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9-01 20:37:2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洁西卡
  4.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起点

hg平台皇冠体育|官方网站 起点

更新于:2018-03-14 16:00:59 字数:5512

  他醒了,不由自嘲一笑:"咳,还真是梦。连句我爱你都只能在梦里说。"

  看了看时间,目前为止共飞了7个小时,到达美国的路途还真是遥远。

  心不在焉的他望向了飞机的窗外。

  白色的空间,白色的梦。

  就像梦中那张纸条,那张在梦里写着"zero"的纸条。

  就像是方才的梦,他和她聊了五个小时,醒来回头一想,却几秒钟的事。

  其中说着什么你是我的梦,我爱你什么的,醒来后却还真就是梦。

  人们都有着自己的忙碌,可这一切都不属于他文峰。

  距离飞机降落还有四个小时,距离下一站的目的地还有四个小时。

  “想必是睡不着了。”他想。剩下的时间他靠着看电影来打发。

  电影在前方座位上放着,他的心却飞到比飞机还高了。

  ******

  美国华盛顿州,美国最湿润的地方,不过也有时阳光灿烂,只是这不是在他到来的那天所展现的画面。

  又是小雨,几乎每次对于他的场合都是有雨陪伴,他不喜欢太阳,因为阳光太惨烈的时候他总是变得很懒,蠢蠢欲睡。但是也不喜欢下雨天,因为每到下雨天他的父亲总是要出门。但是对于雪,他更不喜欢。因为他与她的分开就是在一场大雪纷飞的圣诞节。他没什么喜欢的天气,平平常常就好。天气可以平平常常,可是人生呢?生与死,爱与恨。平常的不平常,每个人都是不平凡的人,平凡到不平凡的人。

  取出行李,在机场走着,寻找着接他的人。

  “也许在外面等我呢。”

  他把外衣的帽子扣在那墨蓝又湿润的头发上拎着行李,向外面走。

  “Excuseme,”(打扰一下)一个中年美国人对文峰说,对照着手中的照片,看着他的脸“YouareFengWen?”(你是文峰吗?)文峰看着他,显然对他说的那撇脚中文名字不太习惯。

  “Yeah,Iam文峰,myEnglishnameisAllen.”(是的,我是文峰,我的英语名字叫艾伦)文峰说到。

  做了些简单的交流,那个来接他的男人叫泰森,他开着车带他到了小镇。帮他张罗着租了一个房子,条件不算太好,但是也凑合。这也表示现在他将开始一个人的生活,文峰,或者艾伦,又将再次开启或者延续他的路,只是除此之外还有着,使命。

  ******

  神圣的十字架孤独的矗立着,耶稣的血似乎洗脱了它的一切罪恶,将其处于唯一的存净。教堂里古老的气息还依稀存在,神秘而又庄严。

  “欢迎你的加入,艾伦。”又长老亲自主持的仪式,只为欢迎一个十七岁中国小子加入,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们都是普通教徒,他们的目的是向上帝祷告,让魔鬼滚得远远地,自己可以上天堂什么的,而不知道在这宗教的背后有个神圣的伟大工作……维护世界和平!准确点的定位是……除魔。

  魔,就是吸血鬼。Adam亚当世界上第一个人类的儿子Cain该隐的种族,因为杀死自己的兄弟而受到神的诅咒,令该隐见不得光,与妻子莉莉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代吸血鬼,然后流传下去。

  “我以耶稣之名发誓,秉持正义,愿主的宝血,洗清我的罪恶。”文峰漫不经心的说着,抬头看着前边的长老,只是注意到他的眼睛,像是流淌的河流,血的河流,他的赤红瞳孔里露出在战场上遗留的力量威严,是流动的河流,又似燃烧的火焰。

  文峰确实也有点不识好歹了,也难怪人家长老那么生气。作为基督教神职的顶头人物,亲自欢迎他的加入,他还这么不认真。

  ******

  欢迎联合会结束后,教堂里一片寂静。留下来的人,都坐在椅子上,合着眼,像是在酝酿什么东西。文峰在台上,长老在他面前。

  “好了”苍老的声音打破了那宁静的夜,寂静的教堂“现在,我们开始新的联欢。”

  所有人睁开双眼。

  那一刻,好似世界的苏醒,又似血流成河的战场。能否抓住宝剑树立起胜利的战旗。古老的世界,和那来自远古的战争。

  每个人,都有着血一样的双眼。透露出不同凡响的力量。

  力量的来源,是战争。

  吸血鬼有着常人没有的速度和力量,这一切来源于传承的血,越是初代的吸血鬼,越强大。他们不能遇到阳光除非他的血统低到特别低,那他也会死,只是比平常人衰老的慢些而已。为什么说他们是魔,因为他们需要血,这是食物,动物血也可以,只是好比蔬菜跟肉的味道。

  当然,如果他们那么强世界估计都会被他们统治了。关键他们还真是很强,作为第三代的吸血鬼,他们有着惊天动地的力量。只是他们都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了,阿不,是活了几千年的鬼了,懒得争了。但除此之外还有因为该隐最初的罪恶所遗留的仇恨,他兄弟的血。

  他们虽然是兄弟,可却连基因里都是仇恨,那些保卫世界的人们为了提升力量,需要杀死吸血鬼,并将其血液输入自己身体,身体里流传的血便会将其消灭,当然想要消灭比你强的人就必须比他还强,身体会因为死敌的强度而增强。

  “从今日起,你将穿上战甲,握紧宝剑,踏入那神圣的战场,我们曾牺牲的忠魂,都是奋斗的力量。为了这世界的平衡,燃烧心底的火焰,战斗吧!

  这句话好似说到了他的心痛,古老的钟声与那梵唱在冥冥中响起,庄严又神秘。

  文峰合演,再渡睁开,散发出无人可以比拟的威严。深紫色与血红色的瞳子,好像一只波斯猫。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暴怒与哀伤。

  “别和我说什么世界的平衡,这世界根本没什么平衡。有的只是不停的杀戮,各种方式的杀戮,你我都知道自己的使命。我不能推卸,我为的,只是爱我的,和我爱的。”文峰自视这长老的眼睛,强忍着自己的精神与身体。长老的威严,那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力量,又岂是他这个十七岁的少年所能比拟的。

  “你不怕与我对视,而且你不是亚伯的后代。怎么回事?”长老有些不太自然“紫色的瞳孔是龙族后裔,你的父亲不是……”“我是混血,父亲是中国龙族后裔,母亲是亚伯的后代。”没等长老说完,文峰就抢先说了出来。“你是靠着龙族的血,才不怕与我对视的吧。看样子我们的队伍里来了个有潜力的年轻人啊。”长老说着,虽然高兴,但是也有点不太高兴,因为来了个有跟他力量相近的人。

  “我是硬挺的,你的威严确实太强,估计如果再多几分钟我就要七窍流血了。”文峰说到。

  真正的强大,永远不是有多快的速度,多大的力量,而是内心的勇气。无畏一切的勇气。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踏上了只有他一个人的战场,未知的战场,寻找着那未知的结局。

  他还是直视着长老,面对着那再过几分钟就有可能七窍流血而死的结局。

  就算没有他强,也要有勇气直视他。如果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的话那就是彻底输了,身体与心灵。死又怎么样,死的至少要有尊严。在别人的俯视下活着,苟延残喘。自由在哪里?没有自由的人生绝不是他想要的。未来的战场是未知的,才踏入那战场就会成为别人的饱餐。就因为可能会死就放弃吗?至少要拿起宝剑腥风血雨一把。树立战旗,为了目标奋斗,死了,那也会被称之为牺牲。

  长老还是散发着威严,直视着文峰。文峰开始有些头晕。鼻子流出了血,眼睛也湿润了,幸好,那不是血,睁眼睛太久了流眼泪。可是不是哭时候啊,他开始有些耳鸣,知道自己挺不了多久,难道这个长老嫌自己是个威胁要杀了他?

  文峰的脾气很倔,相当的倔。死就死,谁怕谁,就是死也绝不能让想让我死的人好过。他集中了最后的力量,燃烧了生命。人的一生总是需要发疯几次的。

  双眼变成了淡紫色,纯正的紫瞳。燃烧的生命,燃烧的力量。射出最后的一丝威严,进入长老的心灵。长老的腿一软身体瘫了下去,可惜瞬间又站起。可是文峰却倒下了。不知会不会站起。

  “真实个疯子,快来人。”长老大喊,猎人们带着惊讶,开始小规模的骚动,为了这个有着勇气的不怕死的中国小伙子。可是这一切,一切的一切,文峰都看不到。

  ******

  “今天,我们将有一个新的同学,新的朋友到来。”胖胖的金发老师说,底下的同学们有些小骚动。彼此讨论着这位没露面的新同学,据说还是个外国人。

  “什么,哦哦,知道了。”胖胖的金发老师接了个电话,然后有些小失望。同学们却有着更大的失望,那位新同学一天没露面,他们的好奇心没法满足,老师也不说为什么。这个新同学真有个性,我们等他一天没露面,这个新同学好像是韩国的吧,不对,是中国。这个新同学是个帅哥。不对,是美女。同学们讨论了好多,不过始终还是没有露面的新同学,至少在他们心里有着神秘感。

  她在同学们中很不起眼,看着那给新同学的座位若有所思,又有些向往的神色。他旁边金色的短发男生看见她的神情,有些恨意,原本碧蓝的眼睛突然间似乎活了过来,发出蓝色的光,一闪而逝,没有人注意到……

  ******

  文峰睁开眼睛,四周被华丽的装饰和贵族的风情笼罩,他躺在柔软的床上,只有一个人,看样子处男还在。门无生息的开了,却没能逃出他的眼睛。长老走到他的床边,说“你醒了,多亏了这项链,你保住了一条命。”

  文峰看了看身上的菱形透明项链,有些不解,这是父亲给他的,不过看样子是这项链救了他,没有让视死如归的他马上滚回家。他有些头晕,看样子最后的那一下子副作用真的很大。

  “你真是个疯子,年轻人。”长老以长辈的口吻和蔼的说,“我欣赏你,但是,个性太强也不是好事,你应该还需要上学,在学校有些事一定要忍,你清楚你的能力,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我知道我的使命,但是我不会向任何恶势力低头。”文峰用虚弱的声音和强硬的态度说。

  “看样子你还很虚弱,这将是你以后的住所,满意吗?”

  文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英格兰风格的房间里新与旧,现代与古老搭配的格外协调,豪华的房间却让他有些不适应。

  “不满意。”文峰说到。

  长老的微微变脸色,随后大笑,“好小子,有性格。”

  其实文峰想说我很满意,只是这太豪华了,我不习惯。可是他没有力气了,不知怎么,不满意就这么说出去了。

  长老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深情的看了看。说“这是神对你的爱与眷顾。”

  “这是什么?”

  “血,”长老说到,“五十年前,我的猎人团队猎杀作为第八代吸血鬼长亲的时候,所得到的血,为了这血,我们的团队全部牺牲,除了我。我一共抽取了五百毫升的血,输入我的身体一些,当时的身体反应太过强烈,他的血在我的身体里打开杀戒,但最后我的血还是赢了,得到了可以和第八代吸血鬼抗衡的能力,靠这力量,我成为了长老。”

  “我不要,这是你的。我的东西要我自己去争取。”

  “咳,个性太倔也不是好事。”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学校的东西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昏迷了五天,我给你请了半个月的假,你再修养一段时间。”长老推开门,走了出去。

  “谢谢”文峰说。

  他有些累了,准备好好睡一觉。合上双眼,呈现在他眼前的,是血流成河的战场,金戈铁马,战旗耸立。夕阳分开了光与暗,巨大的双翼展开,迎接重新到来的黑暗。

  ******

  “铃铃铃”闹铃声响起。

  今天礼拜一,需要上学。文峰做了个三明治,吃完后走到镜子前略微梳理了一下乱蓬蓬的蓝色头发,剃了胡须。他不想第一天上学就表现出太颓废的样子。忽然间,看见柜子上那个黑色护腕,这是长老给他的,说希望他能够带着,还说什么希望能够帮到他。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上了那护腕。

  “欢迎新同学Allen.Y.Wen。他来自中国。”

  伴随着那不算热烈的掌声,文峰又开始了学校的生活。

  女生们视乎认为这个新同学是个玩具,一直缠着他,问东问西。你多大了,什么时候是你的生日啊,有没有女朋友啊。

  “洁西卡,过来。我们的新同学在这里。”一个女生对远处的另一个女生说道。

  “哦,好的。”那叫洁西卡的女生向这边走来,一点点接近文峰。

  文峰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回到了曾经。

  “嗖”一个橄榄球向洁西卡飞来,文峰立刻伸手,在就要接住的时候,一个白色的身影瞬间冲到了洁西卡的身边,终身一跃接住了球,只是身体像洁西卡倒去。文峰收手,抱住洁西卡向后转身。男生落地,看着抱着洁西卡的文峰,说“对不起。”

  “没关系。”洁西卡说。

  “你很快。”金发男生说道。冰冷的蓝色眼睛看着文峰。

  “你也不赖。”文峰冰冷的说着。他的注意力全然在金发男生的身上,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抱着洁西卡,洁西卡有些脸红。

  “艾伦。”

  文峰反应过来尴尬的笑了笑说,“对不起。”

  洁西卡低下了头,洁白的脸上有一抹微红,非常美丽。

  “新同学会不会打篮球?”金发男生似乎在缓解他们的尴尬,对文峰说。

  “会是会,但不是很厉害。”传统中国式的谦虚却让这金发男生有些讥讽的笑容。

  “想不想来一盘?”

  “好。”文峰冷漠的说。

  “我叫康尼。”这叫康尼的金发男生把橄榄球抛出一条弧线,飞到打橄榄球的同学手里。漫不经心的对着文峰自我介绍。

  “我叫艾伦。”

  ******

  “艾伦,艾伦!”同学们的心明显偏向着新同学。

  这个原本有十个人参加的篮球比赛,却变成了一对一的比赛。

  5:5

  康尼跟文峰势均力敌。谁也不让谁,原本想取笑文峰的康尼也变得很严肃。

  带球过人,飞身扣篮。文峰也不差劲。无视着别人,这场比赛,对手只有一个。

  康尼带球的身躯突然停了,本以为他要上篮的文峰一愣,看样子他是打算临时改投三分。已经冲到三秒线内的他来不及赶回去防阻康尼。正打算让人去防他的时候,球却已飞出康尼的手掌。

  文峰没有太多是思考,终身一跃,跳到了正常人根本无法做到的高度,接住了球。轻盈的落地,瞬间,又带球冲刺,又似飞起,一个灌篮,球进了。

  在欢呼声与惊讶中,没有人注意到那不太可能的动作,因为太快。只有康尼看着他的身影。没有动,眼中闪着蓝色的光芒。眉头紧皱。

  游戏结束,他在洗手间洗了洗脸,把湿漉漉的头发往后背过去,对着镜子看着自己。金发的男生从他背后走过。

  “你很强。”碧蓝的双目与他漆黑的眸子在镜中对视。散发着无尽的冰冷。

  文峰没有说话,男生也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就走了,他闭上眼睛,睁开了血红的双目,看着向外走的金发男生,只觉着有种莫名的热血沸腾。