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1:12:00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梅耶撒的星辰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猎犬(一)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猎犬(一)

更新于:2018-03-14 15:26:49 字数:6098

字体: 字号:
梅耶撒的星辰目录
共91章
  “主向这三者言说,麦尼(Meny)却不听从;主向这三者劝诫,恶魔却不忏悔;主驱赶黑暗离开他们,叛徒却去追逐堕落。”

  “拥有最高勇气的,却丢了审慎;持有最高权柄的,却失了智慧;握着最大的力量的,却忘了恩宠。”

  “他是要被流放的,区别于他的随行者,他们一个受了冠冕,一个得了真理。”

  “他随他的勇力,随他的权柄,随他的荣光,都一同堕落阴间。我主的敌人起身向他示意却不尊敬,猎杀人的手咧嘴向他微笑却怀着嘲讽。他的名,和他受咒诅的子嗣,都将在阴间的永火中受囚禁。”

  “主说:我要向他伸出我的手,却不让他抓着;我会向他展示我的仁慈,却不允他摸着。我要让他在这永恒的苦痛中受背叛,正如万军之主被背叛那样。”

  “神的使者征服,倚仗的是神,而永不能倚仗他的腕。”

  梅耶撒(Me’aethra)教堂的大厅间传来维宁牧师朗诵《圣约》片段的声音。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总像是在严厉地责问人们心中的邪祟,正像一个牧师会做的那样。在这个小镇里,没有任何人会将这位独一无二的牧师与其他人混淆,他洁净体面的衣着和庄重得体的举止使他与这个偏僻的小城镇格格不入。对于这样受人尊敬的人物,城镇里的居民从不失礼直呼他的名。姓氏,这个大多数居民所不具有的称谓,比那些白色的衣饰更能显示他不仅仅拥有知识,更拥有他人无法企及的名望。维宁(Vinin),在莫莱希尔(Moleciel)的古语中释为“正义”,居民们都猜测,这个姓氏或许来自于他沐灵时代的掌灯。

  大家所知道的,只是他并非出身名门。他的名,席卡瓦(Sycavar),在古语中是“秋日”的意思,是在神圣铎斯洛瑟雷尔(Dorthroethrael)帝国的大街小巷里毫不起眼的常见名字。他已经抛却了寒酸的过去,凭借对主的虔信和专注,被教会接纳而成为沐灵——神职人员的学徒——这是这位牧师故事的开端。他的掌灯——作为他第一任导师的牧师,用这个赐姓将他描述得一丝不差。梅耶撒全镇唯一的小教堂并不能阻挡人们对真理的向往,而略显拥挤的教堂大厅常被善于调动气氛的牧师的洪亮声音所主宰。一些挤不进教堂的顽皮孩子们被维宁牧师的沐灵挡在了教堂外面,只好围在玫瑰窗外好奇地偷听。他们却惊奇地发现,维宁牧师似乎正一边传道,一边透过玻璃窗上绚烂的天使和骑士图案与他们对视着。

  “噢,我的主。你看见那勇敢不过是无知了么?你看见那果断不过是鲁莽了么?”

  -

  “看好了!我会证明我是不逊于第一皇帝的勇者!我告诉你们,我从来没有吹牛!我可不会害怕任何挑战!”铂金色的小辫子用精致的小银环扎在脑后,颤动在那午后微醺的阳光下,在这个小镇里很鲜有孩子将头发梳成这样;灿烂的日光隐约地映着那固执的脸庞,那颗蓝色的眼睛里除了决心别无他物。话音方落,这个叫做“弥撒铎(Mithadore)”的莽撞男孩便一把接过那支短匕首,插在腰间,赌气似的朝牛群走去。

  “别让你父亲担心啊!”其他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提醒道。

  “对啊!看那公牛多粗壮!我们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啊!”

  “得了,丹斯(Dance),费伊(Fay)。”弥撒铎丝毫不理会他们的造作,他知道自己不会被这些话吓倒,尽管那头硕大无朋的公牛很可能要了他的命;尽管他咕噜作响的肚子也在充当他前进的阻力;尽管那片牛群在这个时间,应该由他一头不落地带回家——那是他家的牛群。但第一皇帝会怎么做呢?他这样想道。伟大的圣铎斯洛瑟雷尔(El’Dorthroethrael)一世会怎么做?那些古往今来伟大的骑士,他们会怎么做呢?

  真正的骑士将迎接挑战,正像弥撒铎所做的一样。

  “回来!”斐莉丝(Phalice)挣脱开丹斯的手臂,向弥撒铎呼唤道。“你疯了么弥斯(Mith,弥撒铎的昵称)?牛群会很生气的!”丹斯再次紧紧抓住斐莉丝的手,以致于她没法再次挣脱,好让她远离那片将要发生危险的草场。斐莉丝这次再也没法挣脱,她用流露着期望的眼神望着弥撒铎金色的背影,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放弃这疯狂的主意。什么样的人才会因为一句玩笑话,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就去惹恼一头公牛啊?

  但不幸的是,弥撒铎就是这样的人。

  -

  金毛牧犬,这是“Mithadore”这个名字在古语中的涵义。无论是什么原因让完全不识字的牧民内安德(Neande)为他的儿子的名字加上“铎(dore)”这个似乎尊贵无比的后缀,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父亲自己的名字可与他本人完全不相符。Neande,莫莱希尔古语中的长刀,却没有把这个瘦高的男人变成一名勇士。内安德先生家放牧的畜群是被梅耶撒教堂所承包的,他是这一块最虔诚的牧民,总为教堂的牲祭提供健壮的牲口。牲祭并不算一个频繁的宗教仪式,但绝对是个足够重要和正式的仪式。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字不识的内安德在这个北方边境的小城镇中也是个受人尊敬的角色。弥撒铎的父母都是相当虔诚的老实人,这是每一位镇民都无法否认的。

  尽管如此,内安德家还是谈不上显赫。他与家人同这个小镇上的大多数人无异,没有姓氏。也许在一两千年前,有名无姓还不是平民的代名词。但梅亚尼(Me’aenny)王的部落时代和峰峦之王的城邦时代早已离我们远去,在那时,纵是那些声名显赫、名垂青史的部落首领或是诸邦国王也用着简单的古语名。直到那位被称作“风暴的征服者”的拉弗·铎斯洛尔(RaphDorthroel)改变了这一切。他创造了莫莱希尔大地上第一个姓氏,并将它与荣耀和尊贵紧密联系在一起。总有人常笑着说,既然莫莱希尔的古语是创世天使拉斐尔(Raphael)的手笔,这位使者赐予了人类知识,那么任何以古语为称的人都沐浴在主同等的恩赐下,由称呼的长短来度量主的恩泽当然荒谬至极。但即便是说这话的人,也不会对事实视而不见。那毕竟只是些玩笑话。

  主的牧羊犬,这是从未真正扛过长刀或是什么武器的内安德希望儿子成为的;金色,是主之恩泽的颜色。弥撒铎慈爱的母亲缪尔洛(Mulro)也希望儿子成为虔诚的放牧者,继承内安德的牧场。不过弥撒铎并不是内安德唯一的儿子。相比于这个十二岁的长子,十岁的艾桑铎(Iysandore)反倒比他更像忠诚、可靠、温顺的牧羊犬,尽管他的名字在古语中的意思是一只金毛羊;而他们六岁的妹妹伊希尔(Yciel),释意为阳光,则是个有着蓝宝石般澄澈的大眼睛的小姑娘。

  也许我们不能从起名的初衷来解释,因为命运从不承认人类所做的计划。也许比起牧羊犬,“弥撒(Mitha)”的另外一种释义则更符合这个十二岁男孩的个性。而他自己也会认同这一点:

  他是一只金毛猎犬。

  -

  弥撒铎带着些不安,走到那头叫做“山峰”的公牛旁,它夸张地隆起的背部向众人展示着它的健硕。男孩轻柔地抚摸着它那土墙一样的身躯,正如他一向做的那样。多年的牧童生活让他熟知怎么做才能安抚这些硕大的生灵们。“它们也有着灵,所有动物都有,主所赐予的灵。”内安德教导道。“你用你的灵去与它们沟通,它们就会感受你的安抚,变得驯服。”“好吧,”弥撒铎想道,“真是对不起了,山峰。”

  山峰忽然剧烈地晃动身躯,想把弥撒铎从它身旁驱赶开,也许它的灵已经感受到弥斯灵魂深处的恶意。它不安地甩动着尾巴,弥撒铎只好继续安抚它,直到它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即便是人类也不能察觉到他人思想中的恶意,难道牛这种食草的祭牲,就能洞悉人类内心深处的黑暗?

  弥撒铎强忍住剧烈颤动的心脏,从腰间缠裹的粗布衣间抽出那把小匕首,猛地扎进山峰的侧喉。山峰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在受到了背叛的屈辱驱使下,它猛地向前奔跑,撞向了面前的另一头牛,将“大角”掀翻在地。弥撒铎此时早已敏捷地闪向一旁,一边后退一边观察着山峰的反应。山峰似乎并没有受到太重的伤害——一个十二岁孩子的力量似乎并不足以将小匕首深深扎进坚韧的牛皮,只不过让它受了一些皮肉伤。受到激怒的山峰变得狂暴起来,怒不可遏的它低哞着锁定了弥斯,向他冲过来。其他的公牛也因为山峰而躁动起来,草场上陷入了一片令人望而却步的混乱。

  弥撒铎大惊失色,事情似乎开始失去控制了。拔刀,夺走这头公牛的生命——事情远不像他所设想的那样简单,他这才开始意识到这一点。那庞然大物冲刺的速度如此之快,即便是一个健壮的成年人也会在它的冲撞之下殒命;即便躲过了山峰的冲击,谁也不能保证他不会在慌不择路的牛群中被踩踏致死。弥撒铎急忙向周遭张望,附近的草地上只有几块不那么突出的石头,于是弥撒铎匆忙向最大的那块石头后跑去。身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所能庆幸的只有自己还不算大条的身子堪堪能够完全被那块大石头覆盖住,以免暴露在愤怒的公牛的冲击路线中。山峰瞥见了弥斯的躲避,正在全速奔袭的它不及减速,便顺势蹬着石头腾跃过去。弥撒铎美丽的金色小辫子被近在咫尺的牛蹄卷起的强劲气流扬起,他几乎能嗅到牛身上的骚臭味。

  “这下该怎么办?”弥撒铎一边自语着,身子却已经毫不犹豫地动了起来,再次连滚带爬地躲到岩石的反面,慌乱地筹划着接下来的脱身计划——如果有这样的计划的话。“弥斯!”斐莉丝带着泪哭喊道,猛地向前迈了一步。在这么远的距离弥斯根本不可能听见,但她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往前再走一步。那片已经被疯狂的奔牛占据的草原对这个小姑娘来说无异于一片杀戮地带,任何被卷进牛蹄之下的人都不可能生还。

  不知不觉中,她意识到已经没有人再抓着她,不让她去送死——弥斯的两个小伙伴早已因为害怕而逃之夭夭了,这也是正常的孩子该有的反应。“我应该......去找内安德先生......”斐莉丝一片空白的脑中只蹦出来这几个字眼。但她仍然没有挪动脚步——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无措,她不想离开这里,对弥斯背过身去;但她又怎么能忍受亲眼看见弥斯倒在牛蹄之下。

  无助的少女呆坐在草地上。

  -

  山峰已然转过身来,发起了第二轮的冲锋。这头有些机灵的动物似乎决心不再被这小不点愚弄,并开始以新的路线绕着石头奔跑。它被暴怒充斥的眼睛急切地搜寻着那个小男孩的动向,而弥斯只是双手死死地抱着头蹲在地上,完全不知道公牛此时已经绕到了他的侧面,而那双恶狠狠的牛眼已经将弥斯锁定了。他脆弱的身体如今正暴露在山峰的冲锋路线中央,而他直到山峰响亮的嘶鸣就在耳畔之时才意识到这要命的事实——自己下意识抱头蹲下的举动究竟有多愚蠢。

  只有那一瞬间,生与死就交织在那一瞬的反应时间。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到自己的敌人,这个优秀的牧牛男孩就已经一手撑着石头,像跃起的鲤鱼般蹦了起来,以最快速度闪向一旁。弥撒铎没有时间回头看,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能否躲过死神的追捕。这个做事不考虑后果的鲁莽男孩似乎还从未认真思索过死亡,从来没有。

  但看上去他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他成功地再次闪到了岩石的背面蹲下来,再次等待着山峰从他的一旁或是头顶掠过。但他的等待似乎落了空,一声撞击的闷响打破了当下的僵局。这场男孩与牛的猫鼠游戏突然就被打断了。

  “大角”,那头方才被撞倒在地的公牛出乎意料地加入了这场战斗。尽管已经受到重创,但是它不甘示弱,他眼中的怒火似乎丝毫不逊色于那头体格更大的攻击者。弥斯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场新的纷争,山峰已经被一个有些难缠的对手拖住了,这正是脱离这场毫无胜算可言的战斗的大好机会!

  但这毕竟是他的牛群,他很清楚这头被他命名为“大角”的公牛是不可能敌过体格最雄武的“山峰”的,机会转瞬即逝。有些不巧的是,这两头大牛正好位于他的南面——那正是梅耶撒小镇的方向。如果他必须绕过去,他就需要一匹坐骑——所有传说中的骑士都有一匹忠诚不二的坐骑,弥斯也不例外。

  弥斯的宝贝坐骑就是“倪安特(Niante)”——弥斯给这只陪伴他长大的小牛取这个在古语中释义为“马”的单词作为名字,正是向往着有一天这头小牛犊能够像骑士的战马一样领他驰骋。而事实上,以“马”为名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坐落于神圣帝国中央的皇都伽尔撒(Garthra),尼安特(Niante)宫作为帝国的权力中枢,居住过历代留名青史的伟大君王,以及那些千古流芳的皇家圣骑士。创世天使圣拉斐尔,帝国的守护者,传说也伫立在雍容华美的尼安特宫顶端,注视着这片主的疆土。他不仅仅是主座下四位天使长之一,代表风与治愈的仁慈使者,更是神圣帝国的守卫天使。正是这位充满荣光的使者授予了梅亚尼王伽尔(Gare)以主的权柄,让他统领主的选民;他亦曾废去那位罪不可恕的堕落者的继承权,并膏立那位虔诚不二的圣殿卫士,使之继任为圣卢塞安(El’Lusyan)一世,新的帝国皇帝。他是那位独一的主在人间的代言人,是权柄与智慧的代名词;他通过风声向人们传述真理,也借助圣焰来守护选民们的国度。

  虽然在混乱的牛群中要找到一头小牛犊并不容易,但它身上还是有不同于其它牲畜的格外显眼的特征的。弥斯一眼就瞥见了倪安特身上带着的独一无二的标志——缪尔洛夫人亲手为儿子的宝贝坐骑缝制了这张“牛鞍”,上面绣着他最向往的伟大圣骑士圣铎斯洛瑟雷尔一世屠灭邪恶的黑龙的经典传说。这张精致的牛鞍也使这只小牛看起来威风凛凛——当然不是在狂乱的牛群中央。

  弥撒铎拼尽全力向自己的爱骑奔跑,将山峰与大角激烈的决斗甩在后头——这两头倔牛仍在相互角力。但很明显,山峰已经渐渐压过了早已负伤的大角,它的获胜只是时间问题。

  弥撒铎连忙吹了个口哨招呼它。

  倪安特听到主人的呼唤,快步向弥斯跑来。弥斯平常总坐在它的背上耀武扬威地驱赶牛群,在他自己眼里自己就像骑士驱赶着敌人的士兵一样威风。这也让小倪安特看上去就像牛群的领袖一般,但今天是个例外。

  气势汹汹的山峰已然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大角不得不带着伤一瘸一拐地逃离这个生气的大块头。带着凯旋者的戾气,山峰似乎并不打算放过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男孩。倪安特被吓住了,它的恐惧从它慌乱的步伐展露无遗。弥斯再次吹了声口哨,但这一次倪安特却像没有听见一般。

  “倪安特!快过来,你在干什么呢?!”弥斯喊着。但倪安特不但没有往前继续走,反而掉头就跑。“该死!”弥斯往后瞥了一眼,怒气冲冲的山峰高高地扬起沙尘,那样骇人的气势,恐怕是普通的孩子就已经吓傻了。弥斯听那些酒馆的醉汉讲过类似的故事,他们中有一些人曾经当过士兵。据说在战场上,普通的士兵常会被全速冲锋的重骑兵吓得丢盔弃甲,仓皇而逃,从而使己方组成的方阵不战而散。

  弥斯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是普通的士兵。真正的骑士即便是在不利的情况下也不会放弃的。

  弥斯三步并作两步,在倪安特还未充分加速的时候撵上了这头奔逃的小牛,“该死该死该死!”弥斯咒骂道,身体却没有犹豫。他迅速拽住牛鞍的外缘,试图腾空踩上牛镫——第一次踩空了,但他马上在地上蹬了一下,进行了第二次尝试。这次他成功了,并借助自己的臂力登上了小倪安特的背。

  “转向!转向!快转向倪安特!向那边走!”弥斯焦急地拍着倪安特的侧身一边喊着,希望它能听到自己的命令。倪安特却像着了魔一般,只管没命地往前奔逃。“该死的倪安特,前面是幽暗丛林!停下来!”心急如焚的弥斯却束手无策,他不想从全速奔跑的小牛背上跳下来摔断自己的腿,更何况后面仍追赶着一头狂怒的公牛;但他更不想进入前面那片林子。这好像是个没得选择的选择。

  弥撒铎仍在迟疑之际,倪安特就这样带着他,笔直地闯进了幽暗丛林。

  -

字体: 字号:
梅耶撒的星辰目录
共9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