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6:25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调教水浒
  4. 第4章 奴家尚未过门

第4章 奴家尚未过门

更新于:2018-03-14 17:57:52 字数:2269

  李猜来不及搭理潘金莲,把她往屋子里一塞,将门关上,转头的时候,却见那武松已经从酒肆二楼凌空而下,然后落地的时候身子一歪,哎哟一声,看样子是崴脚了!

  卧槽,刚刚转过头来的李猜欲哭无泪,早就知道剧情和自己熟知的那一套不对扳,就不该相信施耐庵,还不如刚才跟潘金莲一起躲屋子里呢,现在怎么搞?

  不过武松的出现确实是帮了李猜,至少他成功的吸引了火力,那只老虎真的放弃了李猜,转过头就奔武松去了。

  眼看着大老虎扑面而来,武松在脚腕的疼痛中呲牙咧嘴,强撑着身子高举哨棒,咬牙切齿的对着大老虎的脑袋劈砍下去。

  大老虎却是在半路上一个急刹车,接着便是一扭身,用尾巴向武松的哨棍上甩去。

  ‘啪’

  一声脆响,哨棍应声断裂,武松就地一滚,躲开了猛虎的尾巴,大吼一声:“好孽障,有力道。”

  李猜在一旁看得肃然起敬,都尼玛这样了,还装逼呢?

  就在武松刚刚喊完话之后,那只猛虎已经在原地转了一圈,两条粗壮的大腿狠狠的扑在了武松的身上,或许是求生欲望刺激之下,武松终于显露了打虎英雄的本色,潜力激发一般,一扭身便转到了老虎的身后,直接骑在了虎背上,挥拳就向老虎的脑门上打去。

  老虎挨了一拳,顿时狂暴起来,四只虎蹄前蹦后跳,那武松骑在虎背上,顿时如西班牙斗牛士一般上下摇晃,直摇得拳头也用不上力了,脑袋如波浪一般一上一下,摇着摇着,这武松居然打了个酒嗝,一张嘴,‘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卧槽,晕车了?

  李猜一捂眼,这画面跟威风凛凛的电视形象根本沾不上边好么?

  武松被老虎给晃了七晕八素,直接摔在了地上,那老虎甩了甩一脑袋的恶臭之物,愤怒的一巴掌把武松按在了地上,张开大嘴对着武松的脖子咬了下去。

  这一口如果咬下去,武松一准挂蛋了!

  这武松也是个人才,刚才那一口吐的筋疲力尽,眼看着老虎,竟然喊了起来:“呜呼,没想到武松一世英名,今日竟栽在这孽障手中!”

  就在武松哀叹自己英雄薄命的时候,却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手臂长短的古怪武器,那武器刚好戳在了眼前吊睛白额大虫的脑门上,然后便是‘嗞啦’的一声,那头吊睛白额大虫便一头栽在了地上。

  武松愣了半天都没搞明白这大老虎是怎么倒下的,再仰头看了看那救自己之人,穿着一身自己从未见过的服装,正在那拿着那古怪武器嘀咕着什么。

  其实李猜是在嘀咕这警棍的威力怎么这么大,以前最多能把人给弄瘫痪了,现在居然一下子放倒了一头老虎,难道穿越过来发生异变了?

  不过李猜也没再细细研究,而是把警棍重新插回腰间,对着武松伸手。

  武松拉着李猜的手站了起来,一脸激动的上下打量着李猜,暗道这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刚才那一招,武器上闪烁霹雳之声,怕是已经将内力练至化境,高手啊!大大的高手。

  武松打量完了李猜,纳头便是一拜:“恩公,且受武松一拜!”

  李猜连忙拉起武松:“好说,好说,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已。”

  “英雄啊,打虎英雄啊!”

  “大虫死啦,大虫死啦……”

  “那大虫被武都头和那英雄联手打死了,大家快去看大虫啊!”

  一众群众纷纷从屋子中走上街头,原本死寂一般的大街瞬间又变得热热闹闹的。

  ‘啪啦’

  潘金莲也打开了房门,跑到了李猜身旁,上下打量着李猜问道:“官人可曾受伤?”

  武松则是一脸的崇敬的看着李猜,撩了一下头发对潘金莲道:“哎呀,这位是嫂嫂吧?嫂嫂长的可真是漂亮!”

  李猜一脑门子黑线,我这阴差阳错的就成了武大郎了?

  潘金莲却是一脸羞红:“叔叔真会说话,奴家,奴家尚未过门呢!”

  其实潘金莲的意思是我还没结婚呢,可是武松理解成了我还没嫁给他呢,便笑着道:“不妨事,咱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多俗礼,嫂嫂放心,恩公他武艺高强,内功深厚,这等大虫,着实不算什么。”

  潘金莲羞臊不已,想要返回店子,这会却被人群团团围住,想要找个地方躲避,却又无处可躲,只好挨着李猜站着。

  李猜新时代活了二十几年的人,知道这种事越解释越麻烦,更何况他开口说话都是满嘴的现代方言,琢磨了一下,还是少开口为妙。

  武松却是哈哈大笑:“恩公,如若不弃,一起吃顿酒如何?”

  李猜明白了,这武松是想结交他,倒是正中下怀。

  潘金莲在一旁忙道:“官人若和武都头吃酒,可到店内稍作,待奴家做几个小菜,与官人和武都头下酒。”

  武松哈哈大笑:“那真是极好的,就是麻烦嫂嫂了。”

  “这个,喝酒是要喝的,只是……”

  李猜犹豫了一下,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大老虎。

  武松连忙摆手:“这个不妨事!恩公莫要担心这功劳被别人贪墨了,武松现为县衙都头,何人敢贪墨功劳,武松的拳头可不认人!”

  李猜摇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老虎只是暂时休克了。”

  “休克?”

  武松一脸的迷茫。

  “呃,就是晕了,还没死呢!”

  李猜解释了一句。

  武松不由得笑了起来:“哥哥莫要说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人群里有人喊道:“快看……那,那大虫动了。”

  武松一低头,却看到那老虎真的翻了身,甩了甩头,想站起来却是又栽倒在地,两只虎目看着李猜,没有了一丝威风,只有恐惧,看来刚才那一下,是让它彻底服了。

  “啊……大虫活了,快跑啊!”

  周围的人一下子都散开了,远远的看着。

  武松翻身骑上那老虎,举起斗大的拳头,对着老虎的脑袋狠狠就是一拳。

  ‘呜嗷……’

  那老虎挨了重重一拳,发出了一声呜咽,眼看着只有入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李猜急忙喊道:“别打……死了?”

  武松把拳头缩了回来,尴尬的对着李猜笑了一下:“力气用大了点,死了!”

  李猜一阵无语,踢了一脚死老虎,得,算你倒霉,死就死了吧,反正这年代打死老虎不用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