

  所以说当那小风开始吹起时,所有的高人们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拍了拍身上的鸡皮疙瘩。其中有几个倒霉的穿了一身半截袖衬衫,冷风一吹那小脸冻得煞白跟个死人一个样子。

  林中村幸一看那几个倒霉的家伙尽管说自己还是很冷,但突然觉得自己跟他们一比还是好很多的,那周身的凉风好像也变得不那么太冷了。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啊,幸灾乐祸,有比自己更惨的就认为自己还算可以。

  林中村幸就像个哲人一样负手而立心中颇为自得。殊不知其他人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大冷天的不捂着点还站在道边吹风,不是傻子是什么?

  众人纷纷投以鄙视的目光后各自捂着手怒视前方那基本上没变过的幽深连绵的队伍。

  “这位小兄弟打搅了。老夫想问一下,这里可是那博丽神社吗?”一道惨白的身影犹如幽灵一般眨眼之间从队伍里窜了出来幽幽的站在林中村幸身后。用一种庄重严肃的男低音缓缓的对着望月的林中村幸问道。

  众人一看这架势只觉得一阵阴风刮过,一股寒意从脊椎骨直冲脑门。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出现的?

  “哈?是啊。”

  林中村幸转过身看着这一身月白色长袍身形在黑夜中若隐若现丝毫没有存在感的男子有些惊讶的说道。他到底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啊?

  林中村幸挠了挠头皮。但出于礼貌还是回答了这个古怪的家伙显而易见的问题。

  “是吗?老夫终于找到了啊……”

  那男子低着头阴沉的嘀咕道。一缕缕阴冷腐朽的气息从这白袍白发男子的身上散发出来,就好像身处刚刚开启的古老墓穴一般。要是按照阴阳师或者驱魔人来解释的话,那么这种阴冷的气息学名叫做……怨气。

  “那么,老夫再问你一个问题。”

  这白袍男子在众人惊悸不已的目光中缓缓抬起了头,在月光的映衬下,两道及肩的雪白寿眉渐渐地展露出来。“呱!呱!”森林里的乌鸦突然叫了两声,在这寂静的神道中更加平添了几分阴森。

  “咳……”

  看着那渐渐露出的脸庞,林中村幸的表情越发的扭曲惊悚,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他的脸庞就像被掐住脖子的母鸭一般只能发出无意义的音阶。

  “你,认识这个人吗?”

  他迅速的低下了头颅十分别扭的用左手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林中村幸。而右手始终插在那白色长袍的兜内。“啊,啊。”被震慑住的林中村幸一脸呆滞的接过那张照片随意的看一眼。但就是这么一看却让他瞪大了双眼。

  “这,这是……”林中村幸不敢置信的望着手中的照片,手腕上的青筋犹如小蛇一般一根根的冒起,就好像打摆子一样不住的颤抖起来。

  “她的名字叫做……”

  低沉的声音在这充斥着人群的神道中缓缓响起。尽管人多口杂,但诸人仍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孤身一人身处乱坟岗一样那么让人不舒服。

  一朵乌云缓缓的遮盖住那已经有些暗淡的月亮。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已经来临。那乌云密布的一瞬间,照片的一角却因为视角问题映衬在众人的面前。

  那是一柄以紫色为基调的华丽阳伞。

  “八云,紫”

  那寿眉男子话音刚落,一片诡异的黑暗迅速笼罩了整座博丽神社。天与地之间的境界仿佛消失了一般,只剩下一片墨汁一般的混沌。那拥挤的神道,愕然的人群,微微发亮的天空在一瞬间全部化做虚无。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呀呀,您还真是不耐烦呢。”那虚空之中诡异的裂开一道一人多高狭长的仿佛眼睛一般的裂缝。漆黑深邃的裂缝之中传来一阵蜂蜜糖一般甜人的笑声。

  男子寿眉一动,深藏在银白色长发之中的脸孔转了过来定定的望着那道漆黑的隙间。

  “老夫找了你足足207年,妖怪的贤者,八云紫。”

  男子微微抬起头颅,银色的发丝渐渐滑下露出曲线优美的脸颊。嘴角的曲线犹如岩石一样抿了起来,一道犹如实质的目光死死的望向隙间。那隙间好像受到某种刺激一般,竟是从内部张开了无数的猩红色眼球。

  那充斥满负面情绪的隙间目光所带来的焦躁与血腥的气势渐渐的在这一片虚无之中弥漫开来。

  那恐怖的充满血丝的眼球被普通人望上哪怕一眼也会被那负面的情绪瞬间击垮乃至当场精神崩溃。但那男子只是嘴角一挑,冷哼一声。那隙间竟如镜子一般瞬间炸碎!

  望着那仿佛实质一般炸碎的隙间,男子只是冷笑一声,转头望向有些扭曲的月亮。用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的森寒语气缓缓说道:“八云紫,不要拿老夫当成傻子!老夫虽然已经活了很久,但老夫还没老到认不出隙间波动的时候!”

  “哎呀呀,这还真是不好意思呢。”

  那甜蜜的犹如蜜糖一般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再度响起,虽然甜蜜依旧,但只要是个正常人就能听得出来那其中包含的虚伪与不耐烦。那扭曲的月亮就好像被投入石子的湖面一般泛起了一丝丝涟漪。一柄华丽的紫色阳伞从那涟漪之中缓缓的伸出来。紧随其后的便是那握伞的手。精致无暇,竟是宛如艺术品一般。

  “我可是认为你已经古老到了这种程度呢。”

  那阳伞一旋,这扭曲的空间相互折叠起来竟是瞬间开启一道隙间!一名以紫色为基调的金发少女微笑着拎着阳伞从隙间中优雅的走了出来。

  一身穿着得体的法式百褶连衣裙,披挂着的八卦法衣显得无比的神秘与和谐。头上戴着一顶蓬松的白色羊毛帽子,左手拎着雍容华贵的紫色阳伞显得高贵而又优雅。精致的面孔,淡金色的长发,这名从隙间走出的少女竟是气质高贵,无比的优雅神秘。她最常见的地方应该是各种高级沙龙而不是这危险无比的隙间之中!

  这气质优雅如贵妇人一般的少女面带微笑的看着下方线条僵硬的男子。右手掏出了一柄精致的绒扇手腕一抖,优雅地遮住了嘴角。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最美丽的血色夕阳。”那少女眼眉带笑的说道。语气之中那强烈的厌恶感与杀气丝毫不加以掩饰。那绒扇估计是为了掩饰自己那不屑的神情才为了张开的吧。

  就在那少女说话的当间,男子四周竟是悄无声息的出现了无数的隙间!无数充满了负面情绪的眼球从四面八方缓缓的迎来死死的凝望着身处场中央的男子。看起来这少女竟是要趁其不备痛下杀手!

  那男子又是一声冷哼,无数的隙间齐齐一阵扭曲,瞬息之间化为一团暗灰色的烟尘。那虚空之中屹立的少女脸色微微一变,看起来她跟本没有料到男子竟是瞬间破除她这隐秘的杀招。

  “是啊,好久没见了。妖怪的贤者,八云紫。老夫可是对你记挂得紧呢!”

  男子大手一挥,那已经扭曲的虚空竟是像时光倒转一般又重新的化作阴暗的神道。一击破除八云紫精心封锁的空间!不仅仅如此,从这渐渐充盈着灵气的空间来看,竟是顺势击碎了‘虚幻与现实的境界’‘博丽大结界’两道结界成功的来到了幻想乡!

  “还有。”看着上空那脸色瞬间变得奇差无比的少女,男子的嘴角微微一挑,抬起了头颅。一张远比八云紫还要俏丽的脸庞呈现在这黎明之中。

  “老夫早已尸解转世。现在姓云,名天机!”

  PS:新写小说,不喜勿喷。当然,有意见可以提。会开意见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