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8: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战火烧天
  4. 第二章:翻越万重山,从回人世间

第二章:翻越万重山,从回人世间

更新于:2018-03-10 11:31:02 字数:2067

  话说,当时天空闪电狂舞,腥风血雨,天起异象。万里残云携无上威压镇压下来。

  下方正是神魔而化,天地孕育的那个人。他眼神懵懵,明显还没睡醒。要不就是没有开启灵智。

  ………

  怎么办?眼看着天道惩罚压降下来,气息恐怖,可是那人还是悬在那一动不动。

  此情此景能够如此淡定的人物,要么就是天字辈高手,无所畏惧,能够举手投足间轻易镇压。要么就是疯子,被冲昏了头脑,顾不上身家性命。要么就像那人,睡眼朦胧,在半昏迷状态装酷!

  说时迟那时快的很,一道闪电快速划过长空,击中那人。霎时,那人如没了燃料的飞机,带着滚滚浓烟,直直的坠落下来,坠入湖水里。再看时已经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躺在那也不知道死活。

  天罚降落不要人命不罢休。很快第二波闪电即将形成,气息越加恐怖,有劈倒泰山之势。隆隆鸣声震踏大块的山体,簌簌坠落。

  就在这时候,山谷间神魔之气腾飞,黑白相间的神魔之气如滚滚浪涛,迅速漫过半山腰,掩盖住了气息,瞒过了天罚。那天罚似有人掌控,盘旋了一阵渐渐淡去。

  不过这一切他都不知道。

  等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原本会出现在穿越小说里的经典对白重现,可是这是现实,多么孤独无助的现实啊!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努力理清思绪。

  原来是这样“我是荒生,天旗八大旗主之一。天旗又称八旗,横驰天下的八旗势力,天下少有抗手。然而没有永久的不朽。那一夜,域外强敌联手来犯,密密麻麻的域外强敌从天而降,几乎在一瞬间占领整颗星辰,战争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天名大陆。一夜之间整座大陆尸骨成山,血流成河,硝烟弥漫在整片天名大陆。”

  “天旗八大旗主,都死了?太古洪荒门的人也死了吗?还有**的势力?古老的天魂宫也……?上到各大势力,下至村民渔夫,都死了?而我还活着。师傅!师傅!难道……我不信!……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不敢去想,一切仿佛还在昨日!不给人留恋的时间!既然都不复存在了,为什么还让我活着?

  他仰天自问。他发现,以前辛辛苦苦修成的功力也所剩无几。他依稀记得闭上眼的那一刻,有人从他身体里拘禁出了三魂。至于那个人是谁,他以经记不得。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泪水再也抵挡不住,汹涌而出。痛彻心扉的往事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

  山谷里的清晨雾气缭绕,地面早被血雨渗透,阵阵血腥。焦黑的雷劈木横七竖八碎了一地。

  荒生这才有眼打量周围的世界。山峰倒塌,林木焦黑,满地一片狼藉。大地被血水浸透,染成暗红。

  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也没有脑子会去想,所发生的一切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收拾好心情,他振作起来。活在当下,就应该看清脚下的路。荒生不笨,甚至可以说很聪明。一个计划快速在他脑海里形成。

  他觉得自己还活着,那别的人是不是也还在世上?至少师傅还活着,师傅的功力堪称恐怖,在那些老怪物当中也是独占鳌头,无人能与之抗敌。

  甚至他认为天旗能在大陆上呼风唤雨,多数是师傅暗地里撑腰。以后可能还有重逢的希望。想到这他又想起了天旗的其余旗主,七个兄弟。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希望,就是这一点希望,让他心中充满红太阳。

  湖面暗红,他拨开上面一层暗红,开始清洗身上的污垢。暗红色的血雨打湿了披肩的长发,黏糊糊的贴在身上。甚是狼狈!

  洗去身上的杂质,露出古铜色扎龙盘身般的肌肉,异常紧实,挥臂抬腿间能听见肌肉绷紧的声音。这也与他修炼的功法有关。

  他长发披肩,眉宇间带点清秀。强悍的体魄尽显无疑。

  ……

  顺手折几条藤枝遮住下体。

  他打定主意走出大山,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域外强者退走了吗?那其他人呢?茫茫大山外有太多东西等他探索。

  甚至他认为现在的大陆已经沦为域外势力的统治。但当他走出大山才发现,这里已经不是那颗名为天名大陆的星球。

  他身体矫健,似一头人形太龙,又像一只脱毛神猿在林间窜行。翻越重重大山

  路上不见一只凶兽,有的只是遮天蔽日的远古森林。也许是到了秋天,树叶焦黄簌簌坠落,飘飘荡荡,铺满了山脉。太阳透过树冠投下一束束阳光。

  安静!安静的能听见树叶坠落下来的声音。

  接近山脉外围的时候,用了三天的时间。

  荒生发现,山脉外围与深处有着截然不同的景色。

  与山脉深处死寂不同的是,外面生机勃勃,有大自然独有的深绿。空气也跟着清新了几分。

  能听见鸟儿在枝头上欢叫,绿芽从泥土里崭露头角。

  沉睡了太久,这让他有一种再世为人的错觉。

  再往外走,一些从前没见过的新物种出现在他视线里。

  比如一些张翅膀的蛇。会发电的巨型龙蛙。这些都是新型物种。

  当然最令他兴奋的还是一只五色大鹏。

  他在心里暗暗想道,下次来一定要带个弓箭什么的!

  嗯?最好带上锅碗瓢盆!油盐酱醋!

  我不知道,那彩鹏听见会不会下来“一巴掌把他拍到地里扣都扣不出来!!”

  ………

  他一路走一路欣赏这大好风光,渐渐的外面隐隐约约看见了亮光。这是要走出大山了啊!!

  连带着心情也跟着激动了几分。

  忽然,迎头走来三个大汉。他们提棍的提棍,拿绳的拿绳。三人散开呈包抄之势缓步靠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