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04 09:45:05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盗龙图
  4. 第五章 出发

第五章 出发

更新于:2018-03-15 11:28:16 字数:2771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楚恒听到李大爷的话后,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父亲,口中沉声说道:“李大爷,既然我们的祖父能从那种必死的绝境中逃出来,又怎么可能会被诅咒缠身?我始终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李大爷叹了口气,目光古怪的看了楚恒一眼,张嘴说道:“你以为那种绝境,真是他们几个初出茅庐的新丁对付得了的吗?要不是绑着油老鼠的绳子突然断裂,砸出了一条隐秘的通道,他们又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难道祖父们无意间发现了修建陵墓的工匠,为自己留下的后路,这才安全的退了出来?”杜红鸾兴奋的看着李大爷,小脸蛋红彤彤的,说不出来的可爱:“钟教授说过,由于每次大修陵墓的最后,修建陵墓的王公贵族都会将工匠们封死在陵墓中,这才总是有工匠为了自保,修建一条只有自己知道的密道,从而在陵墓被封死后,也能逃出生天!”

  李大爷不屑的笑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对那个钟教授的不屑:“小红鸾,听你李大爷一句劝,钟老头的话你也就当耳边风听听,千万不要当真,那个老货,居然拿这种鬼话来哄小孩子,真是太不要脸了。”

  迎着杜红鸾不明所以的目光,李大爷清了清喉咙,耐心的解释道:“你以为古代朝廷请的监天官和主持陵墓的大臣是吃干饭的?那都是些满腹经纶的人精,加上监视和保卫工匠的士兵们,工匠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打通一条通往外面的地道,简直是痴人说梦!而且正规的陵墓建造,很少会有将工匠们全体杀死的事情。否则只要多来几次,建造陵墓的传承就断绝了,后来的皇帝还修个鬼啊?”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条被油老鼠砸出来的地道,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从那条密道离开的祖父们,会受到蜈蚣痕的诅咒?”楚恒摊开手中的帛书,发现由于年代太过久远,已经泛黄的丝绢上,用朱砂描出的内容已经有些模糊,像是一张满是沟壑的人脸,神情似笑非笑,说不出的怪异。

  “我也不知道那条密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从我爷爷传下的只字片语来看,似乎就是一条很普通的密道,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背负上诅咒,除非有人重新回到那个陵墓里,否则就只能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了。”

  李大爷摇了摇头,摸着花白的胡子沉默不语,直到片刻后才抬起头来,看着楚恒的眼睛说道:“楚恒,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一辈的老人,只有我能活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被身上的蜈蚣痕吸干吗?”

  “你是说,我们的爷爷,都是被身上的蜈蚣痕给害死的,并不是自然死亡?”楚恒倒吸了一口凉气,背后陡然窜起一股阴冷的凉意,看着李大爷的脸庞沉声说道。

  “我能活下来,全靠当年穷疯了的时候,去帮人偷偷的转移祖坟,结果被坟坑中溅出的黑色泥水灌了个饱。”李大爷撮着牙花子,目光悠远的看向虚空,语气低沉的说道:“我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点背,被泡死人的水给灌了一肚子,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就是因为我喝了那处风水绝佳的坟墓里的沉****,才能隐隐克制住身上的蜈蚣痕,可惜只有在这种风水绝佳的坟墓里,才会偶然出现的沉****极难寻找,没有天大的机缘,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楚恒眉头紧皱的看着父亲身上的蜈蚣痕,面色沉然的说道:“李大爷,您是说,我父亲身上的蜈蚣痕,只能用您喝过的那种沉****来克制?我就想问您一句话,如果没有沉****的话,我父亲还能挺多久?”

  李大爷为难的看着面容平静的楚风痕,沉吟了半响后,开口说道:“当初我那几个兄弟,都是不到一星期就死于非命,当时我还以为是正常死亡,直到我手臂上的蜈蚣痕壮大到一尺长的时候,才知道父亲遗留下来的手记上说的都是真的。你父亲身上的蜈蚣痕,位置相当紧要,就算我用雄黄和艾草帮他压制蜈蚣痕,也顶多能撑半个月。”

  “也就是说,楚叔叔现在最多也就半个月的生命了?”杜红鸾漆黑的眼中闪烁着点点泪花,紧紧抓着楚风痕的大手,梗咽说道:“楚大哥,怎么办?楚叔叔前几天还叫我去家里玩,没想到转眼间就变成这副模样。”

  “红鸾,你不要着急。”楚恒的手掌紧握成拳头,身体微微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后,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开口问道:“李大爷,您既然帮我做出了决定,想必一定知道,在哪里能弄到克制蜈蚣痕的沉****。请您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消除父亲身上的蜈蚣痕?”

  李大爷摇了摇头,从兜里拿出一块雪白的玉佩,挂在楚风痕的脖子上,长声叹道:“我要是知道消除蜈蚣痕的办法,早就把手臂上的这条蜈蚣给除去了,又怎么可能让它留在我的身上,不停的吸收我的气血?”

  “我卖掉你的房子,就是为了购买这些灵玉来压制蜈蚣痕的侵蚀。”

  李大爷从兜里掏出一把雪白的玉佩,方圆弯直各种形状的都有,用黄色的绸缎包好,小心的压到楚风痕的枕头下,语气沉重的说道:“楚恒,我虽然不知道哪里有沉****,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知道哪里有能压制蜈蚣痕的东西。我机票都给你买好了,你直接去机场用身份证领取就行,楚恒,时间不等人,这些灵玉只能暂时拖延下,一旦蜈蚣痕将这些灵玉中储存的灵气消耗殆尽,你父亲也就撑不了多久了。”

  “我父亲在这些灵玉的帮助下,最多能撑多久?”楚恒摸了下楚风痕的额头,发现在灵玉的帮助下,楚风痕的体温已经下降到正常的水准,心里不禁对李大爷说的,又深信了几分。

  “这不好说,但是最多不会超过两个月,最低不会少于一个月。楚恒,你下了飞机后,就会有人去接你,那些人的脾气都相当古怪,你最好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人生地不熟的,小心吃亏。”

  李大爷点了点楚恒手上拿着的帛书,眼中闪过一丝不舍:“这个帛书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那个人一直想要得到,所以我干脆就用它来当见面礼。有了这张帛书,那人也不会太过为难你,你跟在他们身后,就应该能找到克制蜈蚣痕的东西。”

  “李大爷,大恩不言谢,我立刻就启程出发,希望能顺利找到克制蜈蚣痕的东西,将您和父亲身上的蜈蚣痕去除干净!”楚恒朝着李大爷深深的鞠了一躬,小心的将帛书收好,将红鸾拉到一边嘱托了几句后,便行色匆匆的离开病房,朝走廊远处疾走而去。

  “楚大哥,一切小心!我会照顾好楚叔叔的,你不用担心!”杜红鸾见楚恒急冲冲的朝电梯走去,急忙拉住楚恒,将一个绣着并蒂莲花的锦包塞进楚恒怀里,担心的看着楚恒的身影消失在楼道中,才回头望向神情泰然的李大爷,疑惑的说道:“李大爷,你联系的那个接头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该不会是一群见不得光的盗墓贼吧?”

  “除了那群土耗子,现在还有谁能拍着胸脯打包票,能够搞到压制蜈蚣痕的宝贝?”李大爷凑到楚风痕的身前,仔细端详着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的蜈蚣痕:“你不要小看这群土里刨食的盗墓贼,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也只有在他们的手上,才能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